臻臻不知是被他刚刚连摸带舔撩的浑身燥热,还是此刻被他盯的十分不适害羞,总之她现在似发了高烧一般,浑身热热的,脑袋也晕晕的。怒气也不知道如何发作。这个无赖!
    “你~~你别~~啊~~嗯`~”
    她刚想开口让他别看了,话没说出口,便见他俯身埋在自己胸前,张口含住了一颗小乳尖,包裹在口腔内轻轻的吸吮着,他舌尖刮过她乳头时,她被舔的酥爽无比,竟直接娇喘出声:“啊~~啊~~~~”
    喊完后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竟这般浪荡,只是吸了乳头她就变成这样。她甚至有股冲动想要求欢。
    沉墨言听到她舒服的呻吟声恨不能立刻占有她。
    将她按在身下狠狠疼爱,可理智让他还是极力忍着,做足了前戏。
    沉墨言的吻从她高耸白嫩的乳房,游走过平坦的小腹,最后来到她双腿间,将裙子从腰间褪下,蹲下将她双腿分开,目光炙热赤裸裸的盯着她最隐私的阴户,臻臻还是臊的满脸通红下意识便想夹紧双腿。
    察觉到她的意图,沉墨言抬眸询问道:“怎么?害羞了?待会会让你舒服的。”
    此刻的尹臻臻却立刻从情欲里清醒过来:“不用了,你放开!”
    她弯下腰准备将被他退到脚踝处的内裤拾起来,便见沉墨言不管不顾的将头埋在她双腿间,张口含住了她的两片肉唇裹在口腔中吸吮,突如其来的酥麻快意,占据了她的全身,麻爽到无以复加,根本用言语形容不出。她险些站不住。沉墨言一手抓着她的奶子,一手扶着她的腰防止她摔倒。
    他用舌尖将臻臻两片肉唇挑开,舌尖抵住那肉缝,轻轻的向里挤压舔揉,或是上下刮舔,待淫水足够充足后,他双手扯住她两片阴唇,用力将舌尖伸到甬道里,轻舔着内壁里的软肉。
    她的沉墨言除了梦里,这是第一次给她口,只是他到底给多少女人口过?才会舔的这么舒服?
    安心有过吗?想到这里她用尽最后一丝理智推开了他:“你别碰我!”
    察觉到她的变化,沉墨言不明所以。以为她是急着下去找楼下那个黑小子。
    瞬间沉墨言面色阴郁起来,一言不发的直接将臻臻的衣服撕开,抱起她扔到床上。
    “你干嘛?!沉墨言!你疯了吗?!”臻臻自然也看到现在沉墨言状态不对。
    “这么急着赶我出去,是为了等会张开腿让他肏吗?!”沉墨言声音阴沉。
    “你在说什么?你疯了吗!!”这么直白粗鲁的沉墨言,陌生的可怕。
    “不然你这么着急出去是因为什么?我不能满足你吗?!我要不来,你是不是要勾引他肏你了?不过你别想了,我不会让他得逞的!”沉墨言双眼猩红,他就是要狠狠的操她,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他的女人!
    见他误会了臻臻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没有!你有什么资格管我要干嘛?倒是你!我说的很清楚了你有未婚妻了,不要再纠缠我了”
    尹臻臻刚挣扎着要起身,沉墨言便直接跨坐在尹臻臻腿根处,扯下腰上的皮带褪下裤子
    “我偏不!我就是要纠缠你,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你休想离开我!”
    “沉墨言!你疯了吗?!你要干吗?!”尹臻臻有些害怕。
    “干你啊!不然你以为我真是来旅游的,我有那么闲吗?”沉墨言解开裤链,将粗壮的肉棒释放出来后,直接掰开臻臻腿根,将粗大的分身,直接插入到她的嫩穴。
    “啊~~~沉墨言!你个混蛋”
    棒身插进臻臻穴内,紧致的快感一瞬间从身下传至尾椎骨
    沉墨言抓住她双乳,大力肏干起来。次次尽根没入。
    “说!还跟不跟他出去?嗯?!”
    “啊~~~~不要你管!~~嗯~~你停下!!”臻臻咬紧牙关,嘶喊出声。
    沉墨言闻言加大了力度,险些撞的臻臻飞出床外。臻臻有些受不住。
    “你说不说?!”沉墨言逼问
    沉墨言用力贯穿臻臻的嫩穴,殷红的嫩肉直接被肏的根着肉棒外翻,再被捅入甬道。
    快感传遍全身她死死的咬着下唇,偏过头不回答。本来心里很生气,奈何身子不争气!
    她没有管他有多少女人他却来质问你自己?
    此刻因为春水分泌的太多,他插着自己的下体,已经是滋滋作响,听着便让人耳红心跳。
    小肉粒被沉墨言捏在指尖肆意搓揉,刺激的臻臻浑身冒着虚汗,纤细白嫩的手指无力去抓握沉墨言的手腕,希望他能住手。
    “乖~把我刚刚说的话,重复一遍,我就停下。”
    为了让她尽快就范,说出他想听的话,沉墨言不仅捏揉着小肉粒,且还将它向外拉扯。
    阴蒂娇嫩无比,臻臻现在所有的骄傲羞涩,立刻溃不成军,带着哭腔和浓重的娇喘声断断续续道:“嗯~~我不去了.....啊~~下次再也不去了,我受不了了~~快停手~~~”
    沉墨言这才满意的松开手指,不过短短几分钟,刚刚还只有黄豆大小的阴蒂,已经被蹂躏肿胀大了一倍。
    臻臻刚能松口气,沉墨言已两手抓握住她的腰身,大开大合的操干起她的小嫩逼。
    “还有下次?嗯?”
    “啊~~啊~~停~~~没有下次了,再也没有了”
    沉墨言并没有停下,而是放缓速度,使坏的九浅一深的捣弄着:“下次见到他还对他笑吗?”
    沉墨言在她欲火中烧的时候,动作停下。
    他高挺的鼻尖顶住臻臻小巧的鼻梁,用着低沉的喉音问道:“嗯?不回答是吗?”
    臻臻像被人从天堂扔到了地狱,尽管她现在十分渴望被沉墨言抱着狠操,但是她还是耐着性子配合他:“不笑了~~不笑了”她什么时候对李翔笑了,这个狗男人!
    本来打算勾引他的,这下变成惹祸上身了,六年怎么把沉墨言变成这样的流氓无赖了!专在床上对她使横!

章节目录

他的白月光(高H 1V1甜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桔子糖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桔子糖水并收藏他的白月光(高H 1V1甜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