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休有些发蒙,实在是摸不准这女人的脉络,再加上看不清她的神情,一时无法判断她到底是敌是友。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柳若仙,天煞门外门首席弟子。”
    女子开口道:“我之所以救下你,是因为我觉得你不贪心,应该说是你自己救了自己。”
    “柳若仙,你也叫柳若仙?”
    叶休眉头皱了起来,之前剑宗的那个女人也叫柳若仙,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难道是同名?
    “你还听说过有别人叫柳若仙?”
    女子一听叶休这话,立刻冲了过来,紧盯着叶休道。
    “是啊,我之前碰到过一名剑宗的女子,她就叫柳若仙。”
    叶休不明白她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应,不就是叫一样的名字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她长什么样子,给我画出来。”
    柳若仙此刻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周身弥漫着浓烈的煞气。
    “好吧。”
    叶休倒是没有拒绝,毕竟人家救过自己,于是从旁边拿来一张白纸在上面画了起来。
    不一会儿,便将那个柳若仙的样貌画了出来,还十分传神。
    “贱人,没想到你一直都在我眼皮底下,好,很好。”
    柳若仙拿着画像,整个人像是陷入了癫狂一样,周身的杀气再也抑制不住,彻底爆发开来。
    “柳师姐,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外面的人察觉到了藏经阁内的变化,立刻紧张了起来。
    “没什么,我在练功,不要来打扰我。”
    柳若仙回了一句,但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画像。
    “那个,你认识她?”
    叶休弱弱地问道,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瘦弱的女子,体内竟然隐藏着如此庞大的力量,连他都感到了强烈的压力。
    好在他服用了龙血果,意志也足够坚韧,不然还真承受不住。
    “我何止是认识她,她的这张脸原本是我的。”
    柳若仙怒道:“最可恶的是,她不仅抢了我的脸,居然还敢盗用我的名字,该死,实在是该死。”
    “脸,脸是你的?”
    叶休有些发蒙,这脸还能换?
    “她本名叫做慕清澜,原本是我同村的好姐妹,与我一同加入门派,因为我长相好,师兄弟们都对我爱慕有加,而她却因为长相丑陋,故而被人挤兑。”
    柳若仙喃喃道:“可我从来没嫌弃过她,有什么好东西,我自己都舍不得用,都留给了她,可是她却因为嫉妒偷袭了我,更是用秘术把我们的脸进行了交换,然后将我推下山崖。”
    “我命大,不仅没死,还得到了一位前辈的传承,修为大近,可我却因此而毁容。”
    “待我修炼有成后去找她报仇,结果她却凭借我的模样笼络了一群高手,还反咬我一口。”
    “要不是我跑得快,恐怕已经被她给杀了,你说她该不该死,该不该死!”
    “原来是这样。”
    叶休现在终于明白她为何看到这幅画像后会是这个反应了。
    换做是自己,恐怕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
    “你说她现在剑宗,是越城的剑宗吗?”
    柳若仙问道。
    “是啊。”
    叶休点点头,这件事情他当然不会记错。
    “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柳若仙问道。
    “你是想让我将她引出来?”
    叶休何等聪明,立刻就明白了柳若仙的意思。
    “不错,我要亲手拿回属于原本就我的一切。”
    柳若仙满是坚定道,自从被她换了脸,她就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了。
    任何一个女人,对于自己的容貌都很在意的,她自然也不例外,被别人追捧虽然有时候让她感觉厌烦,但内心深处还是很高兴的。
    可自从被她换了脸,她的生活就完全发生了改变,从之前的人人爱慕,变成了人人厌恶。
    以至于现在,她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了,再想到,慕清澜借自己的脸卖弄风骚,她心中就无比的愤怒。
    所以不管如何,她都要将自己的脸拿回来。
    “这个,你能找别人吗?”
    叶休有些不想答应,那个女人再怎么可恶,也还是剑宗弟子,自己如果帮了柳若仙,势必会得罪剑宗。
    他倒不是怕事儿,而是他和柳若仙之间不过是萍水相逢,哪怕她救了自己一次,但还没到可以让自己为了她去得罪一个门派的程度。
    再说,她说的这些只是他的一面之词,事实如何他不清楚,万一她是骗自己的呢。
    所以他更偏向于用其他的方式偿还这次恩情。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我这里有一份名单,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从灵天大陆飞升上来的人,他们也都知道其中的内情,你完全可以去印证。”
    柳若仙说完取出一枚玉简扔给叶休,又道:“我之所以让你帮忙,是因为你不是天煞门的弟子,还与她有过交集,不容易引起她的怀疑,事成之后,我也会承担全部责任,不会连累你的。”
    “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白白出力,我手里有一部上品剑诀,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是我之前得到的,我可以将它当做酬劳送给你。”
    慕清澜早已知道飞升仙界,所以她对自己肯定是有所防备,而这女人很懂得笼络男人,做事也是非常谨慎。
    随便找一个人去对付她,很可能会引起她的怀疑。
    所以叶休是不二人选。
    “我需要验证之后,再给你答案。”
    叶休没有直接答应她,这件事情牵扯太大,一个不好,很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至于说这件事情的责任不是说她想全部出承担就能承担的,要是这么容易,那这世上也就没有这么多仇杀了。
    所以他必须要弄清楚整件事情的始末,并经过考虑,可以将此事对自己的影响降到最低,他才会做出决定,免得自己受到牵连。
    因为他现在还不能死,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
    “可以,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希望会给我答案。”
    柳若仙虽然很急,但这么多年都等了,一个月的时间还是等得起的。
    如果他不同意,那自己就只能用其他的办法了。
    因为这件事情不能拖,拖得越久对她就越不利。
    在灵天大陆的时候就是如此。

章节目录

九界神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神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月并收藏九界神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