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日暮最后一点霞色散尽,便有靛蓝无垠的夜空接过漫天的星斗,落下一片惨淡的光。如钩的银月缓缓升起,照出一隅血色的红光。像是滴入水中的朱砂般,很快就随着飘摇的风逐渐洇开,扩散,然后逐渐变得深、浓、耀眼,带着灼人热度和滚滚浓浓烟。
    “城破了!秦人攻进来了!”有破锣般沙哑的声音在歇斯底里,带着深深的惶恐与绝望。
    昔日里辉煌庄严的殿宇被烈火照亮,显出一种穷途末路的凄惶壮丽之感。
    一行玄甲精骑穿过几个个回合便溃不成军的御羽军,从打开的宫门处长驱直入。在前的将士们负长弓、挎金刀,个个如离弦之箭,哪管出来的冲出来的御羽军还是宫女、是寺人,手起刀落,地上便多了叁尺血痕。
    哭喊声、叫骂声、火焰吞噬一切的湮灭声,各种声音交织;深红、浅红、暗红、血红,不同的红色迭加,终是为这座曾经辉煌百年的王朝,画上了残忍的结局。
    霍星流不去管将士们的狂欢,心无旁骛,一路长驱直入,直奔文明殿。
    远远地就瞧见王座前面悬着一个人,玄袍加身,九旒垂珠的冠冕落在脚下,朱、白、苍、黄、玄五色彩玉散落了一地。后方是他曾经的髹金王座,宽阔、精巧,以紫檀木雕饰而成,两端是栩栩如生的兽首,背后叁爪金龙口衔的轩辕镜却不知所踪,须弥座上的沥粉的六条蟠龙空空仰着头,竟显得十分滑稽。
    堂堂一国之君,临了落得如此下场。
    当了大半辈子君王,守不住江山就罢了,连王位都叫人偷了拆了,也不知黄泉之下,要如何向列祖列宗们交代!
    他心中唏嘘,同时飞快环顾了一番殿中各处,并无所获,当即扬鞭掉头,向着更深处赶去——要在被烧干净之前,找到那个东西。
    火是从内廷开始烧起的,越往里走,火势越是凶猛,南书房近在眼前,却被几截还在燃烧着的横木挡住了。
    霍星流用剑将障碍拨开,只走了几步,就看见有粘稠的猩红的液体正从虚掩着的门下缓缓地往外流着——血腥味愈发的浓。
    他一凛,当即放轻脚步,悄声走了进去。
    一个寺人打扮的稚儿仰倒在门边地上,很胖,却又很白净,领缘上露出的一截粗短的脖子的肌肤尤其细腻光洁,只是一把短匕深深得没入了他的胸口,血染透了衣料,顺着伤口源源不断地往外涌着。
    书房内烟熏火燎,一片狼藉,除了脚下几乎什么也看不清。
    他只犹豫了一会儿,很快跨过那具庞然的尸身,佯装朝着前方的御案走去。
    刚转身,身后就有一声瓷器碎裂的巨响,瓷片飞溅,一抹艳色从余光中一闪而过,伴随着珠翠叮琅乱响,跌跌撞撞地奔了出去。
    霍星流早有预料,立刻返身跟上。
    少女虽然对宫闱的构造极其熟悉,拼了命地发发足狂奔,一时竟将身后那人甩开了一小段距离。偏偏衣裳不合身,长长地裙摆逶迤在地上,需要提到胸前才能不绊住步子,头上的珠翠又多又沉,不光压得脖子发酸,挡在额前的流苏还乱晃,气息一乱,步伐也跟着乱了。
    最后‘噗通’一声,摔了下去。
    仅仅须臾,追在身后那人便来到她的面前,白芒一闪,便有冰凉的剑锋抵在自己的颈上。
    千钧一发之际,她不由得脱口而出:“杀了我,你就永远得不到连城璧!”
    剑猛地顿住。
    他转过脸,看见剑锋上的血一滴一滴,顺着剑锋落在了九章翟衣上,打湿了雉鸟的五色羽毛。
    少女跪在地上,仰着脸望向自己。她生得异常美丽,巴掌大的脸,略有些青瘦,五官却很精美,尤其是一双眼乌黑明亮,凝而不滞,带着流转又易碎的波光,无言却动人。
    霍星流心念一动,将剑收回半寸,再次细细打量她,笑道:“翟衣、凤冠、金舄,这是皇后的庙服,我怎么不知道楚后竟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
    目光一转,又落到她满是鲜血的手上,结合南书房的场景一想,当下了然,“小小年纪,心肠倒狠。唔,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没有凭证。”她的声音发颤,闭上眼,主动凑上他的剑刃,“信不信由你。”
    远处的喧嚣和惨叫不绝于耳,两人之间却静得可怕。
    良久,喉间地剑刃一转,他以剑身托起了她的脸,一个听不出温度的声音在说,“睁开眼吧。”
    少女慢慢睁开眼,见剑不知何时已经收了回去,终于长舒一口气,脱力瘫坐在地。
    霍星流适才走近她,“叫什么名字?”
    在火光照耀下,琳琅珠翠折射出耀目的光线。少女被衬得形容惨白,却努力直起身子,一字一句的说:“我叫梁鸢,鸢飞戾天的鸢。”
    ——
    注:女主会称帝,but  女帝≠女尊
    背景乱世,私设如山,讲得是女主江山和美人全都要。

章节目录

踏碎千山白 [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回锅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回锅又并收藏踏碎千山白 [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