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德殿内有许多暗卫,保护李钺。

    李钺与李珍珍如何相处,这些人也有眼睛看着,况且李钺早便吩咐那些人也看着李珍珍,生怕即便是他自己宫里,也有人欺负他的宝贝。

    李珍珍一出文德殿的门,他们便有人化作小太监悄悄跟着了,更有人提前去打先锋,跑到后苑仔细一探查,便又迅速回到文德殿。

    李钺听了暗卫的话,冷笑:“既如此,那茶,便赏给她自己喝了!”

    暗卫得令而去,速度极快,李珍珍甚至还没到后苑。

    到了后苑,李姝一反常态地上来拉李珍珍的手,李珍珍心里就觉着有些慌,柳絮更是打起十二分精神。

    李姝笑着拉着李珍珍往里头走,说着些趣话,李珍珍素来单纯,很快便跟着笑了。李姝将他们带到深处荷花池旁,请她喝茶,又说要去更衣,请李珍珍见谅。

    李珍珍不明所以,喝了茶,吃了块糕点,还等不着李姝回来,便很是纳闷。柳絮也有些慌,生怕是被人给陷害,她赶紧扶着李珍珍走。

    谁料他们刚走没多久,便听到女子的呻吟声,李珍珍吓了一跳,她的脚步顿在原地,柳絮的脸一白,拉着李珍珍回头就走,想快些离开是非之地。

    却不料,走了没几步,身后一阵劲风袭来,柳絮忽然倒在地上。

    李珍珍惊呼声还没出口,便被人从后头捂住嘴巴。

    她被强壮有力的手臂给拖着往树丛后拉去,李珍珍眼睛渗出泪水,用力去啃咬那只手掌,却根本敌不过,她的眼泪开始扑簌簌往下落。

    那人将她拖到树丛后,依然自后将她搂到怀里,伸手便探进她的裙子,李珍珍吓得浑身都僵住了,一动不动,双腿紧闭。

    那人去掰她的腿,她咬紧牙关,闭着眼睛。偏此时,就在树丛的另一边,已经响起李姝的呻吟声:“放开我!贱民放开我!啊……嗯啊……放开我……”

    “公主您身上好香啊……嗯……哈啊……让小的来疼您……”

    “大胆!你大胆!啊~不要……不要舔那里,不要……”

    “公主,这是您的小骚逼……”

    “不要,不要……舔我……啊……嗯啊……”

    李珍珍身后的人脸上蒙着面,这时贴住她,隔着薄薄布料舔着她的耳朵,轻声道:“昭阳公主,我也来干您如何?比八公主还要爽快。”

    李珍珍的身子一软,无力贴在男人身上,仰头落泪,闷声啜泣:“呜呜呜……”

    男人掰开她的双腿,修长手指直接探入,诧异道:“昭阳公主也太骚了吧?这么湿。”

    李珍珍摇头,嘴巴依然被男人紧紧捂着,她没法发出任何呻吟声,男人的手粗糙地捏着她的花蒂,李珍珍浑身颤抖。

    李姝的呻吟声越来越绵长:“贱民滚!啊~好烫……”

    “公主,小人在肏您,您爽不爽?爽不爽啊?啊?”隔壁的男人喘着气,李姝更是连气都变短了:“爽……好爽……啊……肏我……”

    “贱货!”

    “啊!轻点儿……您轻点儿……”

    李珍珍身后的男人,一手依然磨着珍珍的骚穴,另一手终于松开她的嘴,将珍珍压到树丛上,透过缝隙,逼着她去看隔壁:“昭阳公主您看看,原来当公主的都这么骚的?嗯?”

    李姝坐在那名男子的肉棒上,身上衣裳全被脱了,被一身侍卫服饰的男子掐着腰,上下晃动着肏。

    珍珍头一回瞧见别人做这事,瞧见旁人的青黑肉棒,好丑好丑。偏偏他们肏得那样迷乱,刺激得珍珍身下越发湿了,落在草地里。

    珍珍身后的男人,压低了声音说:“八公主能被侍卫干,昭阳公主也能?我来干昭阳公主,嗯?”

