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作者:苦司
    文案:
    (1)
    郑岚永远记得帕罗奥图的那个夜晚。
    他因为前男友出轨分手心烦意乱,喝醉了,撑着酒吧洗手台双眼迷离。
    有人踩过精致的地毯走来,扶上他的腰。
    郑岚抬头,在镜中与身后的男人视线相接。
    那人身材颀长,一身西服挺括,眉眼锋利却慵懒。
    你前男友是个人渣。
    男人贴过来,几乎咬着他的耳朵,话语暧昧温热。
    又勾唇,恶劣地说:把他忘了。
    郑岚微微失神。
    跟我吧。
    (2)
    裴宴带走郑岚,是一个蓄谋已久的意外。
    他们的初见状况狼狈。
    郑岚的网球打中路过的裴宴,洒了一地奶茶。
    少年肌肉纤细,腰肢劲瘦,因为运动而脸颊微红,跑来和他道歉。
    那时裴宴因为篮球衣而没有看完的纹身,此刻躺在他的指尖之下。
    几笔紫色的线条沿着蝴蝶骨的凸起勾勒出欲振之翅。
    裴宴仅仅因为没有看完那个图案,就记了郑岚很多年。
    (3)
    大学同学会,郑岚坐在裴宴对角,穿着很薄的白衬衣,垂着眼眸安静地吃菜。
    朋友问裴宴:我怎么记得那是你的人?
    裴宴轻轻摇晃手里的酒杯,语调随意地说:以前是。
    哦,朋友听完了笑他,不要了?现在能追吗?
    裴宴冷淡地看他一眼,滚,还要,不能。
    ●1v1,he,双c
    ●郑岚和前任没有感情,他的难受另有原因
    ●攻横刀夺爱
    ●小字付出过所以我念旧来自歌《过》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岚,裴宴 ┃ 配角:下一本《我知道我快失去你了》 ┃ 其它:预收《在篮球场推倒师兄后[重生]》
    一句话简介:付出过所以我念旧
    立意:阳光乐观看待生活,积极向上自立自强
    第1章 还要
    郑岚把手里的铅笔扔进笔筒,笔帽的位置朝下,磕在木质底面上,发出逐渐变小的声音。
    接待了一下午病人,郑岚有些累了,但也只是单手揉了揉额角。他一边整理衬衣的袖口,一边接了一通电话。
    电话那头是郑岚的老朋友柏皓,以前也是他的大学同学。这人是个富二代,从前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就常常喜欢带着郑岚玩儿,回国以后又还联系着,算郑岚最好的那批朋友。
    下班了吗郑医生?我车到你楼下了。柏皓懒洋洋地说,周围全是马路上的声音,很杂乱。
    下班了,马上下来。郑岚推门出了办公室。
    诊室前台的护士是个很年轻的姑娘,看到郑岚离开,微笑着问:郑医生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
    是,晚上和朋友约了。郑岚说完,又颇为无奈地往电话里应了一声。
    柏皓开了一辆很低调的车,郑岚远远就看到他把曲着的手臂压在车窗上。
    喇叭响了一声,柏皓回过头来看了郑岚一眼,将墨镜推上去,催他:上车了,再堵一堵咱俩得迟到了,指不定被怎么灌呢。
    你都开车了,还怕人灌?郑岚笑了笑,上了副驾驶。
    我不怕啊,怕你被灌了。柏皓说着,发燃了车。
    我怕什么,郑岚开了些窗,望向路边掉叶子的金色梧桐树,声音低了一些,我能喝的。
    餐厅离咨询室有些远,又正好碰上下班高峰期,两人在快要上桥的位置堵着,几分钟才挪一下。
    眼见着要进桥了,柏皓点了一下油门,车突然熄火了。
    柏皓偏过头来,和郑岚对视了一眼。
    前几天我的车拿去做保养了,在家里随便拿的老车柏皓解释了一句,打了几个灯,把车靠边撂了,解了安全带下去看。
    郑岚也跟着下了车,柏皓开了车前盖在检查,见他走过来,便说:打个电话叫人来处理吧,我们先过去。
    好。郑岚应了。
    电话打得很快,郑岚望着路上出租车的情况,觉得今晚大概他俩都得被灌了。
    在路边上等了一会儿,柏皓绕到驾驶座那边,弯腰进去不知找什么。
    片刻后他晃着一盒烟出来,问郑岚:抽吗?
