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想问清楚出了什么事,可李妈面色凝重,哪里有心思跟她细说。
    二人匆匆到了病房,却早已没有陈木棉的身影。
    “少夫人能去哪里?”李妈慌乱,一面让人去找,一面打电话回去告知谭夫人。
    谭夫人心里慌乱不安,却依旧保持镇定。从容不迫吩咐管家:“你去通知老爷,让他速速回来。家里的下人,能用的全都派出去,务必把少夫人找回来。还有,二爷那里,让人上门去找。”
    苏州那边消息刚落实,儿媳妇就消失不见。要说不是谭二爷的手笔,谭夫人是不信的。
    她忍着气,坐在正位上,凝神静气,让自己不要乱。
    思索好一会儿,李妈回来了。李妈的表情不好看,谭夫人的心更沉了。“说罢,少夫人如何了,我受得住。”
    李妈微微手抖,半响才道:“夫人,我们已经派人去找了,兴许少夫人是担心少爷,去车站了。”
    谭夫人冷眼看去:“她知道志文出事了?我不是让你瞒着吗?”
    李妈着急:“不是,我哪里敢说这个。我去的时候,阿月正打电话找少爷,我一问才知,少夫人做了噩梦,梦见少爷出事了。谁能想到,他们夫妻已经有心灵感应了。”
    谭夫人五味陈杂,若不是心里有自己的儿子,陈木棉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可若是没做这样的梦,兴许人不会忽然消失。“派人去车站了吗?”
    “自然去了,只是人还没回来,咱们再等等吧。”
    谭夫人急切不已,下人却来报,说陈珊娜来了。
    “这个时候她来做什么?”李妈质问门房。
    门房摇头:“不知,陈小姐只说有重要的事,想求见夫人。李妈,你看这.....”
    李妈回头看一眼疲倦不堪的谭夫人,拉着那门房就往外去。“这种小事,我去处理就行。家中什么情形,你不知吗?这样的小事不要再拿来干扰夫人。”
    陈珊娜等了半天,只等来一脸冷漠的李妈。
    她堆起笑容,“李妈,我想见见谭夫人。”
    李妈淡淡道:“陈小姐来的不是时候,眼下家中正忙乱,您有事不妨与我说,我稍后帮您转告。”
    “这......”陈珊娜抿唇,有些不敢开口。
    昨日知道王利达不靠谱后,她就回家告诉父亲,想取消婚约。陈老爷已经手下礼单,怎么会任由陈珊娜胡闹?
    陈珊娜没有办法,才把王利达的所作所为告知。
    陈老爷震惊,犹豫再叁,决定上门找王利达退婚。
    然而王利达又怎么会是好惹的,早就防备着陈家。到了王家,王利达拿出一本账册,竟是陈老爷早年为了抢项目,贿赂政府高官的证据。
    “伯父,我是真的喜欢珊娜。只要她进了我王家的大门,我必然待她如珠如宝,这样的小事,我也能轻松为您解决不是?”
    话说的再好听,也是威胁。可陈老爷不敢硬刚,因为这些事情爆出来,他会家破人亡。
    陈珊娜意识到,比起母亲独自里的弟弟,自己是可以被牺牲的。
    她思来想去,只能来求谭夫人相助,可谭夫人却连见都不见她!
    陈珊娜带着哭腔,“李妈,我知道错了,从前都是我不懂事,你帮我求求夫人,我不想嫁给王利达。”
    李妈闻言,眼里闪过不耐,嘴上淡淡:“陈小姐您不想嫁人,应该让陈老爷做主才是,我们谭家只是亲戚,怎么好插手陈家的事。陈小姐,您还是回去与陈老爷谈谈的好。”
    陈珊娜见她不肯帮助自己,一下子恨起来:“若不是你们谭家算计,王利达怎么会下套害我。你们谭家明知他是什么人,还想让我嫁给他,你们好狠毒的心。”
    李妈不耐烦,甩开她道:“陈小姐,你的婚事是陈老爷做主定下的,与我们谭家何干?我们从头到尾,既没有说媒撮合,也没有逼着你与王先生往来。您自己的婚事,还是自己处理吧,慢走不送。”
    李妈说完就让人关了大门,不准陈珊娜进来。
    陈珊娜气的跳脚,想破口大骂,又避讳路人的眼光。气急了,只能恨恨跺脚离开。
    才走出不远,便迎面撞上一个中年男人。
    “你没长眼睛啊。”陈珊娜怒吼。
    那男子不但不生气,反而递给陈珊娜一条绣帕。“陈小姐这么着急,可是出事了?”
    陈珊娜仔细看眼前的人,才想起他在教堂与自己见面过。那时候,还提醒自己小心王家。
    陈珊娜委屈掉眼泪:“关你什么事。”
    男子微微一笑:“陈小姐不是想解除与王家的婚事吗?”
    “你怎么知道?”陈珊娜戒备起来。
    男子道:“忘了介绍,我姓谭,是谭家的二老爷。”
    “你是谭家人?”陈珊娜古怪看他一眼,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谭二爷微笑:“陈小姐,我倒是能帮你解决王利达,可我这里有个小忙,需要你帮我一把。”
    陈珊娜戒备他:“我能帮你做什么?”
    “很简单,我要你帮我把陈木棉引出来。”
    陈木棉住院,谭二爷本以为自己不需要陈珊娜,就能抓住陈木棉。可事情变化太快,先是苏州那边失力,谭醇之与茅山那群人一起消失不见,连同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没了。
    再就是陈木棉,离奇从医院消失。
    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按照那个女人的主意,利用陈珊娜将陈木棉引出来。
    陈珊娜怀疑:“陈木棉在谭家,谭二爷若是想见,回家去不就行了,费得着我这个外人帮忙?”
    谭二爷哼笑:“陈小姐,明人不说暗话,你厌恶陈木棉,我也是。你就不想看着她一无所有,受尽折磨?”
    陈珊娜闻言,很是心动。陈木棉就是她心口的刺,让她食不下,睡不好。如今又因为陈木棉,谭家人居然算计她嫁给王利达那种人渣,自己若是不狠狠报复,怎么对得起自己受的苦?
    一想到自己清白的身子,就这么被王利达哄骗了去,陈珊娜就恨毒了陈木棉。
    一定要让这个贱人遭到报应。
    “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章节目录

夜半风雨声(民国鬼夫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玛利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玛利亚并收藏夜半风雨声(民国鬼夫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