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法起了个头,封雅颂心里就再也安静不下来,她不自觉越想越多。
    那天下午,她站在停车场里,鼓足勇气,问他愿不愿意再试一次。
    而他同意了。
    或许,不单纯是她的话语打动了他。
    封雅颂想起那天他进屋后,靠在桌边大口喝水的背影,当时她觉得他很疲惫。
    这并不像是错觉。
    或许他心情很糟糕,已经在极力控制了。
    或许,他只能努力维持平静的相处,已经没有果断拒绝的力气了。
    他说,主贝实践是用来解压的事情。而那天实践,他依旧保持冷静,出手克制,仔细观察着她的情绪,最后哄好了她的哭泣。
    封雅颂手中的笔停滞很久了,她的呼吸扑在纸上,很轻很轻,在这个安静的屋子里,却能够听得清楚。
    她视线低垂了一下,感到他的形象一下子立体了起来。他也有弱点,有情感,她似乎,能够触碰到他了。
    她心思不断动着,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声音:“十二点半了。”
    封雅颂吓了一跳,转头看向他。
    周权问:“五道错题,做完了吗?”
    封雅颂噎了一下,迅速点头,从桌上拿起一只彩笔:“……做完了,我还没有标记三角。”
    她心里砰砰跳,趴在桌上,赶紧把前五道题一个个画上标记,刚画完,错题本被一只手抽走了。
    封雅颂抬头,看到周权站到了桌子面前。
    这个房间地毯太厚,走路都无声息的。
    周权拿着本从上到下浏览,然后本子被重新搁回桌上,他用手挡住第四题的解答,问她:“这道题的思路给我说一下。”
    封雅颂心跳得更厉害了,她压着呼吸认真看题。
    一个质量车上用细绳悬挂了一个小球,球上和车上分别作用外力时,求加速度关系和细绳的拉力关系。
    这道题,她虽然刚刚没有复习,不过一个月前整理错题本的时候,她是做过的。
    封雅颂慢慢思考着说:“对车子和小球分别建立平衡方程,然后就可以求解了。”
    “这样就可以得到正确答案了?”
    “……嗯。”
    周权手掌拿开,指节敲了一下本子:“自己看。”
    封雅颂定睛看了一会解答,脸上越来越尴尬。
    这道题目应该先对整体建立平衡方程,而不是分开列写,那样得到的答案是错误的。
    她当时,似乎就是犯了这个错误,才把这道题抄到错题本上的。
    封雅颂心跳如鼓,慢慢抬起头来:“我……”
    周权站在顶灯底下,把一部分光源挡了,他说:“你刚才一直在走神。”
    封雅颂张了张嘴,瞥到桌面上的草稿纸,她弱弱道:“我做了的……”
    并不是一直在走神,就走了,一小会……
    “哦?”周权眉头动了一下,“是我说今天不实践,胆子大了吗?”
    封雅颂呼吸着,几秒之后,她肩膀塌了下来:“对不起……”
    周权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向衣柜,很快,他又大步走回来,把一个东西扔到了桌面上。
    封雅颂伸手把东西摸过来,是一个白色盒子,她抬头望着他。
    周权说:“打开。”
    打开盒子,里面又是一个震动小玩具,也是椭圆形的外观,和上次不同的是,这个器具顶端有个小孔。
    等封雅颂看明白了,他说:“拿出来。”
    封雅颂蓦地想起之前聊天时,他说,下次给你挑一个新玩具,亲自拿给你。
    她抬起头:“这个是……”
    周权重复命令:“拿出来。”
    “哦……”
    封雅颂伸手把它拿进掌心,感受着硅胶的触感,想象着它可能发出的震动,她脸上已经开始发热。
    周权接着问:“想要在桌子这里,还是去床上?”
    封雅颂呼吸发烫,抬眼看向他。他在等她回答。
    她轻声说:“床上。”
    周权点头,冲卧室里的大床示意:“过去吧。”
    封雅颂慢慢走到床边,听到他说:“先放好位置,再躺下。”
    她心跳得已经不成样子了。这样私密的事情,之前隔着电话,已经足够刺激了,可现在,他就站在几步之外。
    封雅颂低头,看到自己的手都在轻轻地抖,她深深吸气,背对着他,将小玩具放进了裤子内部。
    然后她又回头看他。
    周权停留在桌旁,没有指示。
    不过,她知道该做什么。
    封雅颂面对着他的方向,在床上侧躺下了。
    这个也是遥控操纵的,周权一手按着桌面,一手点开手机,似乎连接了一下,然后小玩具被开启震动了起来。
    封雅颂在床上敏感地动了动。
    刚开始频率很轻柔,她微微咬唇,体味着身体内部的战栗与变化。
    这样几分钟之后,他手机操纵,频率加快了。
    封雅颂这时意识到了小玩具顶端的小孔是什么用途,那个部位仿佛有着吮吸的功效,以异样地感觉一阵一阵刺激着她的敏感点。
    封雅颂呼吸越来越急促,她扭动身体,把脸埋进了被单里,身体颤动了一下,她不自觉地想要躲避开。
    这时,周权命令说:“趴下。”
    封雅颂紧紧咬住唇,她的姿态已经足够坦露了,她不想让自己的声音过多的泄露出来。
    周权控制加快了频率,再次重复:“趴下。”
    封雅颂身体发软,她慢慢翻身,趴了过去,小玩具被完全压在了身体底下。
    这下,接触更加紧密,感受也更加强烈了。
    她身体颤抖,几乎要哭出来。
    而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体上。
    很快,震动幅度又变了,变成了吮吸和震动来回切换的形式。
    封雅颂再一次感到难以抑制的阵阵酥麻,往全身蔓延扩散,她不自觉发出哼声。
    她勾紧脚尖,手里把床单抓紧了。
    仿佛过了几十秒,又仿佛格外漫长。周权走到床边位置,握着手机说:“一会结束之后,把那五道错题补完。”
    封雅颂努力发出“嗯”声。
    他从上方整体地望着她的身体,又说:“以后不允许欺骗,知道了吗?”
