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是下意识地伸手,把路希安推得离自己更远一些。
    窗框松落了,路希安落了下去。
    在那之后,得知了一切事情的校草被自己感动。他尽管爱着私生子,却打算补偿路希安,照顾他的下半生。
    原本世界的结局并未在此处结束。路希安在医院里住了两年,最终,他答应了校草的求婚。
    我需要一个非常盛大的婚礼。他说。
    这个盛大的、看似非常幸福的婚礼果然引起了富二代的注意力,他不可能容忍路希安在背叛他后获得幸福,于是想尽办法来到了婚礼。而心怀愧疚的私生子也带着他的父母,与他所有的好友参加了这次婚宴。
    婚礼在偏僻的木质小教堂举行。这所传统的小教堂只有一个铁质的出口。校草以为路希安只是喜欢浪漫。
    然后在婚礼发生的那天
    路希安封住了出口,面无表情地点了一把火。
    火焰烧毁了一切,没有一个人能逃出来。铁门被拍得变形,路希安坐在铁门旁,看着里面的惨嚎声从剧烈到消失。最终,他听着火焰噼噼啪啪的声音,与铁门微弱的拍打声,露出了笑容。
    他在当天坐飞机离开了这座城市。他犯下罪孽,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在飞机在云层中平稳后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想笑。他肩膀颤抖,旁边的人以为他犯了病。
    他只是觉得在那一刻,原本混沌的世界在他眼前仿佛被破开了。在飞机急速下坠的那一刻,他居然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在那之后,他就成为了穿越者。
    维德用手指摸了摸路希安的额头。
    他想,他这辈子绝对不会让路希安遭受这种事。
    所有欠的债,他都会一笔笔讨回来。
    第190章 从重逢的那一天直到死去都要说我爱你
    【这是完结章了真的没有什么问题求求审核姐麻烦仔细看让我过吧Orz】
    路希安在这个本初的世界里长到了十六岁。他的身边开始有了很多的追求者。每周放学回家时, 他都会把书包里的一沓情书,一张张地拿出来给维德看。
    隔壁班的班花也给我写情书了呢。他眨巴着眼睛道。
    维德从线装书里抬起头来,哦了一声。
    隔壁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也是, 真没想到,他居然是个同性恋。路希安说, 你要不要看看?他很有文采的, 一直在赞扬我的美貌,我很高兴哦。
    维德继续看书, 路希安道:你不打算说点什么么?
    维德放下书,他起身按住路希安的肩膀,感觉少年纤弱的身体在他靠近后, 有点紧张。
    少年仰着头看他。他的五官是带着稚气的漂亮,嘴唇微微张着。维德闭了闭眼,努力忍耐自己。
    他把路希安按回了沙发上,用自己的气息包裹住他,并用那一本书盖住了他的脸。
    你还太小了, 好好学习,等你长大再说。
    哦,好吧。少年乖巧道。
    他柔软的脖颈与轻轻摩擦着维德的膝盖都是那样不设防, 像是某种微妙的邀请。
    对了,路希安道,我叔父说你是个很来路不明的亲戚, 你处心积虑地接近了我们一家, 在我母亲死后便继承了她的遗产、和孤苦无依的我。如果我不听他的建议, 我现在落在你手里无依无靠, 就只能被你为所欲为啦。
    他说着, 旁若无人地在客厅里脱掉自己的毛衣。毛衣里是柔软的内搭, 纤细的腰不盈一握,锁骨与脖颈的线条柔软。路希安转过头来看维德,他说:他们好像觉得你很坏的样子。
    维德闭上眼,他面无表情地越过路希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晚安,我爱你,路希安。在进入房间前,他这样说。
    这是他在来到这个世界后,每个夜晚都会对路希安说的晚安。
    路希安对此只是见怪不怪地耸了耸肩,吹了声口哨道:好嘛。
    路希安越来越放肆了。维德想。
    尽管已经过了这么久,他依然记得握住路希安的腰肢时那种美好的触感。那样纤细,易折,却又柔韧的东西。