    郑岚摇着头拒绝了。
    还是不抽啊。柏皓给自己点了一根,吐了一口烟雾,喃喃道:不抽好。
    想点别的办法吧,郑岚说,不能干等着。
    他往马路边站了一些,好像还想回头和柏皓说点什么,忽然一辆银灰色的添越靠过来,车窗下降。
    郑岚往那边看着,驾驶室中那人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依次露出来,组成一个郑岚很熟悉的模样。
    很长时间以来,郑岚的脑海里总是出现这张脸,频率大得让他几乎有些厌烦。
    但陡然在现实中再次见到,郑岚说不出心里有什么情绪。
    他就站在原地动不了了。
    柏皓快速看了眼郑岚,越过他走上去,和那人打了声招呼:裴哥,怎么正好遇到你了?
    是挺正好的,裴宴笑了一下,又问,你们站路边干嘛呢?
    车坏了,柏皓指了指,本来晚上要和朋友一起吃饭的。
    嗯。裴宴仍旧淡淡地笑着,薄唇又一启,郑岚看到他偏了下头,面朝着自己,问:上来吗?我送你们。
    柏皓才不敢拿主意,频频去瞟郑岚。
    郑岚这会儿才抬了眼,和裴宴隔着一段说近也不近的距离对视一眼,走上前拉开了后座的门。
    柏皓立刻跟上去,而裴宴双手在方向盘上握紧一下,敛了神色。
    上了车,柏皓才想起手里半根烟还没灭,往前探身,朝裴宴要:裴哥,烟灰缸给我用用。
    他这么说,是知道裴宴车里会有的。
    但其实早就没有了。
    裴宴平视前方,语气平淡地告诉他:没有了,早不抽了。
    啊,柏皓一时间有些尴尬,戒了?
    戒了。下了桥开了没一会儿,裴宴在路边停了车,朝外看了眼,和柏皓说:垃圾桶,去吧。
    柏皓一时没反应过来,末了才为难地望着郑岚。
    去啊。郑岚出了声,柏皓才推门下车了。
    车里安静了一会儿,郑岚看着柏皓跑远了,听到前座的人问他:你能受得了这小子抽烟?
    郑岚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嗯。
    裴宴无奈地笑了一下,说:话还是那么少。
    郑岚抬了下头,从车内的后视镜里看到裴宴侧着的脸。
    他没有怎么变,五官的轮廓依然棱角分明,只有眉眼深了一些。
    看我干嘛?裴宴明明没有看过来,却忽然这么问。
    郑岚垂下头,很无力地辩解:没
    嗯,裴宴不知道信还是没信,说起了别的话,现在还在医院里吗?
    在的。郑岚说。
    还是身体比较重要。裴宴附和了一句,但也没说出什么很有内容的话。
    郑岚正在想是不是也应该合适地问候几句,柏皓跑回来了。
    裴宴还偏着头在看外面,郑岚又低着脑袋,他理所当然地以为气氛更僵硬了一些,又想到要去哪儿还没说,便对裴宴说:裴哥,我们到临江那家新开的餐厅。
    裴宴说了一个名字,柏皓回答是是是,就听见裴宴说:巧了,我也去那里。
    你不会是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的吧?柏皓惊讶地问。
    是,昨天晚上唐渡问的我,今天正好有空就来了。裴宴把着方向盘,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郑岚。
    柏皓想了一想,又觉得会遇到他们也算合理,没有再问了。
    当年柏皓和郑岚是一届的同学,裴宴和他提到的唐渡比他们大了一届。因为是出国留学,中国的学生总是特别亲近一些,也经常会有一些聚会,学校里的多多少少都认识。
    路上折腾一阵,等三人到了餐厅,果然已经迟到了。
    靠门这边坐的几乎都是学长,一看到打头的裴宴就将人捞走,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上了。
    裴宴也没管身后的两个人,自顾自坐下来,应付着他们递过来的酒杯。有人以为他们不认识,还把郑岚拦下来,跟他介绍说:这是裴宴,比你们大一级。
    柏皓在郑岚后面捂了捂脸,心想这都是些什么尴尬事儿啊,郑岚却很自然地看了裴宴一眼,说:学长好。
    裴宴大约也没料到郑岚能这么说,轻轻皱了皱眉,没搭他的话。
    眼看着气氛又要紧张上了,柏皓赶紧往前迈了一步,顺着郑岚的话往下说,才终于带着郑岚走了。
    两人往角落里一坐,柏皓说了郑岚几句:你干嘛呢?这都多久了还别扭啊?
