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走进卫生间里。
    周权先拧开淋浴,然后走回来,把她上身的衣服掀起来,从头顶脱掉了。
    第一次全身赤裸地面对着他,封雅颂不自禁缩起了肩膀。
    浴霸也打开了,水蒸气里热烘烘的。
    周权带她走到淋浴旁边,取下花洒,细细冲洗了一遍她的身体。然后他抬手去拿沐浴露。
    他上身衣服还穿着,下身……
    封雅颂目光往下滑了一下,赶紧又移开了。
    那里好像自有它的生命,像是一道炙热的桥梁。
    周权把沐浴露打出泡沫,依次擦拭她的身体。脖颈,锁骨,再向下,浴花滑过,他另用手指拨了拨那红嫩的蓓蕾。
    封雅颂身体轻微一抖,眼神看向他。
    他笑了一下,把手掌拢她的胸上,揉捏了几番,好像那是一处很可爱的部位。
    然后他放过那里,低下头,仔细把她的大腿处擦洗干净。
    再次用花洒将她身上泡沫冲洗了一遍,他的上衣也几乎全湿了。
    周权取下大浴巾,把她包裹起来,说:“好了,出去穿衣服吧。”
    封雅颂走到门口,看到他自己站到了淋浴底下,他上衣根本没脱,下身部位在她视线里跳动了一下。
    封雅颂瞬间心跳加速,赶紧走出去,把门关上了。
    封雅颂拎上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新衣服换上,犹豫一下,坐在了卧室床上等。
    很快,他洗好穿好出来了,却直接走到了客厅里。
    封雅颂也跟到了客厅。
    周权从茶几上拿起手机,说:“点个外卖吃吧,不出门了。”
    封雅颂点了点头。
    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封雅颂原本不感觉饿,看他点完外卖把手机一搁,她却觉得肚子一下子空落落起来。
    封雅颂小声问:“吃什么?”
    周权转过头来,看了看她,然后回答:“点了饺子。”
    “哦。”
    “这个店就在小区外面,配送比较快。”
    果然很快,封雅颂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一会,门就被敲响了。
    周权开门接过外卖,下意识朝厨房走了两步,又转回来,把袋子放在了茶几上。
    封雅颂赶紧帮他一起拆开,一份三鲜水饺,一份牛肉水饺,还有两碟凉菜,一瓶酸奶。
    周权去厨房拿了一小瓶酒回来。
    他在她身边沙发坐下,拆开筷子搭在饭盒上,然后拧开了酒瓶。
    封雅颂把凉菜朝他推了一下。周权看了她一眼,她指了指菜:“下酒……”
    周权笑了下。
    意思似地举了下瓶口,然后抿了一口。
    他们拿起筷子开始吃饺子。
    封雅颂已经习惯了吃饭保持安静,默默给自己吃的饺子计数,吃了第五个,正在夹第六个的时候,突然听到他说:“明天我需要去公司。”
    封雅颂把筷子收了回来,看向他。
    周权说:“你明天在屋里学习,或者看看电视。我晚上回来带你吃饭,可以吗?”
    封雅颂知道他今天已经提前离岗了,她不想打扰他的工作的,这样呆在他的家里,多少会有些叨扰的。
    她之前只一心想见到他,考虑得太不周全了。
    封雅颂说:“我明天可以……”
    “不要回去。”
    封雅颂看着他。
    周权搁下筷子:“你明天没有课,不要来回跑了,在家里等我吧。”
    他说在家里。
    或许是习惯用词,可是封雅颂心里一下子就热了,她不由点头,“嗯”了一声。
    周权手肘搭在膝盖上,说:“我现在工作时间上会比较紧,跟之前性质不太一样。”
    跟陪她高三那一年,不太一样……
    封雅颂又点了一下头,想说当然是工作重要,可是看着他的神情,似乎还没说完。
    周权继续说:“其实这段时间挺不巧的。我跟朋友新接了个项目,刚开始起步,我又想多抽出时间……”
    他语气停顿了一下。
    封雅颂认真地看着他。
    他说:“你这一年主要是备战考研,时间比较自由,我们的步调没有碰到一起。”
    封雅颂笑了一下:“主人,你想多抽出时间,不会是为了监督我考研吧。”
    “考研复习我自己完全可以安排好的。我想来找你,只是想离你近一点……”
    她轻轻看着他,问:“你想多抽出时间,是为了能够多陪我么?”
    客厅灯光是暖色调的,照得人脸上有一层温暖的光晕。
    曾经在那个宾馆房间,她在电脑桌这边学习,他在沙发那边工作,相互陪伴,却离得那样近。
    你怀念曾经的工作性质,也是怀念,跟我一起彼此专注的工作生活么?
    周权缓缓点了下头:“我们刚开始相处,我不想让你觉得,不受重视。”
    封雅颂说:“我可以感受到的。”
    他撑着膝盖,侧头看着她,光影下他的眼睛黑白分明,像是极昼极夜交映。
    封雅颂说:“你当然重视我了。以前我觉得学习是最重要的东西,你就很重视我的学习。现在我觉得,你是最重要的东西了……”
    她的声音不自觉变小了,仍然认真地看着他。
    所以主人,你要多关注自己,正视自己,我们都会越来越好的。
    目光交错,周权伸手一搭她的肩膀,把她向后放倒,然后整个人压了过来。
    他膝盖点上沙发,覆盖在她身体上方。鼻息拂在她的脸上,他问:“吃饱了吗?”
