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还做吗?”
    成素怔了怔:“做什么?”
    付长川爬上床,搂住成素:“今天早上答应你的,今晚帮你……”
    成素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做爱。
    成素抱着缠着绷带的手对着付长川晃了晃:“我都这样了还怎么做……”
    成素的原意是拒绝,结果付长川却理解成了她担心碰到手,于是他说:“不会碰到你的手。”
    “万一呢?很疼的,我不要。”成素被子一卷,躺了下去。
    付长川按熄了房间吊顶上的灯,也跟着躺了下去,只留下床头两盏小小的奶黄色的夜灯。屋里的光线暗下,付长川俯身过来搂住成素的腰,体温相贴的瞬间点燃了暧昧的气氛。
    成素将被子拉到下巴,躲进被子里问道:“干嘛?”
    付长川拉着成素受伤的那只手搭在他的脖子,然后探手进被子里抚摸着她的腰间。手掌心温温热热的,罩在她腰间小幅度地摸蹭。
    成素半搂着他的脖子,两人面对面靠得很近,下半身已经贴到了一起,成素踩了踩他的小腿,小声咕哝道:“我说了不要……”
    付长川的手沿着她起伏的曲线滑到她的臀上轻揉,压着声音低声问道:“真的不要?”
    付长川觉得她是在口是心非,毕竟前两天缠着他要做的人是她。
    这人身上像是有磁性一般,成素勾住了付长川的肩颈,贴了过去,嘴上却说着:“不要。”
    昏暗的环境和热烘烘的被窝让男女荷尔蒙兴奋萦绕,付长川身上沐浴露的香味在她的鼻尖蒸腾。当付长川亲上成素时,成素根本没有推开。
    两人躲在被窝里像是藏进了一个小世界,身体的紧密贴合让两人像是融为一体。成素暂时忘了伤痛,忘了烦忧,她投入进付长川给的温柔。
    两人亲了很久。
    只是亲吻。
    吞咽着津液,含吮着唇舌,成素鼻息间全是付长川的味道。成素受伤的手放在付长川的脑后,无意识地摩挲着他的头发。
    她很喜欢亲吻,每次付长川亲她时她都有一股隐秘的欢欣,心底深埋的不知何物在不停地拱动,像是想要破土而出。但是成素害怕这种感觉,她不知道自己要放出的是什么东西,她更怕放出来后她就失去控制权,再也关不回去了。
    成素气喘吁吁地退开,两唇分离时拉出了一条银丝。成素双眼迷离地望着付长川,眼底泛着一丝迷茫。
    如果可以一直接吻就好了,多巴胺让她忘记一切。
    被子底下的大手掀开了她的睡裙,架起了她的一条腿搭在他身上。
    成素打了个颤,付长川的手覆在她的腿心上,隔着内裤轻轻拨弄了几下。
    成素忍不住地轻喘,喉咙里不自觉地发出哼唧的声音。
    付长川一只手搂到成素背后,托着她的脊背按向自己。两人面对面地拥吻,下身相抵磨蹭着。
    成素渐渐感觉到他底下的热度与膨胀,他稍稍一顶胯,便能撞到她的腿心。
    “唔……”
    付长川的手指钻进了内裤里,开始不停地开拓。成素跨压在他身上的腿时不时地紧绷踢腿,将被子蹬起一个高高的弧度。
    成素神思迷离,她迷朦间睁开双眼,昏暗中看着付长川的脸庞。他脸部线条利落,五官立体硬朗,他是她这二十几年来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
    她突然想起来那年冬天,她还在Y国留学,付长川在一个雪天出现在她的学校里,他不远千里找到她,问她:“你能和我结婚吗?”
    他立在雪中,扑扑簌簌的白雪落在他的深色大衣上,他的黑色头发上,挂在他的睫毛上。
    那时飞雪突然大了起来,迷了成素的眼,也迷了成素的心,她差一点就鬼使神差地点头答应了。
    每每成素回想起来都觉得那时的自己真是鬼迷心窍,怎么就有冲动答应嫁给一个才见过几面的人呢。
    可能就是因为这张脸吧。
    成素描画他的耳后,侧脸,下巴,和鼻梁,指尖如轻羽一般抚过。
    这时,付长川抬手抓住了成素乱动的手。
    “别乱动。”
    付长川握着那只受伤的手放在嘴边碰了一下,他吻在成素的指尖上。瞬间,成素如遭电击一般浑身都没了劲儿。她贴着付长川,由着他剥下她的内裤,手指越钻越深,穴口逐渐软下乖顺地含着他。
    修长的手指在她的体内作乱,轻而易举地摸到她的敏感点。他赤裸的上半身烫得要命,成素抱着他就像抱着一个巨大的毛绒玩具熊,热得浑身冒汗,但是又舒服得不想撒手。
    “呃……付长川……”成素猛地揪住付长川后脑勺的头发,呻吟着,喊他的名字。她拥住了付长川,躲进了他的怀里。
    “叫我什么?”付长川一口咬住她的耳朵,含舔着,不满她这样喊他,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许多,里里外外都被他逗弄个遍。
    “老公……老公!”成素被架到付长川腰胯上的腿勾紧了他,玲珑的脚趾蜷了起来,有些承受不住蹬起腿来。
    付长川曲起一条腿,将成素的腿架得更高了。他挤进她的双腿中间,挺动着胯下的肿胀不停地撞她的腿心。
    火热的硬物带着十足的侵略感,似乎会在哪个成素无法预料的瞬间撞进她的身体里。
