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算?郑岚稍微想了想,筷子在汤里轻轻搅着,答应得很草率,不够负责任,这就算我欠他的吧。
    但裴宴不以为然,两个人的事情,一个人决定不了的。
    这个说法也还有道理,郑岚没反驳,可是也不再往这个方向提了。
    没必要和他纠缠了,反正买东西的时候钱是他花的,现在还给他,我没有太亏。
    第一句话我认同,后面就算了。勺子磕在碗沿上,裴宴说:那天人太多,我没接着往下问,你到底为什么和阮驰轩在一起?
    郑岚手指一顿。
    你自己说的愿赌服输,你回答得太敷衍,提问的人不满意。
    那好吧。郑岚放了碗,明明是微笑地看着裴宴,裴宴却觉得他有些难受。
    我的爸爸妈妈不能接受我喜欢男生,郑岚紧张的时候无意识咬了下嘴皮,当时我和他们闹得很僵,但是阮驰轩对我很好,他说他不想被逼着相亲,想追我,我就我就误会了,我以为我也是喜欢他想依赖他的。
    我出柜很突然,是妈妈在家里翻到有个学弟写给我的情书,里面有一些挺明显的用词,她问我是不是有男生喜欢我,还要去和人家家长闹,我就说了。
    那天郑岚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就看见宋美清手里捏着一张信纸,而那张纸他很熟悉,是他前一天晚上才看过的,来自一个学弟的表白。
    当时郑岚脑子很空,无知觉地走进去,像是从很高的悬崖上跌落下来,皮肤被母亲的眼神刮得生疼。
    有男生喜欢你?宋美清抖着手里的信纸,尖锐地看向郑岚。
    你听我解释
    我不需要你解释!你就跟我说一句话就好了,宋美清强势地将纸摁在郑岚胸口,你不是同.性.恋,就说这句话!
    妈妈
    你别叫我妈!宋美清一巴掌扇在郑岚的脸颊上,我要去学校找你们辅导员,我倒是要看看是谁家的孩子想来带坏你!
    郑岚被一把推开,脊背弯得像一棵枯树,我就是喜欢男生。
    第15章 摩托
    郑岚的语气不算很沉,但裴宴知道他状态不好。
    很抱歉,裴宴把手掌放在郑岚头顶,缓缓地揉了揉,我不知道是这样的。
    郑岚摇了摇头,害怕裴宴会自责,于是扬着脸看他,勉强地笑了一下,已经过去了。
    别笑了,裴宴捏捏他的脸,皱着眉,还笑得出来呢。
    那要怎么样啊?郑岚也是头一次见这么劝人的。
    难受就有点儿难受的样子。裴宴勾了把他的下巴。
    他这么说完之后,郑岚很长地哦了一声,慢慢低下头。
    酒没喝,他人也没困,清醒着,却跟一个认识几个月的人委屈上了。
    从知道自己喜欢男生开始,郑岚就挺委屈的,他知道这个世界上太多人的大多数人不能接受小众人,可是他没做错什么。
    dy问的,你听到了,去玩吗?正好散散心。裴宴问。
    只要不是散散命,郑岚抬起头来,很正经地说,那我就可以。
    他把裴宴逗笑了,裴宴靠着椅子,一只手在桌上点着,看得郑岚快要脸红时,才凑上去小声地说:你怎么这么可爱?
    郑岚人傻了傻,裴宴故意低着声音,嗓子又哑,听得他血直往头顶冲,还只能憋着。
    后半截儿吃得他魂不守舍的,等裴宴站起来收拾东西时,郑岚才想起要问:车是几个轮子的?
    裴宴没反应过来,郑岚解释了下自己的意思:两个还是四个啊?
    裴宴笑得碟子都快摔了,郑岚还茫然地抓抓脑袋,有这么好笑吗?
    车是两个轮子的车。
    那天临到要走了裴宴才告诉他。
    因为已经到冬天了,气温接近零度,裴宴特意叮嘱他要穿厚一些。
    玩了摩托,那群人还要上山泡温泉,裴宴问郑岚要不要去,郑岚想既然都去了,就一起跟着玩儿吧,同意了。
    于是他把自己要带的东西收拾进了一个双肩包,衣服穿的是厚夹克。
    走的那天下午裴宴来接他,说让他先到校门口。
    郑岚没见过裴宴的车,出了校门看了一圈儿,见到他竟然只穿了件卫衣,戴了顶黑色鸭舌帽,又拿卫衣帽子兜在外面,靠着一辆迈凯伦,低头抽烟。
    裴宴没有马上看到他,他一只手夹烟,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在看,姿势很随意。
    郑岚从校门口走到马路边,就已经看到三四个女生在拍他了。
    不冷吗?郑岚问。
    裴宴抬起头,笑了下,出来等你,我外套在车里。
    那快上车吧。郑岚催他,推着他的肩膀走,在裴宴身边站一秒钟,郑岚都觉得自己快被旁边人的眼神盯穿了。
    走到车尾,裴宴回身握着他的小臂将人推过去,捏着烟的手拿得很远,说:你上副驾。
    裴宴去路边的垃圾桶旁灭烟,郑岚先上车,系好安全带又确认了几遍,裴宴只好和他保证:我不超速。
    不是说两个轮子的吗?郑岚问,又、又换了?
