Yoyoyo,作者独白来啦~
    每一部完结的作品后面都附赠一篇可爱作者的碎碎念(对,我就是这么不要脸,夸自己可爱)。
    《为什么不能两个都要》历时5个多月,终于完结啦。
    写《为什么不能两个都要》是源于我对NP文的执念,虽然和众多肉香香的NP文比起来,《为什么》就是个小弱鸡,但是我还是很开心这个故事圆满结束。我写NP并不是为了让自己爽,也不是为了让作为读者群体大部分的女性爽,单纯为了触碰高潮触点并不是我的初衷。作为男性,哪怕是纸片人,拥有叁妻四妾似乎正常,可一旦转换到女性视角,NP除了肉体的欢愉,背后的纠结很少有人愿意去看。
    人性注定了我们喜新厌旧,可社会道德框架构造又把我们框在一个貌似高尚的玻璃世界中。爱上一个人,与之结合,厮守到老,连誓言中都讲,无论生老病死,夫妻都要陪伴彼此,这才是正确的。
    可为什么这是正确的?
    这个回答可能要牵扯到许多学科,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但我知道最简单的答案,最简单的答案来自于固化思维,它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因为这样是正确的,从古至今都是正确的。
    可,正确中到底允不允许出现不正确?我希望这个答案是开放性的。
    徐良期平平无奇,她是一个接受传统教育长大的孩子。她的成长经历与普通人无异,但是命运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她同时爱上了两个人。
    宋之问特立独行,他有悲惨的童年,离经叛道的青春期,他20岁阶段的人生在酒精的助燃下,像火一样绚烂,燃烧殆尽后,在白茫茫的大地上徒留一片灰尘。他把灰尘摊开,静待风带走。可徐良期从远处的角落跑过来,捧起了一把把灰尘,如获珍宝。徐良期单纯,甚至在两家父母的保护下过于单纯,她不知危险,大剌剌地从远处跑过来,把一地灰尘重新堆成一个完整的人。
    陷入爱情很简单又很难,这是玄学。
    相比于宋之问,何逊对徐良期的爱既单纯又曲折。在他学会说话后,说得最多的就是“姐姐”这两个字。大人们开玩笑要把徐良期嫁给他,他们的玩笑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在何逊的心里种下懵懂的种子。何逊对徐良期的喜欢,在他还不懂什么叫“喜欢”时就开始了。他理所当然地想,他和徐良期从小生活在一起,长大后也要生活在一起。种子埋在亲情的泥土下,何逊细心呵护,用数十年的时光浇灌,爱情终不负众望冲破泥土长成了参天大树。
    宋之问和何逊,一个是天赐良机,一个是蓄谋已久。
    作为矛盾中心的徐良期,被卷入宋之问和何逊的漩涡中,从最初的手足无措到坦然接受自己,一步步长为成熟的样子。她的喜欢是摇摆不定的,跟随着宋之问或何逊的步伐,她在两个人的拉扯中痛苦。
    苏子纨作为她的挚友,给出了正确答案:突破思维的禁区,打破传统的锁链。
    如果你爱上了两个人,为什么不能两个都要?
    徐良期一次次问自己,从最先的否认到全盘接受,她度过了艰难又甜蜜的一年,迎来了全新的生活,叁个人的生活。
    苏子纨像一记重锤,勇敢无畏地砸向徐良期,咂向规则构成的玻璃世界。
    幸福该是不同的模样,它可以是高雅清淡的山水画,可以是色彩斑澜的油画,还可以是呲牙咧嘴的涂鸦。
    徐良期被掰成两半的心,并不是碎了,而是完整了。她被分成两份,一份是宋之问的,另一份是何逊的。他们补充了她欠缺的部分。
    一个人的生活很好,两个人的生活也很好,叁个人的生活也很好。
    戏中的徐良期,宋之问,何逊,苏子纨,杜沐,在这就和大家说再见了。
    我坚信,每一个人物都是有生命的,他们牵动我的心,让我和他们一起纠结,畅快,委屈,坦然。我希望他们带给了你们同样的感受,让你们幸福着。
    戏落幕了,戏外的你们请继续好好生活,偶尔想起他们时回来看看,说声“好久不见”,听他们说说琐碎的生活,再投身于光怪陆离的世界中。
    山高水远,我们有缘再见。
    谢谢每一位,可爱的你。
    PS:首发:yцsんцщц.ōηē(yushuwu.one)

章节目录

为什么不能两个都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抱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抱抱并收藏为什么不能两个都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