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宴烦躁地抽烟。
    他真忍不了,喜不喜欢,爱不爱,承不承认的,他都不能免于对郑岚身体的沦.陷。
    而那人却仿佛睡熟了,半天没有动静。
    裴宴一根烟都快抽尽,郑岚才懒洋洋地挑眼望他。还有吗?
    没了,就一根。
    声音一个赛一个的哑。
    视线像黏糊的糖一样相互缠着,那根烟的余烬仍旧散发着清浅的木香。
    裴宴手指一抖,正要起身,听见郑岚问他:上次酒店里,我有一根红色的绳子不见了,有没有落在你那里?
    裴宴神色微动,两步走到郑岚身侧,埋下身子,鼻尖抵着他的脸颊,嘴唇一启一合。
    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v//b有实物抽奖,送给大家的,祝大家中秋快乐
    第40章 你脚上戴了什么
    实际上酒店的电话是今天早上打来的。
    第一次被助理接到,助理不敢确认,又转给裴宴。
    酒店说是在房间里捡到一根带子,问是不是他落下的东西。
    裴宴随口就说不是,又转念想到那日郑岚被他摁在床间,多问了一句:在哪里捡到的?
    被子里,一根红色的带子,看起来有点旧了。工作人员回答。
    裴宴是他们酒店的高级客人,只要在这边出差都会在他们那里订房,因此所有东西他们都会查清楚。
    对于这条带子,裴宴实在没什么印象,便让酒店的人拍张照片发过来。
    看完图,他确认不是自己的,但脑海里隐隐约约,觉得它熟悉,还是让酒店帮忙快递过来。
    几天忙工作,他没想起来,今日听郑岚问起,他又俯身看这个白成瓷儿的男生。
    问他有没有看见那样东西时,眼皮都在微微颤抖。
    该说是还是不是,裴宴忽然不确定了。
    照片上那根带子又红又旧,裴宴却只想象着它绑在郑岚手腕上的模样。
    那么软的手,总是没骨头一般搭在他的肩膀上,拿绳子一套估计就能勒红了,再轻轻晃动起来,没声没息地擦过皮肤。
    裴宴的目光变得直白,郑岚眼熟这样的神色,不由得缩了缩身子。
    膝盖太高,脚趾抓着床单蜷缩起来,裴宴往那脚踝上一按,却忽然抬起身。
    你脚上戴了什么?
    他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条玫瑰金的金属链子,很细,按在掌心里几乎没感觉。
    郑岚骤然脸红,一拍裴宴的手,人在床间盘腿坐好,又胡乱地理了理衣服,一边往更衣室里走一边嘀咕:我要走了
    裴宴望着他窈窕的背影,那宽松的衣服在他身上套着,衣摆摇曳,扫在纤细小腿上,再往下是那截儿脚踝。
    略松的链子垂下来一些,仿佛能听到细碎的声音,像寺院里的铜钟,昭示裴宴当下心中的孽念。
    他却对此毫无知觉。
    这是郑岚欠他的。
    郑岚走时刻意将脊背挺得很直,脚下步伐却格外虚浮。
    一半是疼的,一半是如芒在背。
    终于撑到关上了更衣室的门,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一人,郑岚才终于缓下气来。
    身边堆了自己的衣服,郑岚不太认真地脱了袍子,一样一样换上。
    穿到袜子时,他才挑眼,走神地盯着脚链。
    他很冲动地就买下了它,放在展示的柜台里,那么多灯光聚集在它身上。
    链子上没有一粒钻石,却闪闪发光。
    脚踝大概是郑岚身上,除了刺青之外裴宴最喜欢的地方。
    郑岚把手覆盖在上面,连着单薄的骨块一起。他的手掌没有裴宴的大,也不似他那般滚烫,近千个日日夜夜,他早已明白裴宴的不可替代,却还是没有释怀。
    衣服换了许久,等郑岚出了房间,按摩室里一个人也没有。
    他收拾好东西,给陈嘉言发了一条道别的信息便独自走了。
    喝了酒,叫代驾又花了些时间,等郑岚回到柏皓家里已过凌晨。柏皓还没睡,端着电脑坐在客厅沙发上,洗过澡也换了睡衣,应该是在等他。
    见人回来了,柏皓才放了心,问:怎么这么晚?
    郑岚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累得靠在沙发上。
    吃完又去做了按摩。
    啧,真有意思。柏皓关了电脑放在他的膝盖上,手指抵着下巴。
    怎么样啊剧组里?那些导演、演员,扛摄像机的,有意思吗?