    还是两个轮子。裴宴勾了勾唇角,油门一踩便轰出去了。
    跑车的音浪撕开一条马路,街景往身后飞,郑岚过了一会儿才适应了这个速度,逐渐放松下来。
    今天天气很好,甚至有暖融融的太阳,天空和洗过一样干净湛蓝。
    车出了城市,两边的楼房减少,变成了大片大片的草地和村庄。
    最后他们在一处庄园停下。
    郑岚背着包下了车,他只开了一条窗缝,头发仍然被吹得乱七八糟,郑岚用手压也压不住。
    裴宴把车钥匙扔给了泊车小哥,手里拎着自己的外套,走过来摁了一把郑岚的头发,说:没事儿,帅着呢。
    大厅里站了一群人,男生女生都有,和他们年纪相仿。
    两人一走进去,就有人喊:Cyril?
    裴宴揽了下郑岚的肩膀,才上前去和他们打招呼,挨个儿叫了那些人的名字,有的握手有的拥抱。
    其中还有向从扬,他看到郑岚,露出很惊讶的表情,握着他的手一个劲地摇,难以置信地说:裴宴竟然把你带来了,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郑岚的手被他捏得不舒服,但也不好意思挣开,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很高兴,就是说今天裴宴怎么说什么都不愿意让我坐他车,原来是带你来,向从扬用手肘碰了碰裴宴,那我原谅你了。
    裴宴这时才回过头,轻啧一声,拉着郑岚的手腕,对向从扬说:手拿开。
    得得得!向从扬马上举起双手站远了,我唐突了。
    dy拿着一堆房卡走过来,先问郑岚:你和Cyril一起住,可以吗?
    好啊。郑岚接过了房卡。
    等大家都分好了房间往楼上走的时候,裴宴才自然地松了郑岚的手。
    郑岚觉得他好像挺喜欢捏人手腕这处的。
    房间就是普通双人间,两张床挨着,中间隔了一小条缝。
    旁边是扇窗子,一望出去就是漫山遍野的深绿色。
    郑岚背着包站那儿看,裴宴走过来,手撑在他旁边,问:想住里面还是外面?
    那我靠窗吧。郑岚不客气地选了。
    也行,裴宴往下看了一眼,靠窗暖气片,晚上不冷。
    说到冷不冷的事情,郑岚还真觉得裴宴有点厉害。
    他手里那件外套也不厚,怎么就这么能扛?
    郑岚随口说了句,我穿成你那样我得冻死。
    裴宴看了他一会儿,好像想到别的事情了,最后只说:我体热。
    天黑得很快,等大家收拾好东西下楼,路灯都亮起来了。
    绕到庄园后院,郑岚才看到一大排的摩托,个个儿颜色张狂,张牙舞爪的。
    你能看出来哪个是我的吗?裴宴问他。
    嗯郑岚扫了一圈,指了个黑色,这个?
    那不是我的,那是dy的。
    啊?郑岚吃了一惊。
    再猜。裴宴抱着手。
    那郑岚忽然有了新思路,难不成那个粉色的?
    你是不是逗我呢?裴宴抬起胳膊压在他的肩膀上,手随意地垂着,那是向从扬的,我现在怀疑我在你那儿到底什么形象啊?
    那我第一个就猜的纯黑色啊。郑岚小声嘀咕。
    那边儿,最炸那个。裴宴指过去。
    郑岚顺着他的手看,的确有一辆尤其显眼的车。
    浑身镀了彩色的膜,从不同的角度看过去都是不一样的颜色和光泽。
    真挺好看的,郑岚真诚地点了点头,这车越看越像你的。
    敢坐吗?裴宴笑着问,晚上敢坐吗?
    有什么不敢的?你敢开我就敢坐。虽然郑岚不怎么玩这些,但不代表他胆子小。
    这话听起来,好像我才是不敢的人,裴宴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你想坐可以,但是我不会带着你去跟他们比赛。
    裴宴抬手看了眼表,说:还有四十几分钟那群人就要来了,上车吗?