    封雅颂声音颤得只剩下一条线:“……知道了。”
    “叫人。”
    “知道了,主人……”
    周权无声地点头,又等了几秒,点动手机,将小玩具关闭了。
    封雅颂趴在床上,身体蜷缩,久久喘息着。
    周权在床边蹲下了,看着她问:“三次,对吗?”
    封雅颂心里也在发颤,她没有回答。
    周权胳膊搭在床边,下巴低了一下,随后又抬起来,对她耳边说:“这个,就叫强制高潮。”
    震动停止后,屋里一下子又静了。
    封雅颂听到自己的呼吸扑在床面,又传入耳朵里,格外响亮。感受过去后,她心里有一点茫然,愣了一会,慢慢爬起来。
    周权没有多催促她,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封雅颂坐在床边,准备起身的时候,听到他开口了。
    他说:“我刚才有些后悔了。”
    封雅颂双脚悬在床边,望着他。
    “后悔答应了你今天不实践。”周权把笔记本电脑重新拿到膝盖,“你最好下次不要犯错误。”
    封雅颂低声“嗯”了一声,感到自己的头发乱了,发丝都垂落了下来,她干脆把皮筋拆了,揉揉头发,又很轻地补充了一句:“知道了。”
    封雅颂洗了把脸,回到桌前,规规矩矩把前五道错题都做了一遍,才回到卧室里去睡觉。
    第二天,周权依旧按点送她去上课。
    他晚上,会来接她么?
    封雅颂下车的时候没有问,她想,可以傍晚时跟他联系。
    可是不如人愿,中午时分,封妈给封雅颂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下午就回家了。
    封雅颂很意外。
    接电话时,她刚从食堂吃完饭出来,于是快步走到了宿舍前面的花坛里。
    借着树丛掩映,封雅颂问:“奶奶不是正在住院么?”
    封妈说:“你爸已经回来了,留在医院照顾了。奶奶是年纪大了,有一点慢性的肺心病,这个病吃药观察一段时间,情况平稳后回家静养就可以。”
    封妈又说:“我也想留在医院帮忙,可是你爷爷奶奶都不放心你,说你高三了,学习紧,又怕我耽误工作,执意让我回来的。”
    封雅颂视线低垂,“哦”了一声。
    封妈说:“我下午四点左右就到家了,晚上开车去学校接你。”
    “嗯,知道了。”
    封雅颂装好手机,回到宿舍,躺了一个中午,一丝困意都没有。
    下午漫长的课程结束,封雅颂躲到天桥上,给他发消息。
    小颂:我妈妈回来了,今晚我要回家住了。
    一条消息发过去,她还想再补充一句什么,点在输入框上,却一个字也打不出来。
    很快,对面回复了消息。
    绳师27号:好。
    简短而果断,封雅颂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小颂:你会留在任安很久么?
    绳师27号:这段时间都在。
    这段时间,是多久呢?
    小颂:我们学校每个月休一个周末,十一刚放完假,下次再休假是十一月初。
    小颂:到时候,我可以找你么?
    停顿了一段时间,对面说。
    绳师27号:到时再联系。
    小颂:哦。
    封雅颂眼睛低了一下,这时又收到他的消息。
    绳师27号:你的物理学习计划,每天五道错题,做完打标记。
    封雅颂赶紧打字。
    小颂:我要每天跟你汇报么?
    绳师27号:睡前跟我汇报。
    她的眼睛一下子又亮了。
    小颂:好的。
    绳师27号:好了,去上课吧。
    封雅颂握着手机,心情又落下来一点,她想问问他的情况,他母亲身体怎么样?是什么类型的病呢?好治疗么?
    她也想问问他这段时间都住在哪里,是回家,还是要一直住宾馆呢?
    可是她想起了他说的那句,这些不关你的事情。
    也想起了他毫无温度的表情和语调。
    最后,她手指按动,只是跟他说。
    小颂:主人,再见。

章节目录

巴掌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甲虫花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虫花花并收藏巴掌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