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斯恩察觉她不对劲,忽地低首在她的头顶落下一记亲吻,安抚她别怕。
    贵妇们走远后,艾莉蜜亚仍然抖个不停,陆斯恩不禁后悔自己的莽撞,叹了口气说:「别胡思乱想,我与你之间的事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艾利蜜亚无法释怀,他这句话说得模棱两可,不管怎么解释都可以。
    他们两人长达叁年的分别,姊姊雷亚娜和卡芙利耶在一年多前订下婚约,那表示将近四百天和卡芙利耶伯爵接触的人是雷亚娜。陆斯恩和伯爵住在庄园中,肯定也清楚这件事。
    那么陆斯恩是否错认为她是姊姊雷亚娜?是认为可以和姊姊偷情,不怕伯爵和外人的眼光?
    还是陆斯恩没有错认她和雷亚娜的身分,她和他之间的情事和姊姊与伯爵或其他人都没关系?
    艾莉蜜亚不知道怎么开口问陆斯恩,咬紧唇瓣,沉默地趴在陆斯恩的胸口,不住颤抖,心里知道这场欢爱放纵过了头,就怕事情转变成最糟的境地,难以收拾。
    陆斯恩见她不回话,苦笑道:「刚刚答应要嫁给我了,还在想什么?」
    艾莉蜜亚听了,抬眸望着他,期盼是她想多了。倘若陆斯恩以为她是姊姊,刚刚就没必要替伯爵拒绝悔婚,更不会说这句话。
    或许陆斯恩没有弄错?她和姊姊性格差异很大,就算容貌相同,也能区分差异吧?
    她和姊姊一同站在贝蒂的服饰店中换过不少衣服,贝蒂就没有弄错过两人的身分。
    陆斯恩呢?能不能分辨?
    但艾莉蜜亚不敢直接问,闷闷地环住陆斯恩颈项,轻啃着他的脖子。
    陆斯恩讶然却没推拒,任由她撒野,啃咬的力道大了起来。
    「嘶──你是想吃了我不成?」他吃痛轻哼,「烦恼什么呢?不久后,他们就会腻了这话题。」
    他已经承受了一年多的流言蜚语,知道苦楚,艾莉蜜亚恐怕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在背后对她的议论,一时无法接受罢了。但这一切闲言碎语的起因来自于自作孽,让她清楚人言可畏,承担点教训也无可厚非。
    况且,有他陪在身边,她有什么好怕的?眼看就要雨过天青,剩下难堪的话语需要时间抹灭。婚后,众人再没有理由在碎嘴他们的关系,这些风流逸事也会随风逝去。
    只是──她把气撒在他身上,不公平啊?该是他索讨些精神赔偿吧?
    不,肉体赔偿也可以。
    陆斯恩低笑一声,在艾莉蜜亚耳畔道:「咬我是嫌弃我不动了?」
    「不是这样──」艾莉蜜亚轻呼,抗议声却被他的吻堵在了嘴里。
    陆斯恩掐紧艾莉蜜亚的雪臀,狠狠地肏干起来。
    绿篱与小径不过转个弯的方向,卡芙莉耶伯爵送给雷亚娜的定情玫瑰园在伯爵搂着雷亚娜出了宴会厅后成为了今晚焦点。陆陆续续有人往温室走去。两人一时无法脱身,只能藏着。
    人声与脚步声窸窣,每一句话语传到耳里,陆斯恩便狠狠地加快了撞击的速度与力道,似是惩罚却带给艾莉蜜亚极致的快感。一墙之隔是人声,交欢的甜香在两人肉体间弥漫,终于有人注意到这里不对劲。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年轻的女声由绿篱另一头传了过来。
    「玫瑰的气味?还是你的香味?」男嗓响起,带着勾惑的味道。
    「不,闻起来像是──」说话的女声顿了顿,似是思考。
    「有人在这儿偷情的味道?」男人压低声音响应,似是粗暴地揽住了女人,嘶开了她的衣裳,引起一声娇呼。
