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舅……”
    季怀真抬头看去,见阿全坐在树杈上,见舅舅一来,方再也忍不住,猛地放声大哭。
    季怀真也跟着哭,伸着手,冲阿全唤道:“快下来,你躲什么。”
    “舅……我,是不是,是不是因为我,才生出这许多事端……舅,我……”阿全看着季怀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大声道,“我不想当皇帝,我只想让你高兴……我一点也不想当皇帝,我就想让你高兴!”
    看不上皇位,只看得上季怀真的,远不止拓跋燕迟一人。
    阿全委屈又害怕地抱着树干,哭道:“舅,太高了,我下不去。”
    季怀真哭得险些要直不起腰,燕迟走上前,冲阿全张开双臂。阿全一跃而下,被燕迟稳稳接住,继而搂住季怀真。
    一家三口,大喜之日抱头痛哭,如此就再也不分开了。
    ……
    一月后,瀛禾于上京登基,自立为王,设年号为“建平”。
    等人高的铜镜前,瀛禾身姿挺拔,内监侍从围绕身后,替他整理装束,佩戴天子冠冕,外头山呼海啸,万人朝拜,还有不到半个时辰,他的登基大典就开始了。
    瀛禾突然抬手一摸断眉,朝身边的人问道:“他们此时也该到汶阳了吧。”
    那人自然不会回答,低着头,蹲在地上,痴痴傻傻地玩瀛禾的衣摆。
    “起来,站到我身边来。”
    陆拾遗一脸懵懂,蹲着没动,瀛禾亲自上前,提着他的胳膊让他起身。大殿之外,百官神情肃穆,翘首期盼,等着迎贺新王。
    瀛禾秉退侍从,只留陆拾遗在身边,强迫他陪自己走上那代表权利的位置。
    他身材高大,步伐坚定,仅离殿门一步之遥时,突然回过身,无奈一笑,轻声道:“便是要报仇,也再留我几年,就要你看一看,我究竟能不能做到。”
    说罢,不再管身后之人是何反应,继续稳步向前。
    金銮殿的门再度开启,自此迎来一片盛世。
    与此同时,通向汶阳的官道上,一辆马车不紧不慢,悠然而过。那马车派头铺张,兴师动众,不知是哪位纨绔子弟在外出游,恨不得把身家都给带上。
    车内,季怀真斜靠着软枕闭目养神,伸出一指,懒洋洋指了指小案,便有人捧着精巧茶碗递上。本想借机调戏燕迟,眼睛一睁,见阿全正直直看过来,季怀真就不好再作妖了,手又往案上一指,燕迟立刻会意,捏了葡萄来,喂到季怀真嘴里。
    喂完季怀真,还不忘一旁眼巴巴看着的阿全,也顺手喂了他一个。
    季怀真直起身,活动肩膀,倦懒道:“还有多久才到家啊。”
    燕迟往外一看,笑道:“到了。”
    只见那道路尽头,树木郁郁葱葱,两条灰狼随马车而来,身形隐匿其中,再行几步,便可看见古朴城墙,城楼之上,书着“汶阳城”三个大字。
    阿全高声大叫道:“回家喽!”
    全文完。
    马车之后,一独臂道童气喘吁吁,抱着剑,双腿抡圆,撵着马车跑,大喊道:“没啊,还没完,等等我!等等我!”
    马车停下,燕迟伸手,将烧饼拉上车。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又写完一篇啦。
    写这篇的时候,我的评论区还算好,偶尔有那么一两个上升到我的,我都觉得还行,没有到让我看了很困惑的地步。但我的微博私信从来没有干净过,我记得很清楚的就是有个人问我这么共情杀人犯,是不是自己也杀过人,他说,如果有天你家里人也被杀了,不要指望法律和警察会帮你,他说希望我的家人不得好死,让我感受一下在文中那些被季怀真杀掉的人是多么冤枉,因为季怀真杀完人以后也he了,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还有另外一个人,根据我的微博ip,问我上上一篇里的“小乔”是不是就是我自己,问我是不是在国内杀了人,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跑国外,问我为什么总喜欢让杀人犯活着。他说我应该跟季怀真,跟小乔一起去死,说我对不起祖国的栽培,对不起警察的牺牲,说我是卖国贼,说我一定有一对很垃圾的父母,才能培养出我这样三观崩坏的人。甚至连我养的猫,从来没有在微博发过照片的猫都被这个人骂了一遍……虽然我也不是太明白写一个恶人受并且让他he怎么就是卖国贼了和我的猫猫又有什么关系,后来我想明白了,这个人只是想骂我想要宣泄情绪而已。
    看着真的蛮好笑的,不过没事,还好我的微博没有自动回复,这些人只可以骂我一条。还好这些话,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我的爸爸妈妈看不见。
    这里还删掉了一段话,或许现在发出来还不是时候,以后再说吧,总有一天会发出来的。但不是现在,我对文字的向往热爱还没 有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消磨。也许有天会吧,但不是现在,本来快被消磨干净了,但被骂了两句,又给我激出来一身反骨,给我续了一条命。
    谢谢鲸鱼,谢谢sj,谢谢麻麻。
    谢谢老in,你是我的伯乐。
    谢谢愿意相信我的读者,谢谢即使不满意,也没有对我恶语相向的读者。
    更谢谢每一个即使我不打括号,也能明白我想说什么的读者,更谢谢不限制我创作自由对我进行道德绑架的读者,谢谢没有以文中人物的三观而对我的三观进行审判的读者。
    希望大家天天开心,看文愉快。不知道看我这篇的有没有同行,我希望大家可以不受拘束的写作,写的开心,写的痛快,更希望大家写的不痛快的时候,有随时抽离的勇气,不被道德绑架,不被观点霸凌,不被人身攻击。

章节目录

太傅他人人喊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孟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孟还并收藏太傅他人人喊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