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试考得那么烂,温甜次日去上学感觉自己很抬不起头。
    路过新公布的成绩排名表时,她眼角余光发现有很多人都围在那里看,连忙抬手挡着脸匆匆走过,耳朵都有点发热。
    不过一整天下来,都没人来问她这次的考试成绩怎么样,放学后温甜拎着书包走出校门,司机已经开车过来等着接她了。
    大小姐上车坐下,又摸出手机,打开了成绩单。
    她很想仔细去看看那些超过她的人的单科成绩,可手指跟眼睛就是不听使唤,仿佛只要看上一眼,她的心里就要严重过敏。
    她索性扔开了手机,双手交叉抱胸靠在座椅上,一脸闷闷不乐。
    司机看了看她,过了一会儿,开口问道:“现在回家吗?”
    “怎么了?”
    “现在回的话,我就先给您送回去。”司机顿了顿,声音小了点,“不然我就顺路过去,把那位也给接回家,温先生交代过,让每天都去接送他的。”
    “每天都接送?”温甜不解,“可今早他没跟我一起去上学啊。”
    司机抹了把冷汗,“是,因为我今早先把您送过去了,后来温先生亲自开车送那位去学校的。”
    “什么!!!”温甜眼睛瞪圆了,她立马抓住副驾驶凑上去,“你说爸爸居然亲自开车送他去上学!”
    “对。”
    温甜怄到要死,连忙跟司机说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接他!”
    “可他放学时间比您要晚一小时,过去可能还得等,要不我先送您,再回头来接他吧。”
    “不要!你快去!!!”
    “哦,好的。”司机连忙点头。
    温甜催完之后,又坐回了位置上,心里直打鼓。
    当然得一起走了,万一爸爸在家看到便宜哥哥没回来,心血来潮又想亲自过去接他怎么办?
    ……她才不要给他们那样的机会。
    到冀林高中旁边后,温甜放下车窗露出双眼四处看了看,有点想下去玩,可又觉得自己一个人没什么好逛的。
    支着下巴干等了一下,她拉出桌板,从书包里翻出作业做了起来。
    随着时间流逝,旁边那个被扶手隔开的座位上已经陆续放了物理、化学、历史叁本作业了。
    温甜正用笔杆挠头,苦思冥想着这道数学题怎么写,前面的司机突然不声不响地下了车。
    过了一会儿,她左手边的车门被打开,有人站在那等了一下,随后伸手进来,收起她的书包和那几本练习题,坐到了她随手用来放东西的座椅上。
    温甜转头看了一眼,发现温亦斯就在她旁边,而她的书包和那几本作业,都被他拿在手里。
    她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说,又把视线收回去,继续在自己的数学题上滑动。
    等了好一会儿,车里都没有任何动静,温甜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怎么不开车啊?”
    司机正在想该怎么说,温亦斯就已经侧目看向了她,“你不是还在写作业吗?”
    温甜一愣,微张开嘴,连忙合了自己的数学练习,支吾道:“我……你们不开车送我回去,我当然只能在这写。”
    说着她从温亦斯手里夺过自己的书包和练习册,一股脑把笔袋跟作业都塞了进去,扣好放到了一边。
    “开车吧。”温亦斯跟司机说了一声,前面很快就传来了引擎发动的声音。
    车内突然多了一道陌生的气息让她感觉很不自在,好像挨着他坐的那半边身子都在微微发麻。
    气氛始终保持沉默,直到车在过减速带时传来的震动让她额头在玻璃上轻微磕了一下,温甜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几乎快贴到车门上坐着了。
    她实在受不了了,直接转头看着温亦斯,语气十分不满地说道:
    “喂,你今早怎么能叫爸爸送你去学校?”
    温亦斯被叫到了,转头看向她,镜片下偏浅色的眼眸通透的仿佛阳光下的黄色蜂蜜,明明眼睛长得很漂亮,可他的眼神却古井无波。
    他在看着她,就是没说话。
    温甜又开始觉得他的眼珠子好看了,她恍惚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好不容易打出去的一枪已经彻底变成了哑炮。
    几乎要被敌对势力的长相给斗倒,温甜越想越觉得屈辱,她舌头在嘴里打了一下结,小声埋怨道:“要上学你自己不会去吗?干嘛非要让爸爸送,我都没你这么黏人。”
    温亦斯眨了下眼,转头看向窗外,不仅没说话……现在甚至连眼神都不想再给她了。
    温甜愣了愣,发现他是真的不想看自己。
    所以这个人是觉得,看她还不如看外面的绿化吗!
    大小姐一肚子火找不到地方发泄,下车的时候脸都憋绿了。
    她鼓着脸回到房间里去,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来想去,最后觉得那个便宜哥哥可能还在生着昨天下午的气。
    一个是她在背后说他坏话正好被他听见,还有一个就是自己怀疑他在那守着等她回家是不是居心不良。
    这么想想她好像是挺不对的,人家好心好意帮了她,她倒好,居然把他跟坏人划拉到了一起。
    温甜抱着玩偶,用食指磨蹭着嘴唇……心想她又不是故意的,谁让当时孤儿院里那个傻子那么吓人。
    她忍不住在床上翻了几个滚,咸鱼似地两眼放空。
    过了一会儿,她的眼前突然亮了,脸上的烦闷也被一扫而空。
    或许……她可以去找他帮忙辅导作业,等到时候跟他接触得多了,他应该就不会再继续生她的气了。
    温甜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很可行,不但能把两人之间的前尘往事一笔勾销,学习成绩说不定都还能再往上提高一点。
    那个便宜哥哥不正好是高二的年级第一吗?
    想到这里,温甜直接兴奋地弹起来坐在了床上一拍大腿,“我脑袋果然被大师开过光了!”
    心口一致把话给喊出来后,温甜瞬间又想到什么,赶忙伸手遮住了嘴,“……OMG。”
    她顿了顿,慢慢从床上爬起来,把耳朵贴到墙壁上去听了听。
    确认那边安安静静的一点声都没有,她这才呼出一口气,过去拿起书包,准备把今天剩下的作业都写完,同时心里又忍不住犯起了嘀咕。
    也不知道自己最近记性是怎么了,总能忘记隔壁还住了个人……

章节目录

我哥[骨科 校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雪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莉并收藏我哥[骨科 校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