    珍珍拼命摇头,她想转开脸,却又被掰回来,身后的男人声音突然变凶:“给我看着!”

    “呜呜呜……”珍珍哭。

    身下的男人,肉棒忽然顶弄她的小穴,虽说还隔着衣裳,却还是令李珍珍一抖,李珍珍再度摇头,不要,她不要。

    男人的手指插进她的小穴,舔舐她的耳垂:“昭阳公主的小穴天生就是被野男人干的,嗯?”

    “不是……不是……呜呜呜”

    李珍珍小声哭泣,不防身下男人突然抽起自己的袍子,拿出肉棒,突然便肏进她的小逼。

    李珍珍无声地“啊”着扬起脖子,她的眼眸瞬间生光。

    男人已经用力肏干起来,边干边道:“昭阳公主的小逼这样好肏,不是头一回了吧?”

    “啊……不要……啊……嗯啊……啊……”李珍珍仰头呻吟。

    男人没有脱去她的上衣,隔着衣裳捏她的小奶子,更凶地问:“是不是头一回?!”

    “呜呜呜……不是的……啊……嗯啊……”李珍珍上半身依托身前的草丛,缝隙里,李姝已经被侍卫抱在怀里,如同小儿撒尿一般被抱着肏。

    李珍珍不愿看,却又突然不想闭眼,她的眼中,那样丑陋的肉棒,毫无怜惜地肏进李姝的小穴,李姝自己上下晃动着,哭着喊:“肏我……相公肏我……啊……啊……”

    李珍珍小穴里的肉棒肏得还要更狠,李珍珍“呜呜呜”着呻吟:“夫君……夫君……”

    肉棒一顿,再用力一顶:“骚货,说!是不是第一回!”

    肉棒顶端都快要肏进子宫了,李珍珍哭着摇头,委屈道:“不,不是……啊……夫君,夫君肏珍珍……珍珍好舒服……啊……”

    “骚货,见人就叫夫君?”那人抽出肉棒,再狠狠顶进去。

    李珍珍再哭,泪眼里,李姝爽得高声尖叫。

    李珍珍哀哀哭泣:“夫君……夫君……嗯啊……啊……”

    “你都被谁干过,嗯?”

    李珍珍哭着垂下秀美脖颈,不愿说,那人去揉她的屁股,并用力拍打:“说不说!骚货说不说!”

    “呜呜呜……我……我被父皇肏……啊……夫君您轻些……啊珍珍疼……”

    “你勾引自己的父亲?你个荡妇!”那人再拍她的屁股。

    “呜呜呜……”

    “见到一个野男人就叫夫君,也是你父亲教你的?嗯?”

    “不……不是……夫君夫君……啊,那里不要摸,不要……夫君……”

    “你父亲知道你在外头被一个野男人肏?”

    李珍珍被肏得再扬起脖颈:“不要……不要……不要告诉父皇……不要……”

    “那你日日过来让我肏?”

    “不好……不……啊……”珍珍被男人抱着用力肏,又疼又爽,可她说了不行后,那男人突然停了,珍珍无力睁眼,夹了夹小逼,“呜呜呜呜……”。

    “日日过来给我肏?”

    “不……”

    那人抽出肉棒,并松开摸她小穴的手,李珍珍慌忙往后坐去,小穴坐在肉棒上哭着摇头:“不要不要……”她前前后后地在肉棒上滑着自己的小穴,水流了一地,且沾得肉棒啧啧作响。

    她用力摇着身子,仰头吟哦:“啊……夫君……夫君……珍珍难受,珍珍难受……”

    那人冷笑,就是不肏她。

    珍珍小声求道:“夫君肏我……大人您肏我……肏珍珍吧……”

    “被你的父亲知道该如何是好?”

    “呜呜呜呜呜,大人和父皇一起肏珍珍……啊……珍珍要到了……啊……嗯啊……”

    “骚货,没肏呢,就到了?”

