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可以感受到,掌心下压的肌肉賁张以及那肌肤之下的热度。
    夏悠不断喘息,发出低低的娇媚音色,藉着雷恩的手臂,双手支在上面用力撑起身体,背脊重重弓起,画出一个优美的弧形。
    雷恩发出沉重的粗喘声,用力一顶──
    「啊!」夏悠发出尖叫声。
    下腹快感累积,在这一瞬喷涌而出,雷恩松开捉腰的手,一口扣住夏悠的后脑,重重地吻了上去,一手压下小女王的腰,用力地抽插。
    随即,雷恩喉头发出低吼声,用力咬住小女王的唇,重重地抵在夏悠花穴的甬道入口,前端瞬间喷涌出浓稠的精华。
    而这瞬间,支撑他们体重的树枝也撑不住这剧烈的晃动,从树干处断裂开来。
    雷恩抱着小女王,轻盈地跳回地面上,但他的身躯依然夹紧着小女王,而小女王夹紧着雷恩的昂扬,身体止不住的抖动,她的花穴也吃着雷恩那尚未软下的阳物的精水,但因为没有插入甬道之中,射入那柔软的小肚子之中。
    夏悠还是觉得少了一些什么,有点委屈地挪动自己的小屁股。
    雷恩用力打了一下夏悠的屁股,咬牙切齿地吐出欲望尚未紓解的暗哑嗓音:「你再动,信不信我在这里把你操到我爽为止。」
    瞬间,夏悠不再动了。
    雷恩的欲望有多夸张她不是不清楚,那一天一夜的经歷可不是假的。
    「可恶的夏夏,每次都这样折磨我!」
    虽然雷恩的话音充满恼怒,但夏悠可以感受到当雷恩这一说完,在她的额头落下的重重一吻是多么的……宠溺。
    大概是爽完了,欲望抒发完毕了,夏悠忍不住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眼帘沉重地垂了下来。
    雷恩轻拍怀中小女王的背,说:「睡吧,接下来我来处理吧。」
    夏悠发出短短的嗯声,意识便在这一瞬陷入黑暗之中。
    \
    夏悠醒来时,发现她躺在一张铺着白色床单的破旧木头床上,她身上还盖着白色薄被子,动一动鼻子还可以闻到一股很久没有被阳光照射的那种发霉味。
    她起身,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到腰际,张望附近,发现对外的窗户是开着的,可外面灰濛濛的,完全看不见阳光。
    夏悠起身,发现大腿内侧到腿心有些酸软,但还好,还可以忍受,便缓缓起身,查看周围环境。
    窗户外有传来吆喝声,貌似这一处地方人还挺多的,这间房间只有床跟一张小茶几以及两张褐色木头小板凳,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噢,还是有其他东西,小茶几上有一个小行李搁在上面,那是雷恩的行李。
    夏悠偏头眨了眨眼,走过去,发现上面有一张小纸条。
    『楼下开会,醒了就先等我。    雷恩。』
    ──楼下开会?
    夏悠又是一个大问号从脑海中冒了出来,既然雷恩都这么交待了,她也不会去捣乱。
    此时,在一楼「开会」的雷恩坐在一个长桌的一侧,那一侧只有他一个人,而长桌的左侧坐着的是情报商,右边是猎人,这些人的身后还站着几个人。
    若是有人不小心闯入这里,一瞧见内部状况,一定会怀疑自己来到什么大型谈判现场,那可是一大群凶神恶煞,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会大打出手的模样啊。
    此时雷恩背倚在椅背上,一脚翘在桌面上,椅子呈现两隻椅脚前后摇晃的状态。
    他的模样看起来很轻松,而另外两边长桌的人就不一样了。
    ──他们倍感压力。
    「所以,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事?」
    无法判定情绪的嗓音从雷恩的喉中逸出,情报商与猎人们冷汗粼粼,他们没有想到这位猎人一来,给他们的压力这么大。
    雷恩见状,嗤笑说道:「我先来说说我这里的吧。我在收到情报商的情报时,七十八区已经被狩猎血肉半个月了,那时候就已经过了半个月,我说了什么?」
    话音一顿,雷恩不再继续说下去,不知何时,雷恩也不再用很不规矩的单脚踩在桌子边角,摇晃椅子这种不规矩的动作,他的脚已经放了下来,就连摇晃的两隻椅脚也稳稳的靠在地面,黑色的瞳带着一丝冷漠,直勾勾地盯着两侧的人。
    眼神锐利如刀,彷彿割破了每一个人那装死的心思,良久,属于情报商那一侧,有一人颤抖着身体,哆嗦举手。

章节目录

蟲族小女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红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枫并收藏蟲族小女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