    「我的衣服!」
    「衣服我会买新的给你,想要吗?宝贝?」
    「这儿?要是被人看见了该怎么办?」
    「呵,」男人早已察觉绿篱另一头的异样,笑得暧昧,「都是偷情,没有人会告密──
    紧接着是衣物落地与肉体撞击的声响。
    艾莉蜜亚面红耳赤,忍不住往绿篱那头偷觑。
    陆斯恩紧蹙眉峰听着另一侧的动静,见到艾莉蜜亚被吸去了注意力,挑眉无声冷哼,  缓缓地抽出在她体内的肉棒,复而狠狠地往她的花径内插到最深处。
    这一记撞击令艾莉蜜亚闷哼出声,她松手摀住了嘴,回眸惊诧地望着陆斯恩,只见他的眼神浮现复杂的情绪,有不满,有占有欲,还有几分较劲的意味。
    艾莉蜜亚留意他的变化,拼命地摇头,捧着陆斯恩的脸,连连亲吻他的唇,眼底写满了讨饶,要他快点离去。
    陆斯恩唇角微勾,摇摇头,示意着来不及了,他想处罚她,随后,他的视线调转至绿篱,眼神轻蔑冷酷。
    绿篱另一侧的女人已然呻吟喘,男人低笑,「这么想被另一侧的人听见我肏你的声音?那就叫大声些,小骚货,可别输了。」
    「你好坏──」女人语气嗔怪,下一刻却口吐淫声浪语,「好哥哥,再用力些,肏我,肏我啊,伊恩──」
    陆斯恩闻言脸色微变,眼神黯了又黯,倏地挺腰肏进艾莉蜜亚的蜜穴,律动得比那个男人更快更粗野。
    ──」
    艾莉蜜亚死咬唇瓣,不敢让淫声流泻半分,陆斯恩却将欲根顶进了子宫颈,在花径中磨辗抽插,似是再竞争也似的。
    忽然间,她感到万分委屈,又羞又怒,抬手甩了陆斯恩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在暗夜中回荡,打偏了陆斯恩的脸,也让他顿时清醒,他深吸口气停下了动作。
    绿篱那头的男人笑出声,嘲讽说:「兄弟,看来你的技术不够啊。」
    陆斯恩脸色铁青,但看着艾莉蜜亚泪眼汪汪,怒瞪着他的模样,抿紧唇,抱着艾莉蜜亚往绿篱深处走,远离那对偷情的男女。
    人声消失了,只有虫鸣的声响。
    艾莉蜜亚低声抽抽噎噎,陆斯恩紧抱着她,低声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对,我太过分了,刚刚不该那样──」
    他低首亲吻她的唇,她的眼泪,满心懊悔。
    她的泪水咸而苦涩,正如他的心情。方才那个人是他的异母弟弟──伊恩?卡芙利耶──正是在二楼讥嘲他被戴绿帽的年轻人。
    他和伊恩的竞争由伯父过世后开始白热化。伊恩的母亲家世比他的母亲好上太多,又是父亲的正妻,只可惜卡芙莉耶的爵位属于他们的伯父,且他们的伯父没来由地极其讨厌伊恩,否则这个家族继承人的位置应该是伊恩的。
    这不是,正在虎视眈眈吗?
    陆斯恩不确定刚才伊恩是否发现他与艾莉蜜亚的偷欢,但却在他一声兄弟下被激怒,居然有了该死的竞争心态,让艾莉蜜亚感到委屈,不受尊重。
    「我真的很抱歉──」他长叹口气,准备松手放下艾莉蜜亚。
    「你是真心喜欢我吗?」
    ▍▍▍作者的话▍▍▍
    首发:yцsんцщц.ōηē(yushuwu.one)

章节目录

【星尘咏叹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时起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起云并收藏【星尘咏叹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