    “大人,大人……大人肏珍珍吧……”

    “昭阳公主就这么爱被野男人肏?”男人的肉棒终于挺了挺,戳在小逼口滑动,爽得珍珍身子颤抖,她哭着应道:“珍珍就要被野男人肏嘛……不告诉父皇……啊……珍珍是小荡妇……嗯啊……啊……啊~大人~”

    男人再度肏进李珍珍湿湿滑滑的小穴里,一下又一下地直往逼里肏。

    李珍珍双眼迷离,晃着身子,只见李姝已经背对她骑在那名侍卫身上,侍卫黑黢黢的双手揉捏着她肉白的屁股,李姝断气似的喘着气,俨然被肏成了骚货。

    就如同她。

    李珍珍哭泣,越发要去用小逼夹紧那人的肉棒,呻吟道:“大人~大人~珍珍要到了~啊~~珍珍夹紧大人~嗯啊~~~”

    男子将精液射给了李珍珍。

    李珍珍被烫得颤抖,她靠在男子怀里喘气,身后的人却忽然沉默。   她回眸看了眼男子,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看到李姝已如淫兽。

    男子的眼神不悲不喜,却又莫名苍凉。

    珍珍心中一痛,回身便去亲吻男子的双眼,男子双眼紧闭,珍珍温柔地亲吻他的眼皮。

    再去亲吻他的鼻梁,手滑下去继续摆弄男子的肉棒,揉弄到半软,她贴在男子耳边呻吟:“大人……珍珍伺候您……您想不想肏珍珍,嗯?”

    她拿着男子的肉棒去戳自己的花蒂,边呻吟边舔着男子的耳垂:“大人,您喜欢珍珍嘛?啊~~大人的肉棒好烫~   珍珍流了好多水,大人您喜欢嘛~您不来干珍珍?”

    她拿着渐渐硬起来的肉棒去研磨自己的逼口:“啊~大人……珍珍要您干啊~大人~~”

    肉棒更硬,她自己拿着肉棒去插自己,“啊~大人~大人~~您肏珍珍啊~~”

    她学着自己跪在男子身上,上下肏干着他的肉棒。

    男子双眼依然平静,也依然看向对面的李姝与侍卫。

    李珍珍将他的头掰回来,再去亲吻他的眼皮,吐气道:“大人再不来干珍珍。珍珍就要死了……啊~大人~~珍珍很好干的……珍珍小逼里好湿~啊~~~~~”

    男子终于干了进来,干得珍珍高声尖叫。

    她埋在男人颈间:“大人干死珍珍好不好,嗯?大人~~干死珍珍~~珍珍不怕疼~~珍珍的一切都是您的~~~”

    男子抿起薄唇,横冲直撞,将珍珍干得软软贴住他,他将一身戾气全都泄在珍珍身上。

    他甚至抱着李珍珍起身,走到一旁的极为粗大的榕树旁,将珍珍压在树上,的确是往死里干,珍珍却始终紧紧抱住他。

    他们已渐渐听不到树丛那侧李姝的呻吟声,他的耳边也只有李珍珍的呻吟。

    “大人……珍珍爱您~~夫君~~干死珍珍~啊~珍珍再夹得紧些好不好~~珍珍夹得你爽不爽,嗯?大人~~啊~~~”

    男子最后将珍珍抵在树枝上,射了她满满一肚子。

    男子靠在她鬓边喘气时,李珍珍揭了他的面纱。

    李钺看她,淡淡问:“何时认出了朕?”

    “父皇与珍珍说话的时候。”珍珍再去亲吻他的双眼,轻声道,“珍珍不要看父皇这样的双眼。珍珍只要父皇眼里全是高兴。”

    这话说得李钺眼睛微酸。

    明明他已是严厉的帝王。

    他再问:“李姝不安好心,为何答应她的邀约。”

    “她是父皇的女儿……”

    李钺笑了笑,女儿?

    皇家的父子抑或父女情,又岂能当真?当初他的母后是元后却早逝,在后宫如身在虎狼群中,他的父亲又何曾帮助过他,给过他父爱?

    继皇后更是指使他的皇后给他下催情药,他不得不娶了皇后,也不得不纳了那些继皇后纳的妃嫔。

    明明这么多年已过,他已很少想起这些往事,也早已无人能够再左右他,所有人都要看他脸色。

    亲生父女又如何?

