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晒工作量巨大。

    她自己涂完了四肢和前胸,背对着时渊坐下,“帮我涂背。”

    时渊知道她那里很敏感,怕她难受,所以不敢温柔。他接过防晒乳,顾不上匀不匀,三下五除二就完成了任务,然后又挤了一点,自言自语似的,“我也要涂。”

    贝甜忍不住笑出声,时渊的皮肤在男生里算比较白,看上去是不会晒黑那种,她捏着他的脸逗他,“这么精致呢。”

    “主要是怕晒伤。”他一本正经解释道,“这个点是鹿城太阳最毒的时候。”

    贝甜“哦”了一声点点头,“那我帮你涂。”

    时渊坐在床边,胳膊被她拉着,玩面团一样又拍又揉。他拧着眉头看她,她理直气壮反咬一口:“你刚才就这样。”

    鼓着嘴巴的样子好可爱,他又想亲她了。

    “来,脖子。”她爬上床跪到他身后,让他低下头。乳液挤在手心覆上去,一下一下地抹。

    他的头发很短,后颈有一颗小小的痣,颈椎最下面那处骨节微微凸起,硌着她的掌心。

    手下的速度放慢,抹着抹着,她吻了上去。

    湿热的嘴唇轻贴在脖子下方,像是火柴顶端那点微光。刚抹上去的那层薄乳就是燃料,一碰即燎原。

    她的吻来到他的耳朵,含着耳垂来回碾弄。她喜欢他的耳垂,初见时一撩就红,再后来一点就着。

    他呼吸渐重,松开撑在床边的手,反伸到背后去抓她的臀。她扭着身子躲开,舌尖舔进他的耳廓,吹着热气说:“抹完啦。”声音轻柔,却带着笑,“准备走吧。”

    嘴唇还未离开,整个人就被他转身扑倒,“晚了。”他低哑地喘着气,“走不了了。”

    贝甜尖叫着蹬他的身体,趁他吃痛捂肚子的时候迅速逃到床角,一脚没踩稳差点儿滑下床,下一秒却是滑进他的怀里。

    无处可躲。

    两天没刮胡子,他的下巴已经微微泛青,深邃的眼神也恍惚像是变了个人。

    贝甜瞬间失了心,到底是挣脱不过,老老实实被他按在床上要了一回。

    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忘情,尽欢。

    比起他的性器,她更迷恋他的声音和味道,迷恋他的手和唇。

    一撩拨,便欢愉。

    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滴在她的脖颈与胸口。

    时渊低头看着自己的每一次深撞和抽离,密黑的体毛上沾满了她黏腻的爱液,交合处挤出“滋滋”的声响。

    蜜穴里的温度越来越高,紧紧夹着他硕长的肉柱,几度令他难以自持。又坚持了一会儿,他闷哼着抽出了身体,加速撸动几下,一股浊液落在她的胸前。

    ……

    还没出门就一身泥泞,刚换的衣服也被揉得皱皱巴巴。她脱力地抱着被子,眼神恨恨地看着他,一脸不满。

    可她刚才挺着身子迎合的样子和情潮袭来时媚人的叫声,分明是打从一开始就没想逃。

    “不得不说,年轻真好。”贝甜瘫在床上按着自己又一次断掉的腰,一语好几关地感叹道。

    时渊伸手过去想帮她按,被她轻轻打了一下,“别再撩我了。”

    ……

    不知道每次都是谁先撩谁。

    时渊扁扁嘴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只好坐起来穿好衣服问她:“想去哪儿?”

    她忽然转话题,“考试不要紧么。”

    换衣服时听到他同学打来的电话,第二天下午好像有一场考试。

    他呆了一下,“没事。不是专业课。”又问,“想去哪儿?”

    贝甜对鹿城的唯一印象就是海滨城市,于是不假思索地回:“第一次来,景点打个卡?有海就行。”想了想又说,“近一点儿的吧。我不想坐太久的车。”

    时渊想了一会儿,“天涯海角。”

    “是名字?”

    他点点头。

    “好啊。”贝甜一脸不正经的笑,“一起去天涯海角。”

    别走(微H)

    床上折腾过一轮,又出门吃了个饭,到达景区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买票的时候,时渊执意要付钱,贝甜没坚持,站在旁边等他顺便找话题,“你在这儿上学,应该来过吧?”

    “没有。”他摇摇头,“今天第一次。”顿了一下又小声说,“这个地方……不能随便来的。”

    “为什么?”贝甜有意忽略他的情绪,淡淡地说,“现在不就很随便么。”

    一起拿着票排队进了门,入口处的观

章节目录

浓甜深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限时微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限时微醺并收藏浓甜深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