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儿,柏皓说:我建议你去找裴哥,在推上关注他的人挺多的,要是他愿意帮你挂一挂的话,应该能卖得很快。
    郑岚想了想,还是拒绝了,说:那算了吧,我自己找渠道卖掉就好了,要麻烦你帮我查一查原价了。
    没事的。柏皓说。
    之前几次和阮驰轩拉扯都被裴宴撞见了,现在卖个东西还要找裴宴帮忙,那不是太丢人了。
    郑岚宁愿自己去卖。
    他又把房间收拾了一遍,确定已经整理了所有的东西,才给阮驰轩发了一份清单,让他再确认一次。
    阮驰轩回复得很快,说就是这些了。
    郑岚正想关了手机,裴宴的电话打过来了。
    他霎时间就有了猜想,果然一接电话,裴宴就问:你要找人帮你卖东西是吗?
    柏皓说的吧?郑岚在椅子上坐下来。
    是,他刚刚给我打电话,说你要卖东西,需要帮忙吗?
    裴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郑岚不可能再驳他面子。那就麻烦裴师兄了。
    不用说这些,裴宴顿了顿,要卖的是阮驰轩的那些吗?
    嗯,郑岚说,我都整理好了,我把清单和照片都给你发过来吧。
    你直接把东西拿到我这里来吧,剩下的我来弄。裴宴说。
    郑岚惊讶了一下,道:那怎么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到时候那些买的人想看照片看东西,或者直接买了,都更方便一些。
    郑岚思考片刻,觉得的确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先把清单发过去,又和裴宴定了个去他家的时间。
    东西多么?需要我来帮你拿吗?裴宴问。
    不多,我自己可以的。
    差不多一个口袋就能装完了。
    那好吧,东西都是几成新的?
    郑岚看了一眼地上放着的,说:电子产品都只是打开过而已,鞋和衣服都只是试过几次。
    裴宴轻轻笑了一声,通过话筒传来的声音像一阵磁哑的电流:行,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郑岚没看出来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拿东西的那天约在周末,裴宴还是在楼下等着郑岚。
    刚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郑岚睡过头了,在床上还迷糊着,接了个电话,其实自己都不怎么知道。
    郑岚乱七八糟说话,就好像还在梦里一样,把裴宴逗笑得很厉害,听他大声笑了会儿郑岚才反应过来,一边说对不起裴哥对不起,一边从床上跳起来,脚往楼梯上踩,一下撞着了,疼得嘶一声。
    裴宴马上收了声儿,问:怎么了?踩空了?
    我没事。郑岚忍了忍,疼痛刚上来那一下很麻,过会儿就好多了。
    我很快就下来,你先进寝室楼吧,外面冷。郑岚说。
    郑岚冲进浴室花几分钟完成了洗漱,头发乱着也懒得管了,只想着裴宴肯定在楼下等他一阵了,这个天气不得冻着?
    他刚跑出来穿了裤子和毛衣,宿舍门响了。
    还在疑惑是谁,郑岚开了门,看到门外站着裴宴。
    我想上来看看你腿。裴宴往郑岚腿上给了个眼神,郑岚赶紧让人进来。
    室内暖和多了,郑岚走到衣柜前找着外套,说:我就最后拿件衣服。
    不用急。裴宴走过来,在郑岚面前蹲下,忽然握住了他的脚踝。
    郑岚看着衣柜,挺措不及防的,身子敏感地抖了一下,一低头,正好对上裴宴的双眼。
    疼着没?