    没别扭。郑岚不理他。
    您今天这反应,跟随便哪一个知道你和裴宴事儿的人说,都不会信你这话。柏皓一说完,郑岚就沉默了,好像在认真地想到底对不对一样。
    柏皓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心虚地提了一些别的,郑岚一句也没接。
    柏皓以为郑岚生气了,正想哄一哄,又听到他没头没尾地提:两年了。
    哦。
    说分了多久了。
    他们这边挺安静的,桌子对面,裴宴那儿倒是热闹。
    一群人全是能闹腾的,就拿裴宴迟到的事情涮人。
    裴宴也不解释,笑着和他们喝。
    中途坐他旁边的唐渡拦了一下,裴宴垂了垂头,手指在杯沿点了点。
    唐渡睨他一眼,也不管了。
    喝到一半,大家总算开始吃东西。和裴宴坐得近的都是跟他关系好的,唐渡出去接了个电话,进来就说要走了,裴宴问他什么事,他笑了一下,裴宴就挥手让人走了。
    身边的人靠过来,问:听说唐渡身边换人了?
    嗯,裴宴不大用心地回答他,他就是回去陪他。
    朋友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对角上的人,说:郑岚帅了。
    是吗?因为在聊他,裴宴才缓缓抬起眼,朝那边看。郑岚穿着很薄的白衬衣,垂着眼眸安静地吃菜。
    是挺好看的。
    他白,又瘦,为了方便吃东西,衬衣袖口打开,往上卷了一些,底下那一截小臂藕似的,眼皮和蝉翼一样薄,在灯下扇动,偶尔很像一只蝴蝶。
    当初他裴宴不就是看上人好看吗?
    可是哪里帅了?他看来还和以前差不多。
    朋友想到刚刚进来时两人的表现,问:我怎么记得那是你的人?
    裴宴轻轻摇晃手里的酒杯,语调随意地说:以前是。
    哦,朋友听完了笑他,不要了?现在能追吗?
    其实是开玩笑的,都能听出来。
    裴宴却冷淡地看他一眼,滚,还要,不能。
    得得得,朋友不招惹他了,但也没觉得他是认真的,当初你俩要分手,我还挺诧异的,以为你们只是闹会儿,那时候你们闹得还不多吗?分了都多久了
    裴宴不说话了。
    晚餐结束,时间已经很晚了。喝多了的人不少,柏皓的车废在路上,没了借口,也被灌了不少,只有郑岚一口没沾。
    大家商量着怎么回家,裴宴手里捏着车钥匙,站在走廊边和几个朋友说话。
    郑岚和柏皓从旁边走过,裴宴便叫他:郑岚。
    那身影顿了顿,假装没听见,就是不回头。
    郑岚。
    这次许多人都看过来了。
    坐我车吧,裴宴走过来,钥匙和钥匙扣撞了一下,送你回去。
    郑岚只好转过身,拒绝的话到了喉头,却见裴宴笑了一下,手臂圈住他的肩膀,和旁边人说:以前就认识的学弟,太久没见都生分了。
    被压着的地方滚烫起来,郑岚没法儿在这么多人面前驳了裴宴面子,只好点了点头。
    裴宴和柏皓都喝酒了,开车的只能是郑岚。
    裴宴坐在副驾驶上,头靠着座椅,一直都没说话。
    车开到了岔路口,一边往柏皓家,一边往裴宴家。
    柏皓迷迷糊糊的,正要说先送裴宴吧,郑岚方向盘一打,往他家里去了。
    先送你。他和柏皓说。
    很快就到了柏皓家,他下车的时候还犹犹豫豫的,被郑岚赶走了。
    车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安安静静的。
    进小区之后裴宴给郑岚指路,向左向右很简单地说,车在地库里停好了。
    郑岚取了安全带,和裴宴说:我自己出去打车走。
    不用,你开走吧,明天我去你办公室楼下拿。裴宴用手扒了一下额前的头发。
    车里只有仪表盘亮着,郑岚不想多说什么,仍然坚持下车,手刚碰到车门,就被裴宴扣着腕拉回来,门砰的一声关回来。
    郑岚的后脑勺对着裴宴,问他:干什么?
    裴宴放了他的手,目光描摹着他的背影,从头发,到肩膀,到肩胛骨,似乎要穿透那件很薄的白色衬衣,声音很低又很哑。
    别人可能会以为我们分得挺难看的。可是你不是知道吗?在一起,分手了,都是你情我愿,哪里难看了?
    声音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郑岚手指轻轻抖了一下,想到大概两年之前的有一天。
    国际机场外,到处是送别的身影。郑岚和裴宴站得很近,几乎贴在一起。
    裴宴没什么表情,垂头看着郑岚,又问了他一次:你想清楚了吗?

章节目录

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苦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苦司并收藏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