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虽然有人照顾,但毕竟没有人在这里住,打开门都是扑面而来的冷清。
    放下东西,庭思毫无形象地伸了个懒腰,跟很久没上过油的齿轮似的,筋骨好像都在卡动。
    再摆两个舒展的姿势。
    唔~总算舒服了。
    材料好像没有补充过,用手捻起来一把,干得透透的。
    当初放这个房子就没打算再住进来,不是因为当时的价格不好,这房子就卖掉了。
    后来,后来是因为她忘了。
    所以没有卖。
    庭思坐下来,深吸一口气,这里都是陶土特殊的气味,并不香,但能让她放松。
    从天明坐到黄昏,庭思脑海里纷乱繁杂跑过她不敢去想的往事。
    出了房子,把往事抛在脑后,只觉得自己为了一个男人放弃自己的爱好。
    实在是愚蠢。
    乍然被冷风一吹,她又感觉有些头晕了。
    这情况不太适合开车,她把东西拿一拿,捂紧外套,去小区外面打车。
    不过一分钟,一辆布加迪停在她面前,从轲从后座下来,给她打开车门。
    庭思看着他不言不语,也没有要上车。
    “我在这附近住,你知道的。”从轲解释道:“天冷,我只送你一段,不行吗?”
    其实是不想的,可是这天冷的快结冰,她感冒还没有完全好,不能这样吹风。
    她不是那个会在冷天室外哭泣的女孩了。
    咬了咬唇,庭思还是上了车。
    从轲坐在她身边,沉默在两人的距离中间蔓延。
    “你…”
    “你…”
    “额,你先说”,庭思没有什么话想和他说,这几次她都受了他的照顾,作为陌生人,是应该道谢的。
    从轲倒是真的有话想说,只怕不合适。
    之前那次,要不是顾母被带走,估计还会给庭思凭空找了麻烦。
    “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生病了吗?”对别人都衣冠楚楚,从善如流的从轲,面对庭思,他竟然有些局促不安。
    明明刚才在心里演练过很多次,怎么越演练越紧张呢?
    还不如前几次。
    “我还好,多谢关心。”庭思礼貌颔首,表达感谢。
    从轲在心里苦笑。
    前几次他本来已经刷到了好感度,没料到上次遇到顾母。
    他怕庭思对他有了感觉,却又被顾母那一声喝醒,回到原点,可能还不如。
    他更怕她根本不为所动,只烦他给她添了麻烦。
    空气再次沉寂下来,从轲这时候倒希望这轿车的品质不要这么好,隔音差一些,她和他直接就不会这么安静到成冰。
    一直到庭思小区,司机想开进去,庭思拒绝:“不必了吧,我在这里下就好。”
    “天气太冷,还是进去吧。”从轲知道她担心什么:“我送完你就走。”
    庭思把车窗降下,安保看见庭思立刻放了行。
    “这几次真是多谢你了,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常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不是的,他每天都会看她的车从公司开走,有时候还会跟她走一段。
    前天没有看见她的车,他就找合作伙伴打听了,以工作的名义。
    她没有去公司,从轲就留了心,她不是平白无故就放纵自己的人。

章节目录

扑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夜时绯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时绯梦并收藏扑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