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长得极其俊美,融合了过去那些身体的所有优点。
    这就是曾两度受伤,在那场大战里消失的主神本体。
    景西瞳孔一缩,急忙上前。
    段池侧头看他,恍然想起了之前的事。
    当时他在办公室察觉到有一股轻微的异常数据,便出门查看,没想到对方是伪装的虚弱。他立刻向局里发了报告,可惜被它拦截,被迫坠入了325号世界。
    失忆后,他每天都在遭受折磨,直到有一天景西从天而降,一脚踹飞了它。他震惊地看着面前的人,短暂地恢复了记忆,可惜没等说话,那串数据就冲过来对上了他们,整个世界崩塌,他们又分开了。
    景西紧张地跑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以他额间的印记为桥梁,把自己的能量送了过去。
    段池安抚:没事,这不是上次了。
    上次它连吞了总局的五个人,正值巅峰。
    如今它连续遭到重创,只剩这一点穷途末路的能量,根本翻不出浪花来。
    他看着景西:上次我有句话没来得及跟你说。
    景西:嗯?
    段池低头在他额间一吻:我爱你。
    他松开里面的压制,那团数据刹那间在能量场里无声爆破。
    它的最后一搏也没能壮烈,甚至都没人费心去留意它,便在这空旷的走廊里消散了。
    段池生受了这一击,收回能量场,倒在了景西的怀里。
    管理局6月12日,穿书部门主神归位。
    段池被送回局里,在被塞进治疗舱之前睁开眼,看见了景西的原身。
    他的身体一直没有彻底恢复,强行聚合本体又承受了一次爆破,如今急需休养。
    景西在他眉心印下一个吻:睡吧。
    段池:你呢?
    景西:去给你修bug。
    段池轻轻嗯了声,那句我陪你没等出口,便被浓浓的睡意吞噬了。
    景西合上治疗舱,回头扫见局里那群货正在门口探头探脑,笑着对他们打了声招呼。
    局里的人冤枉了他,正想修复和他的关系,见状便关心问:他没事吧?
    景西:没事。
    局里的人说:那就好,你这段日子也累了吧,快回去休息休息,我们守着他。
    景西:不了,我还得继续干活呢。
    他微笑,刚好我也想找你们,咱们聊聊。
    局里的人:
    他妈的,他们为什么要主动送上门!
    景西友好地和这群货谈了谈,满意地拿到一堆协议,再次回到了星际世界。
    老大扔下受伤的兔子,拎着莫尔走了,准备抽它的能量修复穿书部门。
    路阿又接手了善后工作。
    不过为了防止还有藏起来的碎片,他近期仍要留在封白青的身边,等局里彻底清扫过一轮,解除部门外的拦截阵才能回去。
    而段池自从爆炸事件后便一直在昏睡。
    景西一路陪着他,按照原计划不紧不慢地飞往了大提琴星座。
    期间小兔子的身体养好,被景西塞进了锚点;公司的事务则全是助理和段修文在打理,段修文不知道自家小叔出了什么事,焦急地拉着金语梦赶到了大提琴星座;狐萧也已痊愈,得知他和封白青要来,便说要给他们接风。
    狐萧:【二舅,我看了管家的朋友圈,你和乙舟在索二桥合过影啊!】
    他很震惊:【薛定谔的痴呆老人改进了技术,你们终于能一起出现了?】
    段修文:【我小叔醒了吗?他究竟怎么了?】
    郁薄:【听说段总出事了,我正在大提琴星座,需要帮忙吗?】
    景西看着这两个号的信息,知道下飞船要应付一群人,沉默地走到床边坐下了。
    系统陪他一起看着床上的人:你确定他能醒?
    景西:确定。
    他问过老大,这个星际世界是穿书部门首次尝试的系列文,由段池一手推动实施。
    为防止发生意外状况,除去几条线上主要的能量点,段池还抽取自己的能量专门弄了两个和故事线有牵涉且有能力兜底的人,段池就是其中之一,另一个则不幸在粒子风暴中牺牲了。
    所以段池只要稍微恢复,必然会回到这具身体里来找他。
    系统:这得多久醒?
    景西:我也不知道。
    系统:你怎么不在局里守着他?
    景西:做人要有始有终嘛。
    其实他也是怕还有碎片残留,要等一切彻底没事了才放心。
    可想到守在港口的那群不省心的货,他突然有些后悔,摸了摸段池的脸:要不我在半路下船,先去修第五条线的bug,你睡醒了再去找我?
    不过他也只是说着玩,自然不会真把昏迷的段池扔下。
    他听着手机响起,见他们又发了消息,便收回放在段池脸上的手,想要解锁看看,这时手腕一紧,被牢牢抓住了。
    段池睁开眼看着他,终于把先前想对他说的话补上了。
    我陪你。
    (全文完)
    第90章
    二舅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我给他发消息他也没回。
    港口有银垒财团的车, 段池和景西直接坐的那辆,因此狐萧是等几辆车先后抵达他订好的饭店,进到包间才问的。
    景西说:他有事。
    狐萧:
    秦兆:
    还来?
    哥,狐萧打开保存的照片给他看, 你们前不久还合过影。
    景西也解锁了手机, 给他看小兔子在老大走后的治疗记录。
    当时老大连开两个能量场, 小兔子的身体扛不住, 差点又濒死。
    狐萧看着这堆密密麻麻的东西, 顿时吓了一跳:这怎么回事?怎么没人告诉我?
    景西:当时你还没出院呢,怕你们担心。
    他说着叹气, 我劝他要注意距离, 他非不听,说是想试试在一起吃饭,结果就这样了,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狐萧:
    能怎么想, 这是二舅深沉的爱呀!
