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人没有工作,她的一切花费都是我爸提供的,所以、所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指这个……对吗?你告诉我就是这样对吧?”
    陈柏升没有接话,他只是拿走了平板,又将快要崩溃的女人搂进怀里。
    “阿升,是这个意思吧?对吧?你回答我啊……”
    哽咽的追问声渐渐低去,到最后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哭声,张绮将头埋在陈柏升怀里,哭得撕心裂肺。
    不需要什么回答,他们都很清楚,如果真的是这个意思的话,孙军根本没必要把这句话写进报告里。
    撞死赵婷的车祸不是意外而是人为,雇凶的人是陆筱欣,雇凶的钱是张天弘提供的,甚至……这场人为的车祸还有可能就是张天弘设计出来的。
    这惨痛的现实让张绮一时无法接受。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这种情况不仅存在,可能性还非常高。
    赵婷的父母早已去世,她是个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一旦出事,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她的全部财产就只会落到丈夫和女儿身上。
    按法律规定,张家的财产里有一半是身为配偶的张天弘的,而属于赵婷的那一半财产,跟张绮同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张天弘还能再分一半。
    结合张晟的年纪,再加上赵婷死了没多久张天弘就将陆筱欣娶进门,要说那车祸跟他完全无关,傻子都不信。
    但这么多年来,张绮一直都在回避这个可能存在的事实。
    哪怕后来发现张天弘出轨甚至有了私生子,但童年看似幸福美满的家庭和父母之间的相敬如宾,还是让张绮错误地以为,父母是曾经相爱过的,父亲只是后来变坏了而已。
    可一旦承认了车祸与他有关,那就等于要让她直面父亲一直以来都在演戏这个事实,让她直面,父亲其实根本就没爱过母亲,对这个家从来就没有感情的事实。
    这个事实对她来说过于残酷,张绮接受不了。
    过了许久,张绮的情绪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姐姐……”
    察觉到她的变化,陈柏升小心翼翼地拉开两人的距离,低头打量她。
    “你……还好吗?”
    擦干净眼泪,张绮做了个深呼吸,回答:“我没事了。”
    顿了一下,她又问:“阿升,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证据……”
    她瞟了眼桌子上的平板,平静地问:“能找到吗?”
    陈柏升点点头:“可以的,就是会比较费时间。”
    “阿升。”张绮死死地盯着那个平板,轻声说,“我不想就这么便宜了那对狗男女。”
    抓着陈柏升衣服的手下意识攥紧,她咬了咬牙,出口的话里包含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恨意:“他们做了这种事情,不应该逍遥法外。”
    虽然那人是自己的父亲,但如果当年的车祸真的与他有关,再加上他对家庭的背叛……这些都让张绮没法原谅他。
    深吸了一口气,她一字一句地说:“我需要证据,能够将他们定罪的、没法再抵赖的证据。”

章节目录

画地为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木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蓝并收藏画地为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