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见,多了很多新鲜感,顾永嘉把她在走廊放下,握住她的后脖颈边和腰后。
    从后面挪到侧边,她的腰好像又细了几分。
    一路从走廊吻到卧室,顾永嘉才腾出空问她:“怎么又瘦了?”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又去吃她被咬得鲜红的嘴,声音含糊着被吞下。
    顾永嘉把她放在床上,极尽温柔地一寸寸吻遍她的身体,吻着吻着,庭思的衣服都不见了。
    “等等…先洗澡,啊……”庭思还留着理智,想先收拾收拾再做。
    没想到他脱下她的裤子,一口含住了她那里。
    虽然隔着内裤,但丝质内内本来就薄,沾了两人的体液瞬间就湿透,他的舌还一直往里面钻,是她无法忽视的烫热。
    “不…不要……”庭思难得羞得脸色通红,她还未在他面前这样无礼过。
    顾永嘉专心致志舔咬着花穴,吃了几口觉得不够,把内内拨到一边去,露出那个幽密入口来。
    这次把舌弄得尖尖的,就能在洞口硬挤进去了。
    庭思还有些干,顾永嘉试了两次才进去,进去之后也不急着拿出来,旋转着舌尖调戏她,里面光滑的穴壁因为主人紧张的情绪跟着颤抖收紧,顾永嘉又慢慢被挤出来。
    “思思……放松。”顾永嘉做起来为她脱下最后的内裤,再次埋下头。
    她的那里被亲得湿透了,并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庭思无瑕他顾,说是让他停下,双腿勾在他的背上环绕,好像是在抱他。
    双手也举起来撑住床头,虽然她被他掐住了大腿根本无法逃开,但她总感觉自己会撞上去。
    他还在亲,湿漉漉的下体已经亲到不停发出水声,她都能听到他的吞咽声,像甜美果汁入肚一样陶醉。
    顾永嘉没有抬头,庭思没看见他的脸就没有那么羞耻,除了升高的体温和逐渐敏感的下体,好像这是她的一场春梦。
    庭思松开了唇齿,一股满足叹息从胸腹升起。
    好…舒服。
    双手也不再抵御着床板,自然垂下放在头边两侧,不一会儿,又情不自禁抓住了纯棉床单,皱成一团。
    等到庭思第一次剧烈颤抖,高高拱起的腰臀把花心粘在他嘴里,花蜜淅淅沥沥滴下来,庭思彻底没了力气。
    顾永嘉拿了纸巾大略收拾了下,过来亲她:“舒服吗?”
    庭思不敢看他,羞涩地转开视线。
    顾永嘉想笑,又怕她更害羞,于是按下这边。
    抬起她的腿想进去,刚蹭了一次,一片湿滑,找准了洞口正想冲进去。
    被她用手推住胸膛:“带套……”
    庭思以为他忘了。
    顾永嘉没急着进,凑近亲了一下她耳垂软肉,才说:“思思,我们…要个孩子吧?”
    庭思还晕晕的,但她记得自己的决定:“不行,现在不方便……”
    “我年纪也不小了,妈也是,你生了她也能帮着带啊。”
    庭思这下彻底醒了。
    “不行,至少过了明年再说。”她想起身,顾永嘉留住了她。
    “那就算了,我只是说说。”顾永嘉从床头拿了套带上,再进去时已经有些滞涩了。
    庭思也没有再一次高潮。

章节目录

扑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夜时绯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时绯梦并收藏扑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