    郑岚花了很大力气阻止自己有过激反应,摇了摇头,说:没有。
    明明都青了。裴宴放开手,指了指他脚踝的一个位置,但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以后注意一点。
    嗯。郑岚应着,拿了件带绒夹克出来。
    你要穿这个吗?裴宴指了指那件衣服。
    怎么了?郑岚问。
    今天又降温了,穿厚一点的。裴宴说。
    郑岚没想到裴宴会提醒自己这个,手拎着衣服,在半空中顿了一下,才说:好。
    他换了一件羽绒服,一边穿着还一边看裴宴的脸色,不过裴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穿。
    羽绒服很厚也有点长,郑岚弯着腰去拽拉链,帽子在背后裹着。
    裴宴绕到他身后给他理了理,顺便拉了拉毛衣的领子。
    谢谢。郑岚偏头和他说,正好撞上裴宴要收回去的手指。
    没事。裴宴又坐回了椅子上,郑岚收拾着东西,耳朵却红了。
    第14章 为什么和阮驰轩在一起
    所有要卖的都打包进了一个纸箱子,郑岚还背了一个包。
    他弯下腰抱箱子的时候,书包的带子往下滑了一些,裴宴伸手过来将带子取掉了,郑岚回头去看,听到他叫自己:手抬一下。
    郑岚也不知道裴宴要干什么,便抬起手来,结果裴宴一下就把书包带子从他肩膀上扒拉下来挂在自己身上了。
    一个包而已,郑岚说,没事的。
    对啊,一个包而已,没事的,裴宴扬了扬下巴,指了指纸箱子,你抱好箱子就行了。
    郑岚说好吧,也不犟了。
    出去时坐的那趟校园巴士人特别多,一个挤着一个,裴宴从上车开始就接了郑岚怀里的箱子,好不容易找到个空的地方放下了,两人握着同一根杆子围在旁边。
    巴士转弯的时候裴宴像是没有站稳,往郑岚身上倒了一下,手也从杆子上松开了,他刚抱歉地说了声不好意思,手心就压在了郑岚的手背上。
    两人都是一愣,过了会儿巴士走上了直线,裴宴才笑了笑,把手移开,放在郑岚的手下面,紧紧握住杆子。
    不好意思啊。
    郑岚低着头,说了声没关系。
    虽然裴宴没直接握着他的手了,两人的手却还连着,皮肤挨着皮肤,温温热热的。
    车到站了,裴宴弯腰抱箱子,手才松开了。
    郑岚跟在他身后,小声地提醒车上的人不要磕到箱子了。
    下了车,空气都要舒畅一些,两人正准备走,忽然听到有个女声叫住了裴宴:Cyril?
    裴宴和郑岚都转过身来,裴宴认出了那个外国女生,和她打了个招呼。
    在车上就看到你了,人太多没和你说话。女生对裴宴说完,又和郑岚介绍自己。
    她叫dy,是裴宴的同学。
    周日晚上车队比赛,要来玩玩吗?dy问了裴宴,看向郑岚,如果你的朋友想来,我们当然也很欢迎。
    谢了,我们回去商量一下再答复你。
    裴宴说完,dy便离开了。
    昨晚下了一场大雨,今天又没有太阳,脚下的路还是湿的。两人并肩走着,郑岚问裴宴:你还喜欢赛车?
    是啊,裴宴说,前几年玩得更多,现在更惜命了。
    这样挺好。郑岚应了声,走了几步,又伸出手,说:我来抱一会儿吧。
    不用,裴宴看了他一眼,就这么点儿东西还能累着?
    哦
    没笑你收的东西少,裴宴沉着声,我是嫌他送得少。
    本来郑岚也没这么想,裴宴忽然提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都没走心的半天了郑岚才憋出这么一句。
    没走心为什么要谈?裴宴问,很好玩儿吗?
    郑岚觉得他好像有点不高兴,语气软下来,说:没有
    没走心你还难受呢?裴宴不再给他面子,把话说穿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难受。
    不是因为他郑岚不知道裴宴能不能相信,但他还是说,不是因为他,因为我自己。
    裴宴不说话了。
    我自己的问题郑岚埋着脑袋,步子很慢很小,和语气一样拖拉,落了裴宴两三步的样子。
    快跟上来。裴宴转过身叫他。
    郑岚小跑着追上去,走到他身边,裴宴抱着箱子,胳膊肘时不时就和郑岚的手臂撞在一起,但郑岚也没说话,也不动,就让他这么撞着。
    到了门口,裴宴把箱子放下来开门,钥匙进了锁孔,他才偏头,对着郑岚的眼睛。
    怎么了?郑岚被他看得心慌。
    你没问题。裴宴丢了这么句话,锁响了一声,门开了。
    箱子被放进了储物室里,郑岚说了一大串麻烦你了的话,裴宴听得烦,问他:留下来玩会儿吧?
    郑岚一下止了声,他原本都打算要走了,玩什么?
    打游戏,玩裴宴顿了下,超级马里奥,可以吗?
    两人在起居室的地毯上坐下来,裴宴腿长,茶几到电视柜的距离不够他放的,只能两条腿都屈着,坐得很难受,郑岚盘着腿,手里被塞了游戏机。
    屏幕亮起来,熟悉的配乐也跟着响起,红帽子蓝背心的管道工站在起点上。
    郑岚忍不住笑了。
    裴宴也弯着眉毛,问他:笑什么?