    这样手段恶毒的亲生女儿,他宁可不要。

    珍珍将柔软的身子揉进他怀中,温声道:“父皇不要难过……珍珍会永远陪伴父皇。珍珍不怕她们,因为珍珍知道,父皇会永远保护珍珍。”

    李钺回过神,被李珍珍吻住,珍珍的香舌探进他口中,甜蜜一再往心中荡去。

    还好,还好,他还有他的珍珍。

    他那最洁白无暇的珍珍。

    他回应着珍珍的吻,用自己的舌头去压珍珍的舌头,将珍珍亲吻得气喘吁吁:“父皇方才是不是吓着宝贝儿了?父皇又如何舍得将珍珍给旁人?珍珍一辈子陪着父皇,父皇肏珍珍一辈子。”

    珍珍再度娇气地哼哼唧唧起来。

    李钺的阴霾一扫而过,抱着珍珍再往深处走,边走边道:“父皇找个漂亮清静地方,好好肏心肝儿,好不好?”

    “父皇~~~”珍珍无力靠在他怀里,软软撒着娇。

    李钺轻笑出声,抱着珍珍走到一片紫薇花丛中。紫薇花落了一地,他将珍珍放到地面,跪在珍珍面前:“将父皇吃硬,硬了父皇肏宝贝儿。”

    珍珍羞红了脸,反倒不好意思张嘴,李钺最爱看她的这副模样,眸子一深,直接将肉棒肏进她口中,珍珍睁大双眼,李钺将肉棒肏进了她的嗓子眼,头一回肏进这么深的地方。

    珍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偶尔“唔”一声,李钺用肉棒肏她的小嘴,手已经往下,解开她褙子上的扣子。

    珍珍双眼含水,身下更是一片湿滑。

    李钺拔出肉棒,往下移了移,扒开珍珍的肚兜,将肉棒反复在珍珍的小奶子上碾磨,珍珍急促地喘着气,不时“啊”着。

    李钺笑:“心肝儿被父皇肏软了,都说不出话来了?”

    李钺这才起身,跪到小穴前,掰开她的双腿,肉棒戳戳小穴口,引来珍珍一阵抽搐,趁珍珍最茫然的时候,肏进她的小逼。

    珍珍“啊”着,依然被茫然包围,只会呻吟。

    李钺看她的珍珍,躺在一片紫色花瓣中,前襟大开,露出雪白雪白又软团的两只小奶头,还有红艳艳的小奶头,他肏得更用力。

    珍珍“啊”着,喃喃道:“父皇摸摸珍珍……啊……摸摸……珍珍……啊……珍珍的小奶头……啊……”

    李钺温柔道:“珍珍自己来。”

    “啊……啊……父皇~~~”珍珍伸手揉着自己的小奶子,双眼水润且依赖地只看着李钺,李钺不由声音更低:“宝贝儿……父皇叫人守着,谁也瞧不着,放心地叫,父皇喜欢。”

    “父皇~父皇~珍珍爱您~珍珍好喜欢您~~父皇每天肏珍珍好不好?好不好嘛~呜呜呜呜……啊~嗯啊~~~”

    珍珍的另一只手摸向小穴,摸着自己的花蒂,满脸淫荡与纯真,吐着小舌头:“珍珍好喜欢哦……嗯啊~~~父皇呢~”

    “父皇也喜欢。”

    李钺始终看着她,在珍珍越来越迷乱的呻吟声中将龙精再射珍珍一肚子。

    珍珍“啊”了一声,摸摸微鼓的小肚子,抬眸看李钺:“父皇~~”

    李钺并未抽出肉棒,趁势再顶弄,珍珍摸着自己的小肚子,喃喃道:“珍珍还能吃下好多~父皇~父皇~~~”

    李钺弯腰,压在她身上,肏着她湿湿滑滑的小穴,在珍珍耳边温柔道:“父皇都给珍珍。”

    一切的一切,只要他能给。

    给他最宝贝的宝贝。

章节目录

小公主(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椰丝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椰丝糖并收藏小公主(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