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地铁十分拥挤,即将到站时,封雅颂等到门口,看到地铁门前已经排起了等待上车的队伍。
    他的生活地点偏市中心,晚高峰时期,大批人潮就会往城市外部流动。
    封雅颂抱着电脑包,单肩包里装了简单的洗换用品,她走出地铁,不断与步履匆匆的人擦肩而过。
    在这个高速运转的城市,好像连带时间节奏都一起变快了。
    走在道路上,封雅颂抬头看着不远处的楼群,她想,留在这里生活的人,想必压力也会很大吧。
    距离他工作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封雅颂便也不着急,一路沿着商业街逛了逛,拖着时间走到奶茶店。
    她排在队伍后面,等了几个人,最后来到窗口面前。
    封雅颂指着点了菜单上的一款奶茶。
    点单员问:“您要热的冷的?“
    封雅颂说:“热的,然后少糖。”
    点单员说:“好的,一杯是吧。您付款码扫这里。”
    封雅颂刚点开手机页面,忽然感到身边站过来一个人,她心里升起熟悉的感觉,转头看去。
    周权胳膊撑在柜台上,低头看着她。
    封雅颂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她转回头,对窗口里说:“麻烦改成两杯。”
    点单员改好价格,对她说:“好了。”
    封雅颂贴了一下手机付款,接过取号单。
    她往旁边移开一步,周权顺势搂住了她的腰,把她带到面前。
    封雅颂仰起脸,对他说:“主人,你来找我了啊。”
    周权看着她,眼神轻笑,嗯了一声。
    “你今天工作结束好早,还不到六点。”
    周权说:“看时间你应该到了,就过来了。”
    封雅颂笑着问:“你翘班了?”
    周权一点头:“意思类似。”
    奶茶店里语音通知了一声。
    周权伸手拿过她手里的单子,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说:“你的饮料好了。”
    他在她腰上揉了一下,然后走到窗口,把奶茶接了过来。
    封雅颂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软乎乎的,觉得这真是次太温柔的碰面。
    两杯奶茶都装在打包袋里,周权把袋子递给她,然后把她手里的电脑包接走了。
    他们往外走了两步,封雅颂从袋子里拿出吸管,在一杯奶茶上插好,递给他。
    周权胳膊夹住电脑包,将奶茶接了过来。
    封雅颂把自己的奶茶也插上了吸管。
    一边向前走着,她一边喝了一口,看到他始终把纸杯抓在手里。
    封雅颂问:“你是不是不太爱喝奶茶啊。”
    周权说:“还好,只是人太多了。总见很多学生在排队。”
    封雅颂笑了一下:“那你之前上学……”
    话问一半,她顿住了。
    周权接过她的话,说:“我上学那会,还没有奶茶店这种东西。”
    封雅颂赶紧“哦”了一声。
    又在街上走了几步,周权喝了一口奶茶,然后转头看她:“现在还早,先回家把东西放了,晚点再出来吃饭。”
    封雅颂说:“好啊。”
    周权脚步一转,从这里直接朝停车场方向走过去。
    开车很快回了家。进入家门,周权打开灯,捏着纸杯走进屋里。
    封雅颂走到客厅,看到他站在屋子中央,光线照在他的头发上,脸上,有一种很不真切的光亮。
    他站了两秒,然后回头对她说:“一会我带你去趟超市吧。”
    封雅颂“啊?”了一声。
    周权说:“我家里没什么零食,也没有饮料。”
    封雅颂笑了下,说:“我又不是超级小的小孩子了。”
    周权表情有些柔和,点头说:“你随意坐,我先去洗个澡。遥控器在抽屉里,你可以看电视。”
    封雅颂在沙发上轻轻坐下了,看到他转身去了卫生间。
    她双手撑在腿上,回味刚才对话,感到他是想试图招待、关照自己的,只是似乎不大擅长。
    头一次,封雅颂意识到他居然有比较直男的一面,这个想法令她心里美滋滋的。
    封雅颂呆坐了会,然后拉开茶几抽屉,看到了里面的遥控器。
    她拿着遥控器对着电视按了一下,毫无反应。封雅颂走近一看,他的电视根本没有插电源。
    他似乎从来不看电视的样子。这电视机,好像只是客厅里的一样摆设。
    封雅颂将遥控放回抽屉,把手机拿了出来。
    安静的环境里,能听到卫生间里隐隐约约的水流声。
    封雅颂坐在沙发上玩了两下手机,就没有心思了,她再次抬头环顾客厅。门口,玄关,还有延伸到里面的卧室,都是他们亲密过的场所。
    那些事情发生了,再回想起来就变得十分容易。
    而回想起的感受,令封雅颂心里痒痒的。
    过了不久,周权衣服穿齐,擦着头发走过来了。
    洗过澡后,他身上淡淡的疲惫感一扫而净,精神仿佛更凝聚了起来
    封雅颂并拢双脚,望着他说:“……我可以去洗个澡么?”