    好热。
    被子掩盖住两人的纠缠厮磨,也锁住了灼人的热气。成素埋在付长川的怀里,觉得现在连呼吸都是烫的。
    “热……”成素难耐地伸手想要去掀被子,可是手上没有力气,还有伤,最后只是来回推着盖在身上的被子。
    付长川抱着她感觉到她出了汗,大手一掀,交迭的下身瞬间暴露在空气中,成素大张的腿心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绞住了付长川还埋在她体内的手指。
    付长川将成素放平,自己翻了个身压在成素上方。他看着成素,她的双唇变得红肿,泛着诱人的水光,就像被蹂躏过的玫瑰花瓣。
    他勾开她的睡裙吊带,放出了一团雪白。在昏暗的房间里,他低头准确无误地将吻落在了她胸前那粒红痣上。
    温温热热的吻将一团雪乳都舔得湿漉漉的,成素娇喘着抱住了付长川的脑袋,情不自禁地挺着胸将自己喂到了他的嘴边。
    成素娇吟着,直到付长川吐出她的乳尖儿,底下的手指也跟着退了出来。成素呼吸急促胸膛起伏,她看着付长川探着身子摸向了床头桌的抽屉柜。
    他快速摸出一枚避孕套,这一次因为成素手还伤着所以没有塞给她,但是还是拉着她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搭在他的欲望上,让她爱抚几下,然后才自己快速给自己戴好了透明薄膜。
    成素看着他跪坐在她的双腿中间,握着自己的粗长将透明薄膜快速一撸到底。
    紧接着,成素惊叫一声,付长川居然抬起她的双腿掰开,然后折到了她的身前。
    成素几乎被对折起来,高高翘起的双腿被付长川的双臂卡住,她抬着臀,对上了付长川的炙热的欲望。
    “呃啊……”
    付长川沉腰进入,圆硕的顶端慢慢挤进了穴口,胀得成素直吸气。
    男人缓慢地进入实在是磨人,成素忍不住裹夹着他的粗长时,几乎能感知他的形状。慢慢入到尽头,付长川还剩下一小截留在外头。他缓慢地摆腰,轻缓地抽插起来。
    “呃……嗯……”成素忍不住想要伸手去够付长川,但是一把被他压住了手腕,扣在了脑袋旁。
    她只剩下另一只手,颤颤巍巍地伸向付长川,勾住了他的脖子。付长川顺势俯下,身下又进入了几分。
    “素素……”低沉的男声唤着成素。
    “嗯……”
    成素勾紧了付长川,正好将他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前。胸前立刻沾上了湿热,细腻的乳肉被他一下又一下地含吸舔吮,身下的硬长也一下一下极有耐心地凿伐,直至他完全进入她的身体里。
    “呜……”付长川抵到了最深处的那块敏感,成素控制不住地打起抖儿,又怕又有点期待。她呜呜咽咽地抱紧付长川,被按住的那只手抓不到东西下意识地紧捏成拳。
    “松开。”付长川啄吻着她的唇,打开了她的手,五指扣进她的指缝中,将她的手再一次固定住。
    “呼……”成素贴着付长川跟着他的律动在床上沉沉浮浮。
    他的动作幅度并不大,只是嵌在软穴里慢慢抽出又用力挺进,粗硬滚烫的肉物将成素占得满满的,每一次动作都能碾弄到她所有的敏感点。
    两人交迭相拥,不急不缓地交合。
    他像是在享受着水乳交融时刻,拥着她,在昏暗里听她的喘息,感受她的柔软。
    身下的欲望被湿热紧致包裹着,像是要被烫化在软穴里。他拥着她,也像是要被她暖暖的体温给烫化了。融化最先从他的心脏开始,从心底一点一点化成一滩蜜水。
    他这二十几年做了无数的决定,关于个人的或者关于公司的,不过他觉得他做过最好的决定是去找她,让她嫁给了自己。
    所以今夜他才能这样拥抱着她,和她做着如此亲密的事。
    不止今夜,过去一年多的四百多个夜晚和未来的无数个夜晚,他都能这样拥抱着她。
    身下一波又一波灼人的浪潮不停地袭遍全身,成素颤栗着,被按住的五指紧紧扣住了付长川。她惊喘着踢了踢腿:“呜……呃嗯……老公!付、付长川……!”
    成素咿咿呀呀地娇呼,快慰让她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她忍不住轻泣起来,双腿紧绷,身下源源不断的淫液打湿了两人的交合处。她抓着付长川紧绷的手臂,就像是救她出水的稻草,她一刻也不敢松开。
    “素素……”
    男人突然伏下抱住她,在她的耳边喊了一声她的名字。他喑哑的嗓音带着满满的情欲,一瞬间就将在欲海里沉浮的成素拉至水面之下。
    ———
    追更:rourouwu.de (woo18.vip)

章节目录

来夜方长(婚后 1V1 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咖喱乌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咖喱乌冬并收藏来夜方长(婚后 1V1 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