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清河撸到了一半,就接到了素妍妍的电话,至今他的情欲还未消退。

    素妍妍软糯的声音,听在木清河的耳里,比那些个a片里骚浪的叫声,更能勾起他此刻的欲望。

    粗大的阴茎从未软过,直挺挺的立在手里。

    素妍妍哪怕是一个轻微而疑惑的“嗯”声,都可以窜动起他小腹下的欲火。

    电话那头,素妍妍隐隐感到木清河的呼吸声,似乎粗重了许多。

    她担心的问,“你怎么了?感觉你很难受的样子,是生病了吗?”

    “没有。”木清河的手紧握着阴茎,大力上下撸动,胸膛伴随加重的喘息而起伏,耳边听到素妍妍软声细语的话,阴茎在手里抖了两下。

    他闭上了眼,幻想着此刻,素妍妍就趴在他的大腿上,细嫩的小手紧握在自己的阴茎上,一边上下套弄,一边用纯真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他,询问哪里难受的样子。

    一种强烈的负罪感与欲望交织在了一起,木清河的手并未停下,套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只要一想到另一头的素妍妍正在听着,那种刺激感就让木清河的性器愈发膨胀坚硬。

    男人的呼吸声越来越重,甚至夹杂着些许难以抑制的颤抖。

    那明显愈发沉重的呼吸,让素妍妍察觉到了一丝不对,“木清河……”

    “叫我清河……”

    木清河的声音中,薄发的欲望难以掩饰。

    素妍妍双颊滚烫,吱唔了半晌,“清河……你在干什么呢?”

    隐约中,她似乎意识到了木清河此刻正在做什么。

    木清河飞快撸弄着阴茎,流出的透明前液涂遍肉茎,滑动起来发出“咕滋咕滋”的声音。

    他轻声低语,“我在想你。”

    “想我……”素妍妍虽然隔着手机,但依然手足无措,磕磕巴巴的道,“我……我有什么可想的。”

    “当然有,还很多……”木清河睁开了眸子,望着手里握的坚挺,缓缓说道,“从今天离开你到现在,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素妍妍张了张嘴,可不知道该说什么。

    木清河顿了顿,深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了一句话,“想到我整个下午,一直到晚上,都是硬的。”

    素妍妍眼眸中满是慌乱,她自然清楚木清河口中的硬,指的是什么。

    耳边听着手机那头的沉默,木清河狠狠地套弄了两下阴茎,饱胀的龟头挤出一丝透明液体,眼眸里的欲望在灼烧,“你问我在做什么,硬了那么久,你觉得我会做什么呢?。”

    “在你拨语音之前,我就已经开始了,不过被你打断了。”

    素妍妍咬住了下唇,心里恐慌与羞耻交织,“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不过……我还没射出来。”

    “那,那怎么办?”

    木清河薄唇微掀,一抹贪餍的情绪在眸底熠熠闪烁,轻声道,“你别挂电话就好了……剩下的我自己来,你要陪我射出来才行。”

    素妍妍羞得周遭空气都变得灼热,她紧紧攥着手机,手心出了汗,“那,那……”女孩声音顿了顿,小声的道,“那你快点。”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轻笑,下一秒,男人不再压抑自己,喘息变得粗重。

    他手握住了肉棒,一下比一下重重地撸弄,手速飞快,恨不得冒了火星。

    两个人都不再言语,只剩下了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素妍妍的心脏怦怦乱跳,不知是不是错觉,从听筒中,她似乎听到了木清河套弄阴茎而发出的水啧声。

    那种声音,她听到过。

    素妍妍的呼吸也变得重了许多,双腿之间渐渐潮湿,她只好紧紧地夹住了双腿。

    她感到一股湿润感从自己的股缝间向外蔓延开来。

    素妍妍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放在了自己的耻骨上方。

    却没敢再动。

    另一头,木清河还在自慰。

    不再压抑的喘息声,夹杂着轻微的沉闷的低哼,让素妍妍不由自主的在脑中勾勒出一个淫荡而撩人的画面。

    一个男人躺在床上,两条粗壮的大腿岔开,一根雄壮威武的阴茎狰狞勃起。男人用他那只大手牢牢地握住了那根粗大性器,一上一下的,有力而又快速。

    硕大的龟头暴露在空气中,她鼻尖仿佛都能闻到了那荷尔蒙的气味。

    素妍妍的嫩缝煽动,一张一合的吐出淫液,她只能努力的夹紧了腿心。

    白皙的脸蛋染上了粉红,挂满了情欲。

    她此刻,甚至都不敢呼吸。

    生怕木清河从中,听出了些许端倪。

    “妍妍……”

    感到小腹下正有一股热流汇集,木清河一声低唤,手指粗粝地按压在了龟头上,一汩汩乳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溅在了木清河因射精而紧绷的腹肌上,滑进了轮廓分明的勾缝里。

    也被射了一手,五指张开,滑腻的液体在指间缓缓下流。

    木清河胸膛起伏,身上已是汗津津一片。

    素妍妍听着木清河的喘息变得悠长,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小声问道,“木……唔……清河,你完事了吗?”

    “嗯。”

    素妍妍难受的扯了扯湿漉一片的内裤,“那……要是完事了,我……我挂了哈。”

    声音中有些发哑,就像是柔软的细沙,夹杂着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情欲。

    电话那头,伴随低哑惑人的笑,木清河突然说了一句,“你,是不是湿了?”

    声音轻轻震颤着听筒,响在了素妍妍耳畔。

章节目录

藏娇(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98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98K并收藏藏娇(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