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时渊的声音有掩饰不住的惊喜,“在等你。”

    “这么听话。”怕他有情绪,贝甜没提自己把他忘了这回事,“在干嘛呢?”

    话音刚落,听筒里传来啊啊啊的浪叫声。

    “什么声音?”贝甜皱着眉问道。

    “那什么,”时渊有些尴尬地解释,“他们在看A片。”

    “看A片?”贝甜的语气里是满是惊讶,“男生宿舍真的会集体看这个?”

    “也不一定。”时渊顿了一下说,“有的人喜欢自己看,有的人会和别人一起。

    “那你呢?”贝甜神秘兮兮地问他,“刚才在和他们一起看么?

    “我都是自己看。”很快他又小声补充,“而且……好久没看过了。”

    “为什么?”贝甜装傻。

    “以前是为了……打飞机。”现在不需要了。

    “喔~所以现在只要想我就够了?”她还在明知故问。

    “……嗯。”

    “那他们声音放这么大,你不难受么?”

    “注意力没在那边,再说我也不喜欢那种叫声。”

    “你喜欢哪种?”贝甜一句话一个坑,一个坑比一个深。

    时渊还没回答,听筒里传来她几声难耐的呻吟。那声音仿佛带着电,激得时渊的身体瞬间僵住了。

    贝甜的手此刻正覆在自己的胸上,四指揉捏着乳肉,拇指碾弄着乳尖。

    原来男女都一样,会在刚睡醒时有强烈的性欲。

    刚才她只是裸身靠在床头,听着年轻男人沉厚的声音,聊着只有他们两个人之间才可以聊的事。

    身体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有了感觉。

    呻吟声还在继续,贝甜闭着眼睛想象胸部被他舔舐的感觉,将手指放入口中吮了一下,又继续揉。

    唾液被涂在乳尖上,像是他的舌头在打圈,但又完全不一样——没有他的温度,没有他的触感,没有他的力道。

    “胸好涨……想让你揉……”贝甜软绵绵地哼嘤,是勾引也是撒娇,“想让你舔……”

    时渊喉头发紧,手搭上桌边用力压着,像是在忍耐,“又招我……”他压着嗓子,仿佛叹息一般。

    贝甜的声音更小,悄悄话就附在他耳边,“是谁说想让我多欺负的?”

    时渊认命似地闭上了眼。

    一直以来,贝甜的话总是如催情剂一般,见效快,效果好,寥寥几句就可以让他自控力彻底失守。

    “我也想被你欺负。”她像是在邀约,“特别狠的那种。”

    ———————————

    最近事情比较多,更得慢一点。

    多攒几天来看一次就行。

    你叫得真好听(语爱H)  浓甜深渊(1V1 H 年下)(限时微醺)|臉紅心跳

    你叫得真好听(语爱H)

    身体已经有了反应,裆部宽松的裤子被撑起一个小伞,看起来滑稽至极。

    时渊起身匆匆进了卫生间。

    他对自己是有些无奈的,A片里女优放浪的叫床声都可以充耳不闻,却受不住贝甜电话里的几声娇喘和挑逗。

    她是故意哼了几声逗他还是真的在……自慰?

    她也会因为想到他的样子听到他的声音而饥渴难耐么?

    “你也难受了?”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时渊想知道她是否想和自己一起在幻想着对方。

    “也?你难受了?”贝甜故意笑他,“你怎么这么敏感,说硬就硬。”

    时渊刚想解释说“还不是因为你总撩我”,又听到了她的后一句。

    “我也一样,说湿就湿。”

    ……

    寂静黑夜里,卧室只留一盏黄黄的壁灯,贝甜斜靠在床头,双腿绞在一起又分开,依旧感觉空虚。

    她把手伸到下面,隔着内裤轻轻摩擦着阴户,腿间的那一点布料已经被蜜液浸透,倾听着本能,诉说着欲望。

    “真的好湿……”她的手顺着内裤湿漉漉的地方来回碾弄,划过穴

章节目录

浓甜深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限时微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限时微醺并收藏浓甜深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