    周权站在灯光底下,神色辨不分明,只是他擦头发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后点头:“去吧。”
    封雅颂从自己包里拿出洗漱用品,走进了卫生间。
    她昨天刚刚洗过头发,不过今天在外面走了半天,又坐了地铁,多少也沾了一些灰尘。
    封雅颂连带头发一起洗了一遍。
    浴室里面热气缭绕,打开浴室门,稍凉的空气灌进来。封雅颂呼了口气,还没踏出门,一只手大力拉住了她。
    周权将她拽到面前,转了个身,手背垫了一下,把她抵在墙上。
    他身体凑近,抚摸她的腰身:“洗完澡穿这么整齐?”
    封雅颂呼吸未定,抬起眼睛看向他,小声说:“……你也是。”
    周权手掌下落,在她屁股上揉掐了一把:“我原本是想带你出去吃饭。”
    “哦,吃饭……”封雅颂声音更小了,她想说我洗完澡也是可以出去吃饭的,可是没敢说出口。
    周权的身体把她笼罩在阴影里,低头去解她的裤扣。
    还是牛仔裤。
    好像除了第一面她穿了一条白裙子,之后都是牛仔裤。
    他当时似乎提出,穿裤子实践会更有感觉。
    可是他没有说,她穿着棉布裙子朝他走过来,也格外的好看。
    牛仔裤脱到一半,露出白嫩大腿,拇指在皮肤上面轻轻一划,就细微颤抖。
    周权胳膊一打把她直接横抱了起来,走进卧室,扔到了床上。
    他抻住她的裤子,直接向下除掉,然后俯身压了上去。
    她的头发是潮湿的,眼神好像也是。她在他身下湿漉漉地望着他,呼吸起伏不匀。
    他一只伸向下探索,在她的敏感部位打圈揉抚,另只手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腰上。
    “脱了。”
    她伸手向下拽他的裤子,好像故意很慢似的,拽到一半,她的下面就已经很湿润了。
    周权手指慢下来,另只胳膊撑在她耳边问:“喜欢什么姿势?”
    封雅颂呼吸发乱,迷离地看着他。
    周权声音微哑,继续问:“侧着,背着,坐着,我都带你试过了。”
    她没有回答。他把手指移开了,举到她面前:“回答了再继续。”
    他的两根指尖都沾上了一些黏透的液体。
    封雅颂脸都热透了,小声说:“侧着……”
    “哦。”周权身体蹭了一下,低声问,“侧着能够碰到舒服的位置?”
    “……嗯?”
    他的头发湿润,眼神黑得更加浓郁了。
    灼热直接抵在她的下体之间,明明早已充满情欲,他却依旧抻着情绪,两根手指在她面前动了一下:“不光前面可以很舒服,身体里面也有一点,可以让你很舒服。”
    封雅颂脸上热得都要熟透了。这样的话语,却能够这么正经地说出来,而且关键,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硬挺部位在细缝之间蹭擦,他说:“之前小玩具用的多。以后,我们多从里面感受舒服……”
    封雅颂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她滚烫地呼吸着,看着他的脸,因为自己的举动发起了愣。
    周权胳膊撑在床上,眼神直望着她,顿了一下,他拨开她的手,直接吻了上去。
    这是一个深绵的吻,他直接含吮她的嘴唇,然后微微侧头,让这个吻可以侵入更深。
    封雅颂身体顿时软了,呼吸都找不出来。
    缠绵亲吻间,他伸手把她腰身托了一下,下体直接顶了进去。
    身体被充满的瞬间,封雅颂身体一颤,全部的呜咽都被尽数吞下。
    她胸口起伏,双腿不自觉缠绕上他,身体他的撞击下越绷越紧。
    她的手刚开始搂上他的脖子,后来随着动作滑在他的脊背上。
    他伸手把她双手抓起来,固定在头顶,嘴唇堵着她的嘴,继续一波波地挺动。
    直到她身体内开始细细微微变化,紧促着收缩,他箍紧她的手腕,稍微移开嘴唇,听到她脱口溢出的呻吟。
    那娇叫令他大脑冲上一阵阵电流。他又伏低头,将那声音尽数堵了回去。
    继续运动几下,他再稍稍移开脸,听到她的声音。然后再贴上唇去。
    像是一场情欲涌动的游戏。
    她不自觉地闭紧眼睛,脸色潮红,他把她的神情完全收进眼中。
    刚才提到的什么侧身位,他早已忘了。
    运动到快潮的高点,他快速抽离,贴在她的大腿上,身体颤动,闷哼了一声。
    ……
    封雅颂呼吸始终在发颤。隔了一会,她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他压低头喘息着。她的双手仍然被按在头顶。
    封雅颂动了一下,他抬起头来,看着她的脸。
    他的目光很柔软,好像能揉进她的内心里。
    对视几秒后,他在她唇边轻轻吻了一下,低声说:“我带你去洗一下。”
    然后,他松开了禁锢她的手。

章节目录

巴掌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甲虫花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虫花花并收藏巴掌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