    不过以防万一他还是看了看封白青,想确认一下。
    毕竟这位表舅不好糊弄, 里面真有点弯弯道道, 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
    然而封白青和老大谈完后,现在已经是景西这边的人了。
    他想想自己上过的当,扫一眼某个货, 保持了沉默。
    狐萧打量他的表情, 估摸可能是真的,立刻心疼了,二舅现在得多伤心啊!
    他问道:二舅去哪了?
    景西:说是想去上大学。
    狐萧:
    秦兆:
    这次是真上吧?
    景西拒不承认没有及时回消息是因为被段池按床上了,解释说:他那边可能是晚上,已经睡了, 所以没回你。
    狐萧哦了声,终于结束这个话题。
    至于管家和大厨他们,则是由路阿善的后。
    当时酒店晃动,现场一片混乱。经过路阿的催眠,管家他们都以为小兔子是保护少爷而受的伤。
    之后景西回来,便换到小兔子的身体里说前后两次生死考验让他有了新的人生感悟,想去上大学。管家他们自然不好拦着,都表示支持。于是景西恋恋不舍地望着他们三步一回头地进了港口,扭头就上了段池的飞船。
    此刻管家几人听着他们提到合影之类的话都没懂,但小兔子去上学,这事是真的,便都没有起疑,跟着他们纷纷落座了。
    狐萧这才把注意力转到段池和封白青的身上,先是问了问段总的身体情况,得知没什么问题,便转向封白青,恭喜他能开口说话了。
    他说道:这边能玩的地方很多,你们多住一段日子吧,等我把戏拍完,陪你们玩玩再走。
    封白青回去也没什么事干,笑着嗯了一声。
    狐萧看向景西:哥,你呢?
    景西:我和段池回趟灰二斜。
    灰二斜星座是天狼族的大本营,狐萧估摸段总这次出事,天狼族那边或许会有些乱,便没有多问。
    恰好这时AI把菜端了上来,一群人便热热闹闹地吃了顿饭。
    饭后狐萧回剧组拍戏,封白青一行人跟着秦兆去了他给他们安排的住处,景西和段池则回到了当初在这里买的房子。
    段修文和金语梦正在等他们。
    二人今天原本也去了港口,但听说他们有个饭局,只匆匆和他们碰了一面就回来了。此刻见他们回来,二人便一齐迎了过去。
    小叔。
    段池轻轻点头,拉着景西在客厅坐下了。
    这是上次分别到现在,景西第一次和他们在现实中见面,双方都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金语梦打量这位青梅竹马的大哥兼未来小婶,埋怨说:出去这么久也不知道回去看看我们。
    景西笑道:没办法,外面太好玩了。
    金语梦闻言失笑,知道这是过得不错,便放心了。
    段池那边更简单,一句没事就把侄子给打发了。段修文熟知他的脾气,也看过他的体检报告,但还是有些担忧:那为什么会昏迷那么久?
    段池:不知道。
    现代医学都无法解释的事,段修文注定得不到答案。
    不过他怀疑或许和异狼的特殊体质有关,便劝小叔有空去研究院再做一次检查。
    几个人在客厅聊了一会儿,叔侄两个就去书房处理这段时间遗留的工作了。
    段池有意给侄子换家公司锻炼,想把大提琴星座的事务交给他,于是在这边多停留了几天,期间还和郁薄吃了顿饭。
    郁薄这回没试探景西。
    因为他所怀疑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这段时间便冷静了点。
    景西对此很满意,询问了老师的近况,得知他们一切都好,便愉悦地和他叙完旧,等着段池忙完,出发去了灰二斜星座。
    灰二斜的主星是天狼族的地盘,这里一多半的人口都是天狼族。
    系统一下飞船就连了网,帮他把异狼的位置标出来,免得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段池也惦记着这事,提前联系了侄子的两个异狼发小。
    两个狼崽一看那大杀器要来,急忙收拾东西跑了,特别识时务。
    大杀器坐上车,和段池一起到了段家主宅。
    这次段池昏迷,家里一部分人有些蠢蠢欲动,虽然段池醒后他们立刻就老实了,但尾巴都露了出来,段池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清理门户的机会。
    景西没跟着掺和,而是在大宅里玩起了集邮游戏。
    这里是段池从小生活的地方,有不少幼崽时期的照片和视频,团成一个球的、在草地上打滚的、困得东倒西歪的他吩咐系统把这些全保存了下来。
    段池很快发现自己被撸毛的频率有点高,偶然看见了他存的东西,当即把人按床上讨要报酬,问道:还记得以前的黑豹吗?
    景西捏着他的耳朵:当然记得。
    段池:我的本体保留了这一形态。
    景西挑眉:包括翅膀?
    段池:嗯。
    景西:很好。
    段池:你更喜欢哪个?
    景西笑了一声:小孩子才做选择。
    他又捏捏毛茸茸的耳朵,扣着对方的后脑吻了过去。
    二人没羞没臊地厮混了一晚,转天段池继续去料理杂鱼,而景西有了回去撸豹子的动力,开始关心第五条故事线了。
    他简单扫一眼,嚯了声。
    可以,几个霸道总裁和豪门恩怨后,故事线终于又换成了甜甜的校园恋爱,不同的是这次是座军校。
    系统陪他一起看,有点发愁:军校,这你怎么混进去?
    景西:这多容易。
    系统:啊?
    景西笑而不语。
    两天后,所有人都看见了一条热搜:人类新增一位S级基因的天才!
    他们纷纷好奇地点进去,看见了乙舟的脸。
    众人:
    卧槽!

章节目录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一世华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世华裳并收藏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