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负责人认识她,美女总是让人印象深刻,何况她年年都来。
    其实报名日期早就截止了,但她的铭牌是年年都做的,今年名单出来他还以为是漏掉了没有登记到信息,就在留名单的地方补上她的名字,还是先做了。
    回去后一查,她今年真的没有来,以为多做了,没想到还是没有浪费。
    她去的时候比赛已经快开始了,负责人只简单地跟她招了招手她就得去做赛前准备了。
    她赛前准备不够,这次只跑半程马拉松,估计也够呛,在原地伸展身体,为了方便,今天穿的衣服都是穿久了的运动衣,更舒适一些。
    手机等物品留在保管室,她要准备出发了。
    现场乌泱泱排了七八排长队,她静静地在人群里,跟着队伍出发,调整呼吸,目视前方。
    庭思没有想着要拿什么名次,这是她喜欢的事情,她正在享受当下。
    路线会路过马路、草地、湖边再进城市弯过大桥沿着堤坝一直跑,全程42千米,她只跑到湖边的休息点就好。
    前阵子赶设计稿一直熬夜坐着,体能到底是有影响的,在草地上她就感觉呼吸不畅、脚步沉重了。
    她没有放慢速度,她给自己定好的目标是一定要实现的。
    城市上午九点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庭思慢慢觉得眼前有些晕眩,她缓冲几步停下,想走去阴凉的树下休息,还没有走到,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倒下去了。
    她好像看到了叁四个他,也可能她在做梦。
    但她已经很久没有梦见过他了,她确信自己忘了他了。
    眼睛还没有睁开,鼻子就闻到了酒精消毒液的气味,她对眼前的这一片白色也就不那么惊讶了。
    真的是晕倒了,可能太热了吧。
    庭思坐起身来,手在两边按压太阳穴,她头有些疼。
    明显属于男性的坚硬骨节替代她的动作帮她按压,熟悉的声音从她左边传来:“医生说你有些低血糖,最近在减肥吗?”
    庭思没能说的出来话,她从那天以后再没有见过他。
    他坐到她身边,双手温柔地捧着她的脸,他的声音有种特殊的磁性,又不像沙石,更像名贵有质感的木材,叫人听一次就永远都能记住:“好久不见,思思。”
    庭思没有看他,紧闭上的眼睛因为用力不停颤动,好一会儿,她才能睁开眼开口,已经是一片清明。
    她往后撤开脸,避过他的手:“好久不见。”
    周边看了看,她的东西不在这里。
    “你送我来医院吗?多谢你。”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那儿,他从来不喜欢这个。
    “跟我有什么好客气的。”摸不到她也没关系,他已经抱过她的,真真切切,不是在梦里。
    他的态度让庭思觉得诡异。
    她还记得她和他的最后一面,他冷漠的脸上尽是坚决,冰冷的声音直刺向她,告诉她除了结婚什么都可以。
    钱可以,房可以,要公司股份也可以。
    “从先生,我想给我丈夫打个电话,可以借手机给我吗?”
    她衣兜里面的有个小暗袋,本来就是自己给自己设计的运动服,当然有考虑到一些特殊情况,另一个暗袋甚至还有个信号发送器。
    庭思从里面拿出了一枚闪耀着火彩的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上。

章节目录

扑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夜时绯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时绯梦并收藏扑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