    现在吗?郑岚怔了下。
    现在。裴宴说完就拉着他往车那边奔去。
    庄园的人拎着两个大头盔跑过来,都是纯黑色的,裴宴拿了一顶给他扣头上,问:会戴吗?
    郑岚摸到两边的带子,摇了摇头。
    裴宴把手里自己那顶先放在座椅上,从他手里接过带子,给他调好了松紧,再一扣,挡风镜往下盖,就弄好了。
    整个脑袋都被严密地包裹住,郑岚第一感觉并没有特别好,甚至晕乎乎的,还得裴宴牵一牵才能找着怎么上车。
    不是胆子大得很吗?裴宴笑他。
    郑岚也觉得自己丢脸,干脆不说话了。
    等会儿必须抱着我,裴宴带着他的手往自己腰上放,别矫情上了,这事儿不能开玩笑。
    他语气淡淡的,听起来很正经。
    知道了。郑岚一边说一边搂紧裴宴。
    不但是搂紧,还带抓的。
    裴宴穿的衣服不多,郑岚一用力就握到底了。他腰侧肌肉紧实,像覆住温热的石块。
    抓好了。裴宴偏头说了一声,下一秒,车子像一支箭飞了出去。
    第16章 碰了下鼻尖
    郑岚埋着头,脚下路的斑纹变成一条一条很细的线,织布一样密密麻麻地唰唰穿走,风打在头盔上,声音嗡嗡的,郑岚的心脏差不多和引擎一样响。
    抬头啊宝贝!裴宴大喊一声,郑岚听了个勉勉强强,手指拽着他腰侧的衣料,才一点一点抬起头来。
    路灯沿着弯曲的山道错落有致,两边只有看不清楚的黑,仿佛就是悬崖,身下的摩托其实是一艘能穿越星河的船,而他们站在船头,手上只有一把栏杆。
    裴宴再次轰了油门,郑岚的身体往前扑倒。
    思维早就跟着风吹散了,郑岚脑子里现在除了这漫天遍野眼花缭乱的景色,什么也装不下。
    果然男人是没办法拒绝速度的,荷尔蒙在一瞬间暴涨,郑岚能感受到裴宴贲发的肌肉力量,而他除了身前的裴宴,这一刻一无所有。
    连续过了几个弯道,速度才慢慢降了下来,周围安静极了,郑岚呼吸声很大,心跳没能平静,跟一面鼓似的响个不停。
    好玩吗?裴宴很大声地问他,刺激吗喜欢吗?
    喜欢!郑岚也对着天空大喊,他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回声,忍不住笑得直喘。
    突然开始下坡,郑岚往裴宴背上砸,头盔在他骨头上撞了一下。
    撞到没?对不起啊。郑岚想给裴宴揉揉,又没有可以松开的手。
    没事儿。裴宴说。
    没骑多久,他们又回到了庄园的后花园,裴宴等郑岚从车上下来,才把车停好了。
    郑岚一边费劲地解着头盔一边往里走,等裴宴追上来,他们已经进了屋,里面是一条很长的狭窄的走廊。
    我来,别弄着自己了裴宴脱了手套,一只手托着头盔,一只手打开扣的位置,取了头盔,郑岚长出了一口气。
    脸怎么红成这样啊?裴宴用手背挨了挨他的脸颊。
    郑岚头还晕着,眨了眨眼睛,也拿手去碰,两人的手指贴在一起,郑岚还愣愣地问:为什么你的手那么暖和?
    似乎是为了让他再感受一会儿,裴宴反握住他的手,轻笑一声,你是小傻子吧?我戴手套了。
    啊?郑岚像被烫了一下,突然走廊里一扇门开了,有人跌出来撞在裴宴身上,把他往前一压。
    裴宴手臂打开来撑在郑岚脑袋两边,温热的嘴唇在他的鼻尖上蜻蜓点水地碰了下。
    哥、哥哥哥我错了谁知道您在外面呢?向从扬没办法地道着歉,他往裴宴身后撞那一下连声儿都听见了,想必是撞得不轻。
    好在裴宴没有很生气的样子,只是剜了他一眼,轻飘飘地说:以后小心点。
    向从扬看到郑岚站在裴宴身后,觉出点不对味儿来,又见他们手里的头盔,问:你俩单独出去玩儿了?哥你晚上不飙了?
    不飙了,裴宴没拿头盔那只手带了下郑岚的后腰往里走,我还想多活会儿。

章节目录

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苦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苦司并收藏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