    那轻轻一握,就能把路希安牢牢地禁锢在他的身上的东西。
    在维德离开客厅后,路希安随意地把毛衣挂到了另一边。他把那些情书都塞进了垃圾桶里,轻轻哼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维德去看了路希安父亲一家如今的境况。
    他们如今看起来糟糕透了。路希安的父亲不仅破产,还欠下了大笔的高利贷。为了逃避欠债路希安的父亲四处躲藏,时刻生活在被人抓住的提心吊胆中。他失去了一根被追债者砍掉的小拇指,并被逼迫着活活地吃掉了自己的这根小拇指。
    他离开了这对母子在躲藏,却已经身患重病。这种病会让他的皮肤溃烂,直到全身败血为止。
    那对母子过得也非常不好。高利贷的人时常来他们家中追债。女人失去了光鲜亮丽的工作、被过去的交际圈所唾弃。她断了一条腿,只能靠打零工过活。
    而他们的儿子也因这对父母在学校中被欺凌唾弃。维德却不打算在这时候出手。
    他要靠着这个儿子引出另外的几人,将他们一网打尽。
    其中包括那个校草、那个富二代与他的关系网、与那些在网上造谣生事的追求者们。
    在17岁那年路希安提前拿到了学校的保送资格。可在那之后,距离成年还有半年时,他似乎进入了叛逆期。
    叛逆期的路希安开始频繁出入酒吧、舞厅等地方。因是在寄宿学校,维德很晚才发现他的异常。
    他推开人群,进入了路希安所在的酒吧。酒吧里灯红酒绿,到处都是互相拥抱、暧昧、的人影。
    那个吉他手很辣。有人说,今晚他来了。
    维德发现路希安进入了一只地下乐队。
    路希安站在那片舞台上。他穿着低腰破洞的黑色牛仔裤,让人想要沿着腰线勾住那点缝隙、好把它们扒下来。那件白色的T恤也斜开着口,露出大片的锁骨与圆润的肩头。他看起来光彩照人,又像暗夜里的花朵一样魅惑到荒淫。他时弹时唱,手指纤细修长。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
    他声音真好听。
    真辣。
    有个粗俗的人道:我想知道那双手给人做手活是种怎样的体验。
    很快他就发不出声音了,有血涌上了他的喉咙。
    路希安就在这片舞台上。贝斯手在他耳边轻声道:你今天怎么来了。
    路希安没说话,他微眯着眼,在人群中看见了他想要看见的人。
    他拿起话筒,夸张地张嘴,做了个要把它吞下去的动作。最终,他挑衅地盯着那一方,对着话筒发出了一声轻柔的啵。
    路希安是被维德拽着手腕,硬生生地拖出酒吧的。
    你抓疼我了,舅舅。他说。
    他被用力地扔到了车后座。路希安歪着头,不知死活地道:我的吉他还在里
    维德重重地要甩上车门。路希安用小腿抵住车门,道:你怎么这么生气呀,维德。
    在看见那节纤细的小腿后,维德终于忍耐不住。他压上来,狠狠地抓住路希安的下巴。
    你知道这里很多人在说什么吗?他们不在乎你在弹什么,他们只想睡你。维德优雅地说,你要我重复一遍我听到的那些、他们打算怎么操你的污言秽语么?
    路希安的眼眸在夜色中微微地闪。他叹了口气道:我还以为我弹得很好听呢。
    维德松开他的下巴,要坐到前面去开车。路希安就在这时候道:那你在乎我在弹什么么?
    你刚才一直看着我。
    路希安用柔软的小腿去蹭他,许久之后,他笑了。
    你想睡我,舅舅。他拖长了声音,道。
    维德甩上门,把他锁在了车里。
    从那天之后维德便给路希安请了长达一个月的病假。索性路希安已经不再需要去上学。
    路希安意识到自己成功激怒了维德。他好奇维德想对他做什么,被关在房间里时也是不紧不慢地看书。时不时的,他也会故意逗逗维德。比如在洗澡时说自己忘拿换洗的衣服,让他帮自己送进来。
    维德姿态如故,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
    维德。一天晚上,路希安在晚餐时对维德道,我在网上给你请了个医生。
    维德抬起头来看他一眼。
    我想起来这十多年来,你不仅容貌没有变化,还始终没有女朋友。路希安说,你不会是不行吧?