    想知道这个?郑岚挑眉,可能有意思吧。
    什么叫可能有意思?柏皓笑道。
    我最早去,最早走,都没怎么看过,郑岚诚实地回答,我连台词都没有,就一个五秒的镜头,已经够头疼了。
    怎么了?我们无所不能的郑医生,做个表情都不行吗?
    郑岚用手肘抵他一下,你就知道笑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平时什么样子
    行吧。柏皓耸了耸肩膀,忽然坐直身体。他话没说完,却犹犹豫豫的。
    郑岚心里其实也在笑,什么剧组好不好玩,什么他会不会演戏,柏皓能关心这些?
    郑岚一下站起来,佯装要走的样子,说:今天真累了,早点休息。
    一步没迈出去,柏皓叫住他:欸!
    行,就你知道拿捏我,柏皓赌气道,我关心错了呗?
    眼见要生气了,郑岚坐回来,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想问什么?
    问什么问,柏皓干脆不说了,问了也没用,我还不知道你?
    郑岚嗯了声算作默认。
    你太奇怪了郑岚,柏皓第一次对他表现出不理解的眼神,你明明不开心,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你明明知道去那里会遇到谁,你为什么还要去?去就去,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去了,可是来来回回这么多次了,我怎么看不明白你想干什么?
    郑岚垂着头,手指搭在沙发上,嘴抿成一条直线。
    对不起,柏皓一拍他的肩膀,我相信你能想清楚,想清楚了,做什么兄弟都支持你。
    我就是害怕没有那一天郑岚自语着。
    在柏皓看来,这是多简单一个问题啊。
    喜欢,或者不喜欢。
    舍得,或者不舍得。
    当一个人对这些事情犹豫,不正好说明了本身的态度吗?
    他没想到郑岚不是在意这个。
    他还想着他,忘不了,放不下,不需要思考。
    可是不能碰,不能想,不能说,这才是症结。
    郑岚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前两年是他不想过去,重遇裴宴,他在想的是怎么过去。
    怎么过去呢?
    郑岚睡觉时蜷缩着身体,这是他最近才养成的习惯。
    红色绳子弄丢了,手上不缠着那点东西,郑岚花了很长时间才逐渐适应着脚链睡着。
    他会想着裴宴,他的温度,他的手指,想到浑身发颤,忍不住缩起来,手搭在脚踝那处。
    然后慢慢习惯新的寄托。
    第二天去上班,一早主任便晃悠着进了他的办公室。手上端着他泡的茶,还给郑岚也准备了一杯。
    昨天怎么样?顺利吗?主任满脸笑容地问。
    还算顺利吧,郑岚说完,又一想,话锋一转,我那儿卡了挺久的,不太好意思。
    没事儿,主任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很正常,你是第一次嘛,哎哟,我那儿子要是能有你一半优秀,我都不用年纪这么大还整天发愁了。
    主任的儿子不是医学生,是文学生,当初选专业就将他气得不行,这事儿凡是与他熟的医生都知道,不算什么秘密。
    郑岚安慰的客套话还没说出口,主任也尚且有抱怨没讲完,外面热热闹闹又来人。
    原来是那要结婚的小护士,过来提醒他们:我的婚宴就在这个周末,郑医生和主任记得来啊。
    当然。郑岚说,他坐下来,手在右边柜子里摸了下。
    要送给小护士的礼物盒子就放在这儿,是早上他放好的。
    小护士一走,主任又不免念叨,你看看人家小张,比你小多少,这婚都结了,你怎么连点儿动静都没有?我看之前那个女医生就挺不错,人也漂亮,学历也和你差不多,要不你
    郑岚笑着,起身将主任往外推,主任,马上要上班了
    行行行,主任喃喃道,你们年轻人都主意大。
    很不凑巧的是,万寒说的暖房宴,也恰好在那一天。
    听郑岚在电话那头卡了声音,万寒便心道不好,问:你那天有事吗?
    嗯,之前我让你帮我选礼物,那个小姑娘就是那天结婚,我得去。
    万寒也挺无奈的,只好笑道:看来算得比较准,那天是黄道吉日。
    郑岚又一思忖,实在不想万寒觉得遗憾,说:婚宴应该只用吃中午那一顿吧,我晚上再过来,可以吗?
    真的吗?那这样也行,万寒琢磨地更细了些,你肯定要喝喜酒的吧?那你那边结束就给我打电话,我让人来接你。
    好。郑岚应下来。
    万寒却还没挂电话,郑岚反而想笑了。
    自从他和裴宴散了席,周围的朋友在他面前提到他总是这幅模样。
    还想说什么吗?郑岚主动问。
    我们还邀请了裴宴,是向从扬的主意,你知道当初我们俩认识也是因为万寒越说越觉得为难,那不然算了,向从扬说了也不作数,要是你不喜欢
    他才是客人,怎么还为难上主人了呢?
