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思其实很敏锐,但她沉浸在画图当中时,就会忽视身边的情况,以至于书房门开了都没发现。
    但她画完这个小部细节,思考过比例、色彩、布料质地实际可以做出的效果,才放松下来。
    于是立刻看到了还在门边发呆的顾永嘉。
    顾永嘉崩了很久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就有些木,当她灿若繁星的眼睛看着他露出笑容时,他才醒过神来。
    他走过去,靠在书桌边。
    他想牵她的手,可是他不知道她做完自己的事情没有。
    “很晚了,休息吧?”顾永嘉随手拿了支毛笔在手里把玩。
    庭思佯装不满看他,夺过自己的收藏。
    笔毛都快被他拔掉了。
    放好笔,对照确认修改完毕、检查备份后,她又收好自己的笔电、手绘本。
    站起来微微舒展筋骨:“走吧。”
    确实有点晚了,已经凌晨一点了,不过,她近一个月常常这个点睡觉,甚至更晚也有过。
    顾永嘉如愿以偿揽着美人进了久违的卧室,一路上憋着心火手只在她腰间挪移,进了房间就忍不住一个深吻,狂风似的卷起她的唇舌和衣物。
    和他完全不同的柔软馨香在怀里萦绕,感觉和气味从她身体上渗透到他的肌肤上,又好像更深入地渗透进了他的心肺,顾永嘉满眼满心都是她。
    “思思……”顾永嘉呢喃着她的名字,脱下她最后的一件衣物。
    白色蕾丝薄薄一条,顾永嘉把她放在床边坐着,庭思也顺着他,自己抬起让他脱下。
    顾永嘉想掰开她的腿,庭思有点害羞,不肯答应,紧紧闭拢双腿。
    很久不做,对他,庭思感觉有点陌生了。
    顾永嘉没放弃。
    顺势去亲她的膝盖骨,圆圆润润,也很可爱。
    亲这里好像有点奇怪,庭思莫名,亲到膝盖骨下方关节处还有些痒。
    还是被他的举动逗的微笑,放松下来。
    顾永嘉再趁机而上,吻向大腿,至根处。
    在这里他就不只是亲了,有时吸吻,有时噬咬,留下浅浅齿痕。
    终于,他打开了蜜处。
    她的颜色鲜嫩,味美多汁,总让他想起来水蜜桃的色香味。
    顾永嘉发出虎类低吼,一口咬住大半蜜处,慢慢收合到两张阴唇,舌挤进阴唇中间,唇包住阴唇外围,一次亲到外面绝大多数敏感点。
    然后故技重施,又再来一次,这次庭思感觉到了情动,也开始感觉到了甬道里面的湿润和蠕动。
    再来一次,这次他力度更轻,舌尖放在她舒适点的力度却更大了。
    庭思嗯啊一声,夹紧了他的头。
    顾永嘉静静等她这一下子过去,她一松开,又马上再猛吸那颗刚出现的小圆豆。
    庭思高挺起腰,臀却往下沉,躲避这刺激的触感。
    顾永嘉这次没有给她放松的时间,层层逼近,再度猛吸、松开,保持规律和力道不停刺激她,没二十秒,庭思就攀上了高峰。
    她的第一次高潮都比较含蓄,任凭里面惊天动地,外面只能看出一点淫液流出,穴口小小张合。
    但是,当顾永嘉把早就准备好的阴茎插进去,里面极致的湿润和逼仄。
    让他呼吸骤停。
    顾永嘉紧闭双眼握紧拳头,突袭而来的快感瀑布一样把他浇湿打透,他必须收紧关头。
    这样才能长久地感受她。

章节目录

扑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夜时绯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时绯梦并收藏扑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