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贝甜忍不住轻笑,看向他的胸牌——背面朝外,没有名字。

    她扬了扬眉,转身离开。

    报告会开始前,三位推介人员依次试播PPT,确保所有内容投影流畅。

    最后一个是贝甜,屏幕上显示出她快速滑着PPT,临近结尾时,却忽然没了动静。

    最后一页的视频,无法播放。

    “不应该啊。”贝甜皱着眉自言自语,“这个播放器和我电脑里一样啊。”

    她弯下腰凑近显示屏,好像这样就可以更快解决问题。

    结果当然是徒劳。

    她抬头看了看,不少听众已经落座,目之所及却没有一个熟人。

    正准备掏手机,耳边一个声音传来,“怎么了?我帮你看下。”

    贝甜转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PPT里的视频无法播放,可能是和这台电脑不兼容。”

    少年没接话,只是神情专注地盯着屏幕,飞快点了几下鼠标。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手背上的青筋随着指尖的动作不时突起,贝甜盯着出了几秒的神。

    “换个播放器?”看出他的意图,她试探着问。

    没有回答。

    报告厅的电脑没有联网,他打开手机热点,下载对应的视频插件。

    “能赶上么?”贝甜的报告虽然排在第三个,但是这台电脑马上就要让给第一位做报告的人。

    “很快就好。”少年终于出声,给她喂了一颗定心丸,“早知道我刚才就让你提前过一遍完整的。”他轻描淡写地拆穿了她早晨的恶作剧,却没有责怪的意思。

    贝甜无声撇撇嘴角。

    “好了。”他放下鼠标直起身,“你试试。”

    “OK。谢谢你。”贝甜充满感激,“等会儿不会再出什么问题吧?”

    “不会,放心吧。”他想了想,停下转身的脚步,“我就在旁边,有问题随时找我。我叫时渊。”

    报告一切顺利,贝甜前期准备充足,相关信息都了解深入,台下提的几个专业性问题,她也一一对答如流。

    这一身工作制服贴身无弹性,包裹出她姣好的身材,却也令她无法放松。

    最后的视频播放时,她往外拉着衣襟,暗暗吐了一口气,扫视台下听众的反应,无意撞上时渊的目光。

    听众们都在看屏幕,只有他在看她。

    鬼使神差

    午餐是自助,贝甜拿好餐,挑了张空桌子坐下,等待公司同事。

    忙活半上午,肚子着实有点饿,她忍不住先塞了个泡芙。一口下去,满满的奶油溢出嘴角,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抬头又看到不远处的时渊。

    视线交汇的一瞬,他移开眼神,有些慌乱地四处看了看,把手放进裤兜里,又拿出来。忍不住再次转回视线时,发现贝甜仍在打量他,一脸玩味的笑。

    看到他回头,她轻轻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到身边来。

    “今天上午谢谢你。”贝甜看着他的眼睛,真诚地道谢,然后递给他一个泡芙,“忙了一上午,饿了吧。”

    “不客气。谢谢。”时渊说完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他指指她唇边残留的奶油,想了想又说,“你上午讲得很好。”

    “真的吗?其实看完前面两个人之后,我心里没什么底。”贝甜舌尖舔着唇转了一圈,“好了么?还有么?”

    时渊点点头,又摇摇头。

    贝甜佯装无奈地看他,“说句话不行么。”

    时渊脸红,“好了。没有了。”他抬头和她对视一秒,又迅速低下去。

    “下午忙什么?”

    “做讲解。”时渊看到她手边有张日程表,于是伸手指了一下,“展馆全部开放,我要带几批人参观。”

    “噢~”贝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准备得如何了?”

    “应该,还可以吧。”时渊抿抿唇,“我负责的展区不算多。”

    “那祝你……”

    “你下午会去么?”时渊的声音同时响起,他直视贝甜,一脸真诚。

    “不一定。我还有点别的事。”贝甜淡淡地笑了一下,把刚才想说的话接下去,“祝你顺利。”

    时渊吃完最后一口时,杨茜刚好端着餐盘走过来。

    贝甜本想和他多聊几句,却无意生出多余八卦,于是小声对他说:“吃完先去休息吧,我等下和同事再走。”

    “跟谁说悄悄话呢,我们在那边找你半天。”杨茜一落座就开启八卦模式,“刚那小帅哥是什么情况?”

章节目录

浓甜深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限时微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限时微醺并收藏浓甜深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