    郑岚连说不用,哭笑不得,我们只是分手了,不是结仇了。
    再说他私心重得不能让别人发现
    我只是希望你在我这儿别为难自己。万寒道。
    没事的,没有为难。
    婚宴那天,郑岚和几个同事一起到得很早。
    酒店里很热闹,宾客们穿着比平时华丽的服装,在草坪间穿梭。
    进门时便已见过新娘,郑岚把挑的礼物拿出来,还随了一个红包。
    这个小护士在工作上一直与他合作,这些年也多亏了她。
    小护士很惊喜,没想到郑岚竟然还特意为她选了礼物。
    她当面打开,一个盒子里头放了两根手链,情侣款,好漂亮。
    谢谢你郑医生新娘感动得快掉眼泪,郑岚赶紧制止住。
    今天你要开开心心,祝你们百年好合。
    说起来这是郑岚人生里第一回 看婚礼仪式,流程和他印象里差不离,现场的气氛却超出了他的想象。
    从父亲将女儿的手交到男方手中,那小护士就开始哭了。
    她平常挺坚强的,被病人刁难了,被医生责怪了都没软弱过,如今穿着美丽的纱裙,成了很漂亮的样子,却落了满面泪。
    反观父亲那方,大概他一辈子没在大庭广众之下流过眼泪。
    午宴开始,新娘换了方便的服装,与新郎一起挨桌敬酒,郑岚喝了一杯,坐下来,又被一桌子同事灌了点儿,一顿饭吃得天昏地暗。
    结束之后郑岚又单独去和小护士打了招呼,才出了酒店,冷风一吹,他又清醒了一些。
    正要给万寒打电话,他先接了一个,没注意看号码,接起就听见熟悉的声音。
    在哪里?我接你。
    郑岚心脏一紧,好像时间在这一刻穿梭回那个校园。
    说话。
    裴宴轻轻咬了两个字。
    我在酒店门口,维尔希。
    郑岚话音落下,裴宴那头便挂了电话。
    他恍恍惚惚等着人,本来就不大清醒,这下更觉难以相信。
    万寒的新家离此处甚远,裴宴竟然还愿意开着车来接他的吗?
    又一阵寒风刮过,他缩了缩身子,退到酒店内,在沙发上坐下来,却一直偏头望着窗外。
    他对裴宴的车并不熟悉,何况他车很多,总也是不同的。
    郑岚的身体在柔软的沙发上逐渐下陷,酒后温度慢慢上涨,烧到脑子上。
    有同事也结束了午餐走出来,笑着问他干嘛呢,郑岚就说等人。
    声音和笑容都和煦如春风,让人不得不去想等的这人是谁。
    郑医生也没听说有对象啊?
    同事正想缠着问,酒店外忽然停了辆车。
    门口大马路,停车本来没什么好稀奇的,稀奇的是一群工作人员匆匆忙忙就迎上去了,仿佛里面坐的不是什么客人,而是下来检查的领导。
    还想和郑岚讨论下这人的来头,同事一回身,人呢?
    再一看,郑岚也跑出去了,围在车边的工作人员为他让开一条路,郑岚拉开副驾驶的门跳了进去。
    那车大庭广众之下竟停了有段时间,才开走了。
    为什么要停?
    郑岚跳上来,安全带栓了便盯着裴宴看。
    他喝了酒,带了一身的味道,面上酡红,偏那两只眼睛像栗子一样大大的,闪着光,又不是要落泪。
    多半人不清醒了。
    裴宴问他是要做什么,他醉了,不答,还以为是在梦里,就做些想做的事。手探过去抓住裴宴的手,把五指挤进他的指缝里,拉起来,借着日光细细地看。
    裴宴知道他醉了,他的手掌又红又热,两人不像在车里,倒像倒在床上,事后温存,郑岚也爱这样的占有。
    可是一个是醉了,一个是趁着醉了。裴宴低头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很想今天无论如何将郑岚弄醒,问他你是不是还想着我,说咱俩做吧但不分手,要不要告诉我当年是为什么。
    很快郑岚手指松了,裴宴抬眼看他,见他歪着脑袋,枕在座椅上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v//b有实体抽奖,抽两只布鸭子,再说一次!
    谢谢大家的中秋祝福,都收到了,你们可真是我滴大宝贝呀
    感谢在2021092011:09:24~2021092021:26: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章节目录

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苦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苦司并收藏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