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p
    你们了吧?”
    蒋驭衡并不意外,点了点头,却未接话。
    蒋冬吟顿了半分钟才道:“驭衡,有些话本不应由我这个局外人来说,但如果我不说,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会和你说。”
    阳台上有凉风刮过,蒋冬吟的语气却有种为人母的暖意:“小燏是你的爱人,不是你的附属品。”
    蒋驭衡仍旧看着岑燏,没有出声,但眸光渐渐变深。
    “他的身体没有恢复时,你管着他,甚至限制他的人身自由,这无可厚非。”蒋冬吟语速很慢,边说边给蒋驭衡思考的时间,“但最近两年,他已经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上次的体检报告也证明他现在非常健康。驭衡,你俩在一起的事我是第一个知情者,这么些年下来,我知道他对你有多重要,也知道你们经历了那种事后,你有多害怕他再受到伤害。”
    “但是,他也应该有自己的人生。”
    岑燏不知道给小尾巴讲了个什么笑话,小尾巴笑得趴在地上打滚儿,玉宝兴奋地围着两人打转,尾巴摇得看不真切。
    “你应该尝试着,一点一点将本该属于他的自由还给他。”蒋冬吟道:“你们是平等的,小燏才30岁,你们还有很长的人生要走。你想让他继续与社会脱节,关他一辈子?”
    蒋驭衡撑着栏杆,片刻后道:“我愿意关他一辈子,他也愿意……”
    “愿意被你关一辈子?”蒋冬吟摇了摇头:“你还是没有看明白。”
    “嗯?”
    “小燏不是愿意被你关一辈子。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蒋冬吟声音低沉了几分:“一个曾经和你穿着同样军装的人,会甘愿被你关在家里,像金丝雀一样养至终老?”
    蒋驭衡双眉微凝,听见岑燏开怀的笑声。
    蒋冬吟叹了口气:“他不是愿意被你关一辈子,他只是因为爱你,而惯着你,纵容你。”
    “驭衡,大约你认为在你俩的关系中,是你一直惯着他宠着他纵容他。可是当局者迷,姐姐也许看得比你跟清楚——你惯着小燏,小燏又何尝不是惯着你?”
    第18章
    春节天寒,蒋驭衡带着岑燏去南边的海岛度假。私人海滩很安宁,岑燏与蒋驭衡在阳光下做爱,翻滚的情潮比海浪还汹涌,白色的细沙黏在背上,像波光一般闪闪发亮。
    岑燏喜欢躺在岸边吹风晒太阳,懒洋洋地闭着眼。玉宝趴在他身边,尾巴时不时在他腿上扫一下。蒋驭衡拿着小薄毯过来,轻手轻脚搭在他小腹上,他咕噜了两声,眼都没睁开,牵起小薄毯的一边,粗鲁地将玉宝也盖住。
    蒋驭衡勾起唇角,眼里全是温和的宠爱。
    玉宝却非常不自在,一身的皮毛已经够热了,盖上人类的小毛毯纯属受虐,于是扭过头可怜巴巴地望着蒋驭衡,呜呜直叫。蒋驭衡却朝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道:“爸爸睡着了,别吵醒他。”
    玉宝委屈地瞪蒋驭衡,十分不满地趴回去,黑乎乎的嘴巴拱了拱岑燏的手臂,爪子糊在岑燏脸上。
    岑燏一下子就笑了,乐呵呵地坐起来,将小薄毯一收,勾住玉宝的脖子一边挠一边说:“你爹没眼力见儿,爸爸只是闭目养神。”
    蒋驭衡扶住岑燏的小臂,岑燏借力站起,伸了个懒腰。蒋驭衡弯下腰拍掉他腿上的沙,拿过放在一旁的人字拖:“穿上。”
    “不穿。”岑燏伸完懒腰就要走,被蒋驭衡抓了回来,亲自套上拖鞋才放手。
    海边的风暖呼呼的,两人一狗沿着海潮留下的线散步。夕阳将海水染成金色时,岑燏退后几步,忽然来了个冲刺,单腿跳起,往蒋驭衡背上一扑。
    蒋驭衡似乎料到了他有此一举,在他扑上来时微躬起身,双手向后一搂,稳稳地抱住他两条腿。
    岑燏环住蒋驭衡的脖子,惬意地哼了一声。
    从海边到别墅的路不短,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气氛并不尴尬。玉宝在前方引路,跑几步就转过身“嗷嗷”叫两嗓子。
    岑燏靠在蒋驭衡肩上,都快睡着了,忽听蒋驭衡喊自己的名字。
    他撑起来,有些迷糊:“嗯?”
    “市局让你什么时候去给特警上课?”
    岑燏清醒了:“开春之后……不过你不是已经拒绝了吗?”
    又走了一会儿,蒋驭衡说:“你想去就去吧,不过要注意安全,一个月一次,一次三个小时,不能再多,也绝对不能和特警一道出任务,明白吗?”
    岑燏眸光一凝,声音有种遮掩不住的兴奋:“你真让我去?”
    “嗯。”蒋驭衡放慢步子,声音低沉:“高兴吗?”
    岑燏没有回答,两腿往他腰上一夹,几秒后侧过脸,在他耳根狠狠亲了一口。
    成为市局的外聘专家有不少流程需要走,岑燏第一次去特警队授课时已是阳春三月。三个小时很快过去,岑燏教的不多,但全是多年来积累的特战经验,特警们受益匪浅,将他唤作岑老师。
    这称呼够稀奇的,他从市局出来,唇角还勾着笑。
    伤退五年来,终于找回了几分“自己还有用”的感觉。
    路边停着熟悉的车,蒋驭衡放心不下,提前赶来接他。他拉开门坐进去,手立即被捉住。
    蒋驭衡检查得仔细,一双手翻来覆去地看,若不是在车上不好操作,兴许还会立即扒掉他的衣服,看看有没有给磕着碰着了。
    他凑上前去,将蒋驭衡按在椅背上亲吻。
    蒋驭衡扯开他的衣服下摆,揉捏他腰臀,待他亲够了,才磨着他的唇,低声问:“有没有哪里觉得难受?”
    “没有,好得很。”岑燏坐回副驾,拉好安全带:“就你爱瞎操心。”
    说完不等蒋驭衡有所反应,又以拉家常的口吻补充道:“操心不如操我。”
    蒋驭衡心口一软,斜了他一眼,缓缓驶入车流,笑道:“回去就操你。”
    回家之后,蒋驭衡自然要查看他的身体,他脱得一丝不挂,坦然地张开两条腿,等着被蒋驭衡占有。蒋驭衡吻他的小腿,然后高高抬起来,就势挺入那湿润紧致的地方。他呻吟着喊“爸爸”,蒋驭衡却操弄得更厉害。热流倾注在敏感的深处时,他双眼蒙着情欲,看不清恋人灼热而宠溺的眼神。
    蒋驭衡俯身亲吻,舔掉他眼角的生理性泪水,哑声问:“岑哥哥,舒服吗?”
    这句话无须作答,岑燏那失神的表情与浑身情红已是最佳答案。
    天气渐暖,岑燏出门的次数多了起来,虽然还是干什么都必须跟蒋驭衡报备,食物也被严格控制,但起码不用老是被关在家里了。
    他每天都去山今书屋,时不时还端着老板的架子,问一问营业情况。市局那边一个月只用去一次,算不上什么正儿八经的工作,他独自考虑过,生出去自家公
    /p
    /p -

章节目录

被管坏的金丝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初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禾并收藏被管坏的金丝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