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p
    时不时应一声,挂断前说明天晚上回来。岑燏语气未变,眸子却亮了几分:“回来收拾我吗?”
    蒋驭衡低沉的笑声挠着他的耳膜,酥痒从耳根一路向下扩散。放下手机后,他在方向盘上趴了一会儿,想起润滑油好像用完了,回头看见马路对面有一家便利店,就拿了钱包踱步而去。
    买了润滑油和一口袋垃圾食品,准备夜里看球赛时吃。
    小时候经常和蒋驭衡一起熬夜看球,他和零食霸占着蒋驭衡的床,蒋驭衡坐在地毯上。他从头吃到尾,球赛结束倒头就睡,丢下一床一地狼藉给蒋驭衡收拾。
    蒋驭衡对零食没什么兴趣,顶多喝一罐啤酒,不过也不干预他暴饮暴食,偶尔骂两句,也只是因为他将油腻腻的鸭脚板掉在床上。
    那时真好,可以熬夜,还可以吃零食。
    现在干不成这种事了,医生叮嘱一定要注意作息时间,饮食也要尽量清淡,蒋驭衡就禁止他半夜起来开电视,也不准他吃零嘴。
    今儿蒋驭衡不在,且刚好有球赛,岑燏像被爹妈留在家里的调皮孩子,兴致勃勃地想着自己的熬夜计划。
    心情好,拧着口袋过马路时甚至哼起了不着调的歌儿。
    歌声被女人的尖叫打断,两个黑影飞速从眼前冲过,后面跟着一个惊慌失措的姑娘。
    “站住!我的包!”
    年底了,繁华的闹市街区上演着抢劫大片。路人或好奇或冷漠地引颈而望,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有人随手拨了110。
    唯一冲出去的是一个穿着长款大衣的高个男人,长腿如风,衣摆翻飞,只是他扔在路边的购物袋有些煞风景,一堆薯片辣条牛肉干里,赫然滑出一盒显眼的润滑油。
    岑燏速度极快,两个窃贼慌不择路冲入车流,逼停了长长的车龙。岑燏毫不含糊,身形在车辆中翻越,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去,甚至是不慌不忙,游刃有余的。几声尖锐的刹车声后,窃贼钻入一条阴暗的小巷。岑燏跟了进去,将二人堵在拐墙里,伸出右手,气息平稳道:“包拿来。”
    窃贼双双挥出匕首。岑燏眼神一深,唇角微扬,不退反进,在一名窃贼举刀横冲而来的瞬间提肘,既准又狠地砸向对方面门,接着另一只手扣住窃贼手腕,一声闷响后,只见这人抓着脱臼的手腕,惨叫着倒在地上。
    收拾另一名窃贼也没花什么工夫,岑燏拿了包,等警察到了,才原路返回。
    失主接连道歉,他笑了笑,蹲在地上将零食捡进口袋,拿起润滑油掂了掂,返回便利店买了盒新的。
    直到回到家,他才发现大衣的衣袖被划破了,贴身的衬衣上沾着一些血迹。
    “操!”他只得再次出门,先去医院消毒包扎,再去派出所要来凶器检查。小小的刀伤倒无所谓,只怕刀不干净。
    好在窃贼没他想象中那么复杂,刀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对着镜子看上臂的小伤口,他也觉得有点滑稽,之后又觉得挺无奈。
    已经没有在特种部队时的身手了——否则也不会冷不丁被窃贼划一刀,但头脑里还保持着特种兵的警惕,总觉得一旦是刀,刃上就必定抹着不好的东西。
    岂知靠抢劫老弱妇孺过年的窃贼,其实没那么多心思。
    伤口不深,隔天就能结痂。岑燏看了一会儿,瞳孔微敛,自语道:“糟了。”
    明天蒋驭衡就回来了,若看到这个伤口……
    岑燏翻了个白眼,在大马路上追贼时心跳都没怎么加快,这会儿倒噗通噗通乱跳不停。
    伤在那么明显的地方,蒋驭衡肯定会发现。
    岑燏皱着鼻子,连看球赛的心情都没有了。
    更糟的是第二天早上,他下床时发现腰酸腿也痛。太久没骑过马,肌肉集体抗议。他忍着痛挪了几步,一想晚上蒋驭衡要回来收拾他,脑子就飞快转了起来。
    蒋驭衡傍晚就回来了,岑燏穿着手工西装迎上去,热情得很,将恋人抵在墙上亲吻。接着往下滑去,解开蒋驭衡的皮带,咬着裤链往下拉,隔着内裤迫不及待地吻上去。
    蒋驭衡托着他的后颈:“怎么这么急?”
    他没说话,以热烈的亲吻与舔舐回应。蒋驭衡的性器在他嘴里勃起,坚硬抵在他口腔的柔软中,他闭上眼,睫毛轻轻颤抖,舌头勾着茎身,卖力吞咽,不久津液顺着唇角淌出,映衬着他喉咙发出的闷哼。
    压在后颈的手突然用力,蒋驭衡强迫他吐出来。他仰头看着蒋驭衡,双手扯着对方的西裤:“衡哥,给我。”
    蒋驭衡将他拉起来,他唇角抖了一下,神情有一瞬的不自然。
    肌肉酸痛了一天,不给他面子,现在好像更酸了。
    他腻在蒋驭衡身上,右手拽着蒋驭衡的领带,眉眼一弯,十足的诱人:“我现在就要做,穿着西装和你做,骑在你身上和你做。”
    只有这样,才能自然地隐藏住手臂上的伤口,也不至于在被抬起腿拉到筋时,痛得面相狰狞。
    蒋驭衡那么不讲理,他可不想被发现去马场撒过欢,还被人划了一刀。
    蒋驭衡会生气的。
    两人近得气息可触,蒋驭衡将他西装里的衬衣扯起来,手从下方探入,在他的腹肌与腰背游走。
    做了亏心事,难免紧张,岑燏浑身肌肉绷得死紧,自己却没意识到。
    忽然,蒋驭衡在他尾椎按了一把,低声命令道:“把这身衣服给我脱了。”
    他一愣,连忙说:“情趣懂不懂?我就要穿着西装做。”
    “你是想穿着西装做,还是用西装当着不愿让我看到的东西?”蒋驭衡声线一冷,“脱了,别让我动手。”
    第05章
    前些年密集接受治疗时,岑燏在部队里练出的腹肌成了软软的小肚腩,体重也跟着增加,蒋驭衡有时捏他肚子和手臂上的软肉,笑他是个胖子。
    他那会儿行动不太方便,虽然能走路,但多数时候坐在轮椅上。蒋驭衡抱他起来,手臂爆出青筋,有些吃力。他环着蒋驭衡的脖子说:“我可以自己走。”
    蒋驭衡低头亲他的鼻尖:“没事儿,我再抱抱。不然以后想抱都抱不成了。”
    “啊?为什么?”
    “照你长膘的趋势,过阵子成了巨型膘王,我再想抱你就得去装两条钢铁手臂了。”
    后来岑燏身子慢慢好起来,锻炼成了每天最重要的功课,如今力量与身手虽不如当年,但好歹身材恢复了,宽肩窄腰,腹肌整齐漂亮,人鱼线利落如刀,两腿紧实修长,除了那些不太容易消去的疤痕,他的身体堪称性感而完美。
    美人靠骨也靠皮,岑燏肤白,多年风里来雨里去也没晒黑,那些伤痕落在他身上,竟不显得可怖,倒添了几分男人味。
    现下,他脱下西装,衬衣也解开了纽扣,下身一丝不挂
    /p
    /p -

章节目录

被管坏的金丝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初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禾并收藏被管坏的金丝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