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孜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在心里把孙瑞言问候了百八十遍,就是个实打实地纨绔公子哥。
    其实孙瑞言不过就是在顾念孜这里受到了打击,拉着他的大怨种叶君去酒吧买醉去了。
    等他喝个烂醉之后叶君怕丢人,赶紧连拖带拽的把他拖回公寓还怕他神智不清做些出格的事儿,精准预判的提前把他手机关了机。
    果然,孙瑞言一回到公寓就掏出手机,在手机上按了几下就凑到耳边自顾自地开始喊,开始哭。
    一点也没发现手机早已关机,手机的另一边也没有他想的那个人,一切都是他一个人在自导自演,自我安慰。
    一天的时间下来,顾念孜早已冷静许多,他想找孙瑞言说清楚,想告诉他,想让他一直喜欢自己,不想他喜欢别人。
    他掏出手机看着安安静静地躺在通讯录里的那个号码,心里摇摆不定迟迟没有按下拨出键。
    作者有话要说:
    两个都是一见钟情,但是顾有点迟钝,发现的晚,然后他其实很不自信,特别是在知道孙很耀眼的时候就更加不自信了,他以前也没喜欢过人,所以更迟钝了。
    然后现在这个时间点是他们刚上大学也不过是刚成年,哪里懂那么多纯情的要死。
    然后就是,前面作话说过,他们发展是比较快的,其实也算是细水长流,但是我没细写,就节奏加快了,图一乐呵毕竟正文里是在一起好多年了的。
    ————分割线
    孙瑞言:一觉醒来,媳妇又跑了。
    顾念孜:不行,赶紧跑,不然我真弯了。
    叶君:我就是怨种,小丑竟是我自己,没有感情的工具人。。

章节目录

缘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瑰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瑰海并收藏缘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