    很久没玩过了。郑岚说。
    房间里窗帘拉上了,也没有开灯,只有屏幕的光亮着。
    郑岚玩游戏的时候很认真,眼睛专心地盯着屏幕,他的情绪起伏不大,很顺利就笑着耶一声,失误了便叹一口气,无奈地和裴宴对视一眼。
    你玩得挺好的。裴宴说。
    有一关郑岚怎么都过不去,已经卡了四五次了。
    你这话要是之前说我可能还会信。郑岚打着打着游戏人就从坐着变成了蹲着,光脚踩在地毯上,背弓成一道弧,两只手吊着打。
    你再来一次吧,我保证能过。裴宴说。
    啊?郑岚不怎么信,但裴宴的眼神又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搂了搂郑岚的肩,说:来再来一次。
    好吧。郑岚松了松大拇指。
    前面还算可以,到了他总是要死的地方,郑岚紧张地坐下来,专注地看着屏幕,没注意到裴宴收了腿,往他身边挨了一些。
    怎么办怎么办要死了要死郑岚浑身僵了一下。
    屏幕上,马里奥成功地跳过了这个障碍,奔跑了一截之后跳上了旗杆。
    说好的,我保证能过。裴宴放开人,自己站起来,问他:想吃什么?给你做饭了。
    郑岚咬着嘴唇,说了句:都可以
    裴宴的身影消失之后,郑岚才回想起刚才的触感。
    裴宴包着他的手,胸膛覆住他的后背,带着他灵活地完成了一个跳跃。
    郑岚把身子弓得很低,裴宴的呼吸暖着他的额角,郑岚觉得他们身上都烫得要命。
    但裴宴似乎真的只是为了打游戏,过关了就抽身走了。
    后背凉了一阵,郑岚才收拾好情绪。
    没想到裴宴说的做饭是真的做饭,郑岚走进厨房的时候姜葱蒜都切好了,裴宴正流利地清洗着食材。
    烟火味儿起来,一切都有模有样的。
    到国外之后,郑岚就很少能接触到这样充满中式家庭味道的场景了。
    你会做?郑岚走上去,诧异地问。
    以裴宴的背景,会做饭是一件值得稀奇的事情。
    我在国外待的时间很长,这边的菜太难吃了,就自己学的。裴宴手臂绕过他,拿了一条黄瓜。
    需要我帮忙吗?郑岚一边问一边揽袖子,裴宴背对着他切菜,刀动得很快,切菜的声音有节奏地响。
    不用,裴宴偏了下头和他说话,你去外面玩。
    郑岚又站了一会儿,发现裴宴实在是很熟练,的确不需要他,说了声好吧便走了。
    玩也不知道玩什么,郑岚鬼使神差地又坐下来,再打了一次之前那关。
    他想着裴宴是怎么带着他的手玩儿的,什么时候该往上推一推了,什么时候别动,这回竟然一次就通过了。
    手上裴宴留下的感觉还在,且很强烈。
    郑岚忽然有点不知所措,就那种明明没有什么需要立即解决的问题,但脑子一片混沌,总觉得该做点什么,却动也动不了的状态。
    一直等到裴宴出来叫他吃饭了,郑岚才退了游戏站起来。
    裴宴做的菜很香,色泽也很好,可惜郑岚不太会夸人,说食物好吃的时候语气也很平静,好像是骗他一样。
    于是裴宴只淡淡地嗯了一声,把舀好的汤放在郑岚手边。
    真的好吃。郑岚看着他说。
    我知道啊,裴宴逗他,我自己做的自己吃了能不知道吗?
    好吧郑岚不理他了,头埋得很低喝汤。
    仅仅只是蔬菜汤而已,郑岚却觉得煮得很鲜。
    裴宴两只手放在桌子上,身子朝他这边微微歪一些,问:好喝吗?
    郑岚抬起头来,抿了抿嘴唇,你自己做的自己喝了不知道吗?
    裴宴一下就笑了,郑岚也不好意思地移开眼。
    怎么跟小孩子似的较劲。
    那堆东西真的要卖了?裴宴看着他吃东西,垂下眼睫问。
    嗯,郑岚低低应了一声,不卖留着干什么?
    钱打算怎么办?裴宴问。
    他要就给他吧,这样我也不欠他什么了。郑岚说。
    裴宴抬头对着他的眼睛,道:你本来就不欠他什么。

章节目录

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苦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苦司并收藏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