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却又忍不住从镜子里偷看对方。

    那眼神,有不可言说的情丝缠绕。

    和旁若无人的亲密无间。

    下午是大型讲座,贝甜完全可以想象到几十个公司的上百号人坐在最大的报告厅里昏昏欲睡的场景。

    她拜托杨茜帮忙签到,溜出会场逛街去了。

    时渊今天的工作满档,大约是没空回学校取东西的。她想帮他买身换洗衣服。

    很久没逛过男装,她脑海里能想到的二十岁左右的男生全是娱乐圈的小鲜肉。

    于是打开微博搜了几张他们的日常照片,想象那些衣服穿在时渊身上的样子。

    好像……都不错。

    最终看中了一件浅灰色的棉T和一条黑色九分裤。

    想要问他尺码时,发现自己并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

    她的手指悬在屏幕上停了一会儿,收起了手机。

    凭感觉选了大小,路过运动品牌时,又顺手挑了一套运动休闲装。

    然后是内裤,袜子。

    全身上下都看过摸过,尺码应该不会差太多。

    ……

    提着大大小小几个购物袋走出商场,她心情很是不错。原来女人的购物欲不需要给自己买东西也能满足。

    站在门口打车时,无意看到商场外围的成人用品店。

    她走进去看了一眼,指着架子上的杜蕾斯,“那边那个红色的,给我拿一盒大号的。”

    “超薄款还是情趣款?”店员面无表情,贝甜倒是红了脸。

    “……情趣款吧。”

    来不及回房间放东西,贝甜直接到会场餐厅和杨茜汇合。刚进门,等待许久的杨茜就神秘兮兮地凑上来:“是不是该说恭喜你呀?”

    “几个意思?”贝甜微微张口作讶异状,“我被大公司看上了?”

    “什么啊。”杨茜白她一眼,“真当自己这趟是来参会的了。”

    “不然呢?”贝甜撇嘴,“我准备了那么久。”

    “哎。我今天听说有人看到一个小鲜肉从你房间里走出来。”杨茜没再绕弯子,把最新八卦消息直接抛给当事人,小鲜肉三个字被她特意加重,紧盯着贝甜的表情变化,“说吧。什么情况。”

    贝甜愣了一下,耸耸肩,“就是这个情况。”

    “真的有?”杨茜两眼放光,看着贝甜的一脸淡然,恨不得把她嘴巴撬开审问个明白,“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出?”

    贝甜张张口,一时却不知如何回答。和前任分手之后她一心工作,许久没有开始新恋情,也从未有过找炮友的经历。

    时渊是个意外,她主动制造却无法主动解释的一场意外。

    于是她放弃自我剖析,随口敷衍道:“你就当我酒后乱性吧。”

    “哟。看不出你还挺浪?”杨茜笑着打趣她,一眼瞟到她旁边购物袋上的男装品牌,突然想到什么,拍着桌子叫道,“不会就是……那天那个吧?”

    贝甜做了个“嘘”的手势,挑挑眉,但笑不语。

    “靠!也太神速了吧你!”杨茜压低了声音,“怎么样?是小奶狗还是小狼狗?”

    贝甜翻菜单的手顿了一下,脑海中闪过无数个不可描述的画面,不自觉弯了弯唇角,“是小泰迪。”

    ———————————

    这两天三次元有点忙,今天凌晨上来才看到收藏破百了。

    惊喜。感恩。

    欢迎互动~让我看到你们的双(zhen)手(zhu)~

    要你 一起洗(H)

    于是今晚的唯一主题毫无悬念地变成了小泰迪,贝甜听着杨茜劈头盖脸地抛来各种她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一心想要快速结束这顿饭。

    她没有时渊的联系方式,整晚都在担心等会儿找不到他怎么办。

    会场餐厅到酒店只有三两分钟的路程,她们很久没有这样一起走在习习晚风中,恍惚回到了曾经的同窗时光。

    杨茜终于放弃八卦,伸臂揽着贝甜正色说道:“哎我说,正儿八经谈一场也不是不可以啊。”她捏捏贝甜瘦削的肩膀,“你说呢?”

    贝甜低头静了一会儿,开口依旧是云淡风轻,“没想那么多。”她挑着眉毛笑笑,“先睡够了再说吧。”

    杨茜没接话,侧过头去看她。

    微风吹动她额前的碎发,她眯着眼睛,任由发丝在眼前凌乱,掩盖眸中难解的情绪。

    还没踏进酒店,杨茜就指着玻璃门的方向冲贝甜叫唤:“诶那

章节目录

浓甜深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限时微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限时微醺并收藏浓甜深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