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p
    令,手掌放在他脚背上不动了:“这就让男朋友省心。”
    洗完澡岑燏还想给蒋驭衡来个公主抱,这回蒋驭衡没依他,走回卧室躺好,等他接着“照顾”。
    岑燏本以为这次能从头至尾掌握主动权,谁知坐上去没动多久,就被蒋驭衡反客为主,压在下面干得连声讨饶。
    蒋驭衡被他“玩”了好几个钟头,早就憋不住了,惩罚似地顶着他最敏感的地方,射了三次才罢休。
    做完时岑燏已经瘫在床上起不来了,大腿和小腹不停抽搐,私处红得格外招人。
    蒋驭衡抱他去清洗,他抓着蒋驭衡的左手喊:“我自己来,你别碰水。”
    蒋驭衡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老实趴着,我来。”
    单手清理有点麻烦,但也难不倒蒋驭衡,只是速度慢了些,洗干净时岑燏打了个哈欠,一副快要睡着了样子。
    蒋驭亲他的额头:“抱不动你了,乖,自己走回去。”
    养病养得就像度蜜月,蒋冬吟来探了一回病,笑道:“再也不来看你俩了。”
    趁蒋驭衡在家,岑燏打了几天草稿,终于提出想去集团试着工作。蒋驭衡有些惊讶,没有立即答应,只说要考虑一下。
    之后日子按部就班,岑燏每天带着玉宝去书店巡视一圈,给特警授课之前认真在家理思路。但生活也渐渐变得不大一样——蒋驭衡经常叫他到公司来,无名无分地让他帮忙做些助理的活儿,给他讲手里项目的运营情况,带他去各类商业场合商谈事务。
    他念书时成绩不好,但悟性却相当高——否则当年也不会成为顶尖的特战军人。
    久而久之,蒋驭衡给他说什么,他不仅不再抓瞎,还能给蒋驭衡提出一些合理的建议。
    转眼间,夏天到了。
    蒋驭衡在调走三助后,一直没有再要新的助理。最近二助工作调动,升职去带团队。蒋驭衡只剩一位助理,工作有些安排不过来了。
    人事要为他聘请新的二助,他说这二助既要负责工作,也要负责生活,最好还能兼任保镖。
    HR为难了:“这……”
    他笑了笑,说:“这个职位暂时不要公开竞聘,过两天我让一个人过来应聘,你直接带他来我办公室就行。”
    三天后,蒋驭衡准时出门上班,岑燏换上手工西装,在镜子前照了半天,离家前拍了拍玉宝的脑袋:“爸爸找工作去了,宝贝儿来叫两声,祝爸爸好运。”
    玉宝摇着尾巴将他欢送到门口,“嗷嗷”叫了好几声,不知在说“爸爸加油”还是“爸爸你这丑陋的关系户”。
    11点,约定的时间到了。HR领着岑燏走向蒋驭衡的办公室,敲了敲门:“蒋先生,应聘者来了。”
    蒋驭衡的声音似乎带着笑:“请进。”
    岑燏推门而入,颇有风范地坐在早已准备好的座椅上。
    两人对视了几分钟,唇角的笑意皆越来越深。
    快要绷不住时,岑燏清了清嗓子,看着蒋驭衡的眼道:“我叫岑燏,来应聘您的第二助理。我能协助您工作,还能照顾您的生活,能当司机也能当保镖,最重要的是……”
    剩下的话尚未说出,蒋驭衡已经走了过来,抬起他的下巴,笑着吻了上去。
    他闭上眼,环住恋人的脖子,回以同样的深情。
    最重要的是——
    我会陪着你,惯着你,一辈子。
    (完)
    /p
    /p -

章节目录

被管坏的金丝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初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禾并收藏被管坏的金丝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