    维德:
    维德吃完饭,优雅地擦干净嘴。在路希安乐不可支的笑声中,他返回书房,并道:一会好好洗澡。
    路希安直到午夜零点时才明白这句洗澡的含义。
    他被维德压在沙发上,无法呼吸,手指只能用力地抓挠着沙发套。他在恐慌中啜泣道:你怎么
    生日快乐,路希安。如同猛兽一般捕食他的男人优雅道。
    路希安:
    所以他在等他年满十八岁,是么。
    不不行。路希安想推开他,你太太
    维德咬住了他的后颈皮。
    我爱你,路希安。他低沉道。
    这次不是晚安,我爱你。,而是我爱你。
    路希安就在那一刻愣了一下。他一开始想笑,到后来就只剩下哭了。
    路希安很快就领会了自己故意挑衅的代价。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他开始盼望上学与躲在学校里,甚至好几次怀疑维德到底是不是人类。
    维德则在他回家后吻他,低声道:下次轻点,你现在的身体太弱了
    不过你的反应,还是那么可爱。维德说,你动起情来的时候那么漂亮柔软,就像是魅魔一样。
    路希安羞恼地要用手堵住他的嘴,可维德却抓起他的手,吻他的手腕道:你拥抱着我的样子,我很喜欢。
    你脸红害羞的样子,我很喜欢。
    你被我弄得乱七八糟的样子。故意惹我生气、吸引我的注意力的样子,背着我偷偷做坏事,给那家人泼红油漆的样子
    我都很喜欢。还有你现在,扭着想逃的样子
    路希安结巴了起来。他红着脸,想要躲开,维德在床上总爱说这种调戏他的荤话。
    可维德不依不饶地道:我爱你。
    我唔!
    我爱你。
    在最后意识模糊时,路希安才干巴巴地被逼着说了句我也爱你。
    他在迷迷糊糊沉睡前想,要是按照维德的标准,他即使长到三十岁也是那样的弱。
    在路希安二十岁那年,他所在的大学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事件所牵连的人包括校草、富二代、他学校里的几个人、与他的私生子弟弟。那个私生子很有手段,他假装他的学校的学生,以他的名义去同时勾搭校草和富二代,可惜东窗事发,那原本就有精神病的富二代于是买了硫酸,前往私生子的生日派对,要废掉这对无耻之徒。
    然而在争执推搡中,那瓶硫酸除去被泼到私生子的脸上,还被泼到了富二代自己的脸上。生日蜡烛摔落在地,引发了巨大的火灾。除了校草和被手下架着的富二代,谁也没能逃出来。
    富二代的家人大怒,他们纠集势力对付校草,终于逼得对方跳楼自杀。可这也终于为一直在苦寻他们犯罪证据的有关部门留下了把柄。富二代的家族被尽数摧毁,有关人等通通入狱。而富二代也因他的累累罪行被逮捕,将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在看见这份报道后,路希安沉默了很久。网页上刊载了大幅的富二代入狱前的照片。他容貌被毁,面目丑陋,所有人都在唾骂他的狠与罪有应得。
    那一刻他看见曾在某一个世界,这个人依靠家里的权势逃脱了法律的制裁。网上有关真正的受害者的,是另一番说辞。
    世界变得温暖和明亮。他像是被某种事物包裹在了其间。那种事物让他勇敢、不再愤懑。让他看见自己也可以拥有的,毫无防备的、美丽而温柔的模样。
    他不再需要狭小的房间激烈的恨意,也不会再独自注视下沉的夕阳。
    维德在夕阳落下前回到了家中。
    他将报纸放在了鞋柜上。今天是周四,本不该是路希安回来的日子。可他看见那个纤细的身影正坐在沙发上。
    屋子里没有开灯,是一片昏暗。可沙发后是巨型的落地窗。暮光透过落地窗,照射在那个纤细的身影上。那人的五官依旧在灰暗中,可他的轮廓却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金色。
    温暖而明亮。
    就像是有神明从这里经过,照亮了坐在幽暗里的年轻人。
    那种场景让维德不由得地停住脚步,静静地看了他许久。
    那是他即使过了百年、千年、万年,也始终在一次次入睡前的回想时所记得的画面。路希安蛮横无理地站在他的身前,笑眯眯地说要让人给他拴上绳子、牵在马车后把他带走。
    那时夕阳中的路希安,也镀着如今天一般的金色。
    今天怎么提前回来了?
    维德坐到他身侧。
    路希安摇了摇头。他把下巴靠在了维德的身上,身体柔软而温暖。
    我想要啦。他说。
    维德意识到什么。他声音喑哑,低声道:我们回房间。
    就在这里吧。路希安说,我喜欢夕阳的光。
    他们在沙发的阴暗面里相拥,直到夕阳落尽,星光照了进来。维德亲吻路希安柔软的脸颊,芬芳的唇,他如他的所有梦境中一般,柔软而美好。

章节目录

崩人设后我变成了魅魔(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鱼无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无心并收藏崩人设后我变成了魅魔(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