    他的呼吸里带着淡淡的酒气,像是醉人的音符,封雅颂不由自主地,很轻地点了两下脑袋。
    点第一下时,他唇角勾了一下。
    点第二下时,他压低头吻上了她。
    呼吸纠缠,身体也很快缠绵上去。
    她收缩肩膀,把他抱紧了。
    神秘的国王,是你在邀请我啊。那个神秘的国度,我即将到达。
    我已经到达。
    ——
    第二天很早,周权就出门了。
    封雅颂走出卧室,看到客厅茶几上的外卖盒都还没收。
    昨天,他们从沙发这里,直接就回了卧室……
    封雅颂揉了下脸,捡起地上的外卖袋,把饭盒都收拾进去。然后她抽了两张纸巾,把茶几擦干净了。
    封雅颂倒了一杯水,拿上自己的电脑包,回到了卧室里。
    她把电脑在他的桌子上打开,目光瞥向窗外。
    对面是另一座高层大楼,远远的楼下是工整的绿化花坛。
    她又转头看向整个卧室。
    他的卧室明明比她的大很多,装修风格也截然不同,可是,整体朝向好像是一样的,这让她有种天然的归属感。
    封雅颂点开网课,稍微回了回神,然后戴上耳机专注听了起来。
    快到中午,封雅颂肚子有些饿了,打算自己点个外卖。
    她定位了一下这个小区地址,正在外卖栏里搜索,门铃就被按响了。
    封雅颂跑到门口,通过监控器,看到单元门外站着一个黄衣服外卖员。
    除了饭菜,他还给她点了一杯咖啡。
    封雅颂轻轻微笑,吃饱之后,拿着咖啡回到桌前跟他聊了两句,然后继续听课。
    时间也并不难熬。
    晚上八点左右,他回来了。
    他开门声响很小,直到走到卧室门口,封雅颂一转头,才看到了他。
    封雅颂放下手机,对他笑了。
    周权走进来:“喜欢在我房间里呆着?”
    他身上带着外面空气凉爽的味道,封雅颂抬头看着他:“我是不是把你的位置占了?”
    周权不置可否,摸摸她的脸,说:“走,出去吃点饭。”
    吃完饭回来,天色已经开始晚了。
    周权洗了洗手,然后走进了书房里。封雅颂想,他是不是打算在书房里给自己腾一个学习的桌位出来。
    正想着,周权在屋里叫她:“过来。”
    封雅颂走进去,看到他站在打开的柜子面前,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
    他把公文包递给她。
    封雅颂看了看他,然后把包接了过来。
    打开按扣,里面装着两张纸,还有几样物品。
    封雅颂抽出第一张纸,是她画的那幅水彩画,颜色还很清晰,只是纸张边缘有些皱了。
    第二张纸更薄一些,封雅颂把它抽出来,一时愣住了。
    上面是她画的计划表,表首列了五天日期,日期下面,使用缩略字母代替了各个科目的作业。
    他居然把计划表打印了出来,每天任务后面都有打勾,那些标记已经有些褪色了。纸张最下方,还有手写的两行字。
    任务:完成高中假期作业。
    奖励:一套画材。
    封雅颂一时心绪涌动,低下眼睛,把纸张小心翼翼放了回去。她继续翻包,看到了装着小玩具的盒子。
    最后,她拿出了一只长条盒子,这是她不认识的物品。
    封雅颂抬起眼睛看着他。
    周权说:“打开吧。”
    盒盖打开,封雅颂从里面拎出了一根毛茸茸的尾巴,固定端是一个小巧圆滑的小球。
    她明白这个器具的用途,再次抬起眼睛看他。
    周权伸手接过来,拨了拨上面的绒毛,低声问:“想试一下吗?”
    封雅颂心里微微鼓动起来,不过……
    她小声问:“……会疼么?”
    周权说:“不疼,会有一些胀。”他伸手摸上她的裤扣,“试一下。”
    把她裤子完全脱掉,周权拉过椅子坐下,拍了一下腿,说:“趴上来。”
    封雅颂过去趴下了。
    他手掌抚摸她的屁股,压低头,很轻柔地把那个物品送入。
    只有一个小珠,进去之后有些凉。
    封雅颂不自觉夹动了一下,有些异样,怪怪的,令她心里紧张地跳起来。
    周权揉了一把她的屁股,然后说:“站起来。”
    封雅颂慢慢起来了。她伸手向后碰了碰绒毛,又把手收了回来。
    周权也站了起来,看着她问:“今天学习任务完成了么?”
    封雅颂愣了一下:“啊?”
    周权说:“时间还早,陪我去工作一会。”
    他带她回到卧室,把她的电脑转移到床头柜上,在地上放了一个软枕头。
    “这样学习,可以吗?”
    封雅颂点点头,绒毛在她的臀部和大腿拂动,痒痒的。
    她在软垫上跪下,扶了一下电脑,转头看到他回到桌前坐下了。
    她转回头,把课件打开了,心不在焉地翻了几页。
    他就坐在自己背后,随时可以把她的模样收进眼里。
    那个公文包里装得都是旧物。
    她现在的样子,是他始终装在心里小盒子里的场景么?
    这样一想,封雅颂感到体内热流涌动,不自觉夹紧了双腿。
    身后时而有键盘轻响,时而又消失了。
    封雅颂姿势很不安宁,膝盖稍微挪动,或者稍微往下跪坐,那些绒毛就若有若无碰在她的大腿内侧。
    这样跪了一段时间,封雅颂又转头了,小声开口:“……主人。”
    周权从桌前望向她:“怎么了?”
    她的屁股抬动了一下,声音像是化成了一根小小的绒毛。
    “……尾巴湿了。”
    ——
    【明天更到结尾。】
    【曲终有散,幸人未散场。】

章节目录

巴掌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甲虫花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虫花花并收藏巴掌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