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一落,周围顿时有不少人哄笑出声。
    许畅脸色难看,再加上他本就挺黑,因此看上去有些凶狠。
    郭飞心里怵了一下,随即又反应过来,为自己会害怕这么一个人而懊恼,说话也愈发不客气了,“你说你长这么丑还出来做什么?躲在你自己房间不好吗非要出来污人眼睛,这不是出来恶心人吗?弄得我每次看见你都要回去好好洗一下眼睛,你说你这不是祸害人吗?自己长得丑就看不惯我们这种长的俊逸的跟女弟子交流了?你说你这么大一个男人怎么心眼这么小呢?都说看人面相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你这么丑难怪你思想这么龌龊心思这么狭隘!”
    “郭飞!”许畅越听脸色越难看,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大喝一声,抡起拳头就朝他挥去。
    郭飞没想到他会突然动手,猝不及防的被打了一拳,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后倒去。
    而他的身后,是正在吃小笼包的苏瑾玥。
    许畅动作一僵,没想到会殃及池鱼,下意识喊了声:“小心!”
    苏瑾玥慢条斯理的拿起一个小笼包,一手端起豆浆,在郭飞砸下来的前一秒,迅速起身,往后一退。
    然后——
    ‘砰!’
    ‘哐当!’
    ‘咔擦!’
    餐桌板凳轰然倒地,一连串声音接连响起。
    郭飞脑袋撞在凳子上,身上脸上头发上是刚不小心撞到的稀饭包子油条小菜,桌子还砸在他身上,旁边地上还倒着几个摔碎的瓷碗筷子勺子。
    整个人狼狈极了。
    至于苏瑾玥,低头咬了口包子,嚼吧两下咽下去,又喝了口豆浆,一派淡定之姿。
    众人:“……”
    没见过这么淡定的。
    余小宣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全程都是吓傻了的状态,直到现在看着眼前的惨状才反应过来,吓得直接尖叫一声,下意识抓住了紫烟的手臂。
    紫烟回神,看着地上一身狼藉的郭飞,心中也不知是快感多还是复杂多。
    众人也因为她这声尖叫纷纷回神,看着倒在地上浑身脏污的郭飞,跟郭飞关系比较好的几个连忙上去将他扶起来。
    “没事吧郭飞?有没有伤到哪里?”董凡问。
    郭飞疼得龇牙咧嘴,一身狼狈的站起来,感受到周围传来的一些嫌弃鄙夷的目光,双眼因愤怒而变得猩红,他一把推开董凡,瞪着许畅,“许畅,今天老子不把你打的叫爷爷,老子就不姓郭!”
    许畅也是少年心性,被人一激顿时怒从心头起,直接就跟郭飞打了起来。
    郭飞灵将四阶,许畅灵将三阶,输赢几乎是毫无悬念的。
    很快的,许畅被郭飞一拳打飞出去,在撞翻了一堆桌子凳子后重重摔在地上。
    ‘噗!’
    许畅吐出一口血,捂着胸口刚要站起来,郭飞已经一脚踩在了他胸口上。
    “废物,认输吗?”郭飞嘴边扬起一抹嘲讽,“英雄救美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啊让你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对我动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把我搞得这么狼狈,我也要让你尝尝被嘲笑的滋味!”郭飞伸手一抓,一碗滚烫的稀饭被他吸入掌中。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许畅,手中端着那碗滚烫的稀饭,慢悠悠的开口,“你说这一碗下去,你的脸会不会更丑?”
    许畅很很的盯着他,一双眼睛几欲喷火,他朝郭飞身上吐了一口血沫,咬着牙道:“今日你若是没把我弄死,他日我一定百倍偿还!”
    “呵!口气倒不小!那你就去死吧!”郭飞手腕微转,那碗滚烫的稀饭眼看着就要倒在许畅的脸上。
    “喂,你裤子掉了。”一道清列的嗓音乍然响起。
    郭飞动作一顿,回头去看谁在说话,还没等他看清,突然下身一凉,低头一看,自己的裤子果然掉了,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来!
    周围顿时响起一些嘲笑声。
    “他裤子掉了哈哈哈……”
    “我看他也不算特别瘦啊?怎么腿这么细?真是不容易,承受了不该承受的重量。”
    “这人莫不是四肢不协调吧?上身强壮下身羸弱?你们说他腿这么细。哈哈哈……”
    ……
    不怀好意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郭飞脸色一变,再也无心去折磨许畅,伸手就去提裤子。
    但因事发突然,他一时情急,手中的碗也忘记了扔,手一动,滚烫的稀饭直接倒在了他裸露在外的大腿上。
    “啊!”郭飞痛叫一声,愤怒的将手中的碗一扔,瓷碗碎裂的声音清晰入耳。
    郭飞可没心情去管瓷碗碎裂与否,他一只手捂着被烫红一片的大腿,一只手去提掉下去的裤子。
    许畅见机行事,见郭飞这么手忙脚乱,眼神一厉,双手在地上一撑,瞬间从地上站起,一脚就朝郭飞踹去。
    郭飞一时不察,直接被踹中胸口,整个人瞬间朝后倒飞出去。
    ‘叮铃哐啷!’
    ‘砰!’
    一阵桌椅翻到的声音后,郭飞砸在地上。
    也不知许畅是有意还是无意,郭飞这一路撞倒的除了桌椅,还有一些弟子们没吃完的早饭。
    而且,就在郭飞砸在地上的那一刻,脑袋好巧不巧的撞到了一个木桶,木桶里面装满了泔水,郭飞这一撞,木桶直接被撞翻,里面的泔水毫无保留的哗啦啦全倒了出来。
    众所周知,泔水的味道一言难尽。
    所以,原本要过去扶郭飞的几个狐朋狗友,硬生生顿住了脚步,跟那些看热闹的人一起,用袖捂鼻,站的远远的。
    郭飞躺在地上,半天没反应过来。
    脸上身上全是泔水,鼻尖一直萦绕着一股刺鼻的臭味,木桶还滴答滴答的滴着泔水,落在地上又顺着流到郭飞衣服上。
    郭飞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场面霎时一静。
    众人看着躺在地上半天没反应的郭飞,有人已经忍不住这股令人作呕的气味跑出去了,但又还想看后续,就在门口探头探脑,然而郭飞一直没动静。
    足足过了五分钟,终于还是有人担心郭飞的情况,董凡慢吞吞的上前,喊了声:“郭飞?”
    地上的人毫无反应。

章节目录

妃常难驯:魔帝要追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夜凌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凌珊并收藏妃常难驯:魔帝要追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