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嘉云没想到在京城逛个超市都会被玩家给认出来,《谕》最近话题度的确非常高,与其他游戏不太一样,一般游戏前几天是流水最高的时候, 但《谕》是一天更比一天高,现在正值春节活动启动,每天都在创造新纪录,用实力诠释了什么“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
    在ipad上签下“吃土”和“没钱”,法嘉云觉得必须改名刻不容缓了。
    所以说她当时为什么不取个“暴富”之类的啊!!!
    签完名女孩又跟她滔滔不绝地一同表白。等女孩离开后,法嘉云转头看向纪宴,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是不是以后出门最好带个口罩什么的挡挡脸啊?”
    不是她自吹自擂,由于覃欢之前搞出的那档子事,法嘉云的照片在网络上都满天飞了,小葱游戏制作组辨识度最高的人就是她。
    挑选完东西回到家,纪宴又出门了。
    直到很晚才回家。
    法嘉云没有问他去了哪里,但在临睡前纪宴帮她涂身体乳的时候,她发现纪宴手上多了一道新鲜的伤口。
    法嘉云盯着那道挺深的小口子:“诶!你的手怎么回事?”
    纪宴淡淡瞥了眼:“不小心划到的。”
    法嘉云:“……”这个角度,很难相信是不小心。
    不过她也没太在意,涂完身体乳反过来帮纪宴处理好伤口,老妈子般操心地念叨了两句,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第二天纪宴又是早出晚归。
    一起床发现身旁空了的法嘉云:“???”
    微信发了句询问“你去哪了”,等了好几分钟也没见回复。她放下手机,在院子里玩起长板。
    很晚,纪宴终于回来。
    饶是再迟钝,法嘉云也觉察出不对来了。她一脚踩在长板上,叉腰微微仰头看着纪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今天去哪里了?”
    纪宴走上来,伸手抱住了她。
    京城昨夜下了一场大雪,气温骤降许多,温暖的怀抱使得这份天寒地冻稍稍融化些许。
    法嘉云下意识要反手搂上去,手臂都抬起来了倏然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质问,连忙又压下去,推他,警告道:“回答我的问题,休想犯规!”
    然而男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法嘉云使上了拧煤气罐的力气都没能推动他。纪宴俯身把脸埋在她颈窝,炙热的呼吸落在她锁骨上,引起一片战栗。
    他声音低浅:“明天。”
    法嘉云:“嗯?”
    纪宴:“明天你就知道了。”
    大年初六,纪宴又双叒叕在她还没睡醒前就出了门。
    法嘉云心不在焉,脑子里想的全是纪宴今天要给她点什么样的惊喜。今天四合院里来了两位客人,是一对看起来很恩爱的夫妻。
    法嘉云是去厨房觅食的时候不小心和他们打了个照面,陌生而礼貌地打了招呼后。刚准备离开,便看见了旁边的宁萏。
    她穿着旗袍,站在雪中犹如一支傲骨铮铮的梅。她目光似乎是凝固住了一般,法嘉云好奇地循着看了下,发现宁萏是在看女人手上的钻戒。
    等到纪宴晚上回来,法嘉云把这件事跟他分享了一遍。
    听罢纪宴掀了下眼皮:“你想要钻戒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法嘉云说,“我是说你小姨盯着那个女人的钻戒看!重点是你小姨不是那个钻戒!”
    纪宴轻轻嗯了声。
    他在法嘉云身侧坐下,法嘉云发现他手上的伤明显变多了,注意力立刻从宁萏转到了纪宴的伤口上:“你手上的伤口怎么搞的?现在总能告诉我了吧。”
    话音落下,纪宴拿出了一个盒子。
    是个非常精致的实木盒子,上面的雕刻花纹栩栩如生,木料一看就昂贵极了。
    法嘉云好奇地伸手拨开锁扣,翻盖一掀,露出里边的内容物——
    她怔住了。
    橘红调的光辉从盒子里透出来,古典风格和科技感碰撞出十分赛博朋克的场面。这个东西法嘉云熟悉,是之前在夏兮餐馆中看见过的辉光管钟,只不过这个比她那个要更精致。
    当时纪宴就说过她要是喜欢可以给她做一个,只不过没两天法嘉云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没想纪宴居然一直记着。
    但比起辉光管钟,里面还有一个东西更耀眼。
    一枚戒指。
    一枚不太精致、镶嵌着一颗很大很大的鸽血红钻石的戒指。
    法嘉云小心翼翼地触碰了一下,“这个……也是你自己做的吗?”
    “嗯。”纪宴垂下眸子,将戒指拿出

章节目录

拿来吧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悠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怡并收藏拿来吧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