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架势明目张胆,肆意至极。
    穆南祁身影高大,刻意地站立于郁樱樱面前时,将郁樱樱整个都遮挡在后,严严实实。
    只叫人能够瞧见……郁樱樱飘荡而出的一小节白色裙摆。
    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沈甚坐在轮椅上,本就矮上一截,周身气势又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与居高临下的穆南祁相对而视时,毫无悬念地,落了下风。
    视线对接,空气之中夹杂着明显的火药味,静下心来,似还能从中听见噼里啪啦的响声。
    紧张迫人的气氛萦绕周身,连带着周遭的环境也变得冷凝无比,众人战战兢兢,不敢多言。
    仿若,战争一触即发。
    “穆总,”沈甚偏头,温和的视线调转,似乎想穿透眼前的男人,看向他身后的郁樱樱,“你太过紧张了。”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便传来了穆南祁不屑的嗤笑声。
    似乎并未将沈甚放在眼里。
    穆南祁嘴角微扬,弯起的弧度叫人捉摸不透,这双如深渊的眸子低垂,定格在沈甚的脸上:“沈少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男人冷笑:“樱樱不能看一些脏东西,怕伤眼。”
    一句话。
    沈甚骤然抬起眼来!
    不得不承认,穆南祁这人,在毒舌这方面上,少有敌手。
    他字字珠玑,一针见血,短短两句话,让一向温润的沈甚都险些没控制住,脸色逐渐难看,似坠入谷底。
    穆南祁丝毫不惧,微抬了眼。
    两人对视。
    于气势上,孰强孰弱,一眼分明。
    半晌后。
    “今天是个好日子,”沈甚低声开口,话语里带着些许缓和的意味,“各大家族的人都到场了,相信穆总也不陌生。”
    沈甚转移话题的行为,让郁樱樱握紧了手。
    不知为什么,心口的那点异常,再一次袭来。
    “穆总。”沈甚有一只手受伤,白色的绷带缠绕在上边,规矩地吊着,不能多有动作,于是他抬起了不太熟练的左手,端着杯红酒,举向穆南祁的方向。
    “看在今天这众人齐聚的份上,穆总不如给我个面子,喝一杯如何?”沈甚扬了扬手中的杯子。
    此时此刻。
    偌大的宴会厅里,再没有了之前的觥筹交错,头顶昏黄暖和的水晶灯光均匀地洒在所有人的头顶,似亮起一层星光,但场面上,寂静无声。
    无人敢随意出声,甚至连个大喘气都需要斟酌。
    他们在等。
    等着不远处的位置上,那个身影高大的男人的举动。
    穆南祁一只手尚且还牵着郁樱樱,宽大的掌心里,是郁樱樱的温软小巧的手,他轻轻捏着她的指尖上的肉肉,动作熟稔。
    “给你个面子?”男人挑出重点。
    他道:“你也配?”
    穆南祁说话,向来如此嚣张。
    这丝毫不给面子的行为,让沈甚一时下不来台。
    沈甚刚刚才缓和过来的脸色,于此时,再一次陷入僵硬之中!
    “穆南祁,”沈甚轻笑一声,缓和过来后,脸色好看许多,“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些吗?”
    穆南祁立在原地,并不搭理。
    实际上,于穆南祁心中,沈甚这个小白脸说了很多的话,全部都是他不爱听的,他怎么会无聊到,去特意记住沈甚的话?
    穆南祁微微侧头,他的手捏住郁樱樱的无名指,细细把玩,轻轻捏着,捏上两三下后,便又换了根手指,继续刚才的动作。
    “我知道,穆总或许是忘记了,没有关系,”沈甚开口,继续这个话题,“我可以替穆总回忆起来。”
    话音落下。
    沈甚手中的红酒杯骤然倾倒!
    玻璃杯子掉落在地,碰撞间,发出了一道极为刺耳的碎裂声!
    在这偌大且安静的大厅里,显得格外清晰!
    事情的变故发生在这一瞬间,从门口源源不断地,涌入了一大批身着警服的人,这些人进入后,以最快的速度包围了整个宴会厅。
    “都安静!都不许动!配合调查行动!”警方的人扬声开口,音量更大。
    郁樱樱下意识地,再次握紧了手。
    这只手恰好被穆南祁抓握在掌心里,是以,她一动作,便被穆南祁第一时间察觉。
    男人轻声,似是安抚:“别怕,樱樱。”
    郁樱樱只觉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
    正如当初沈甚策划着,要带她逃离时的场景。
    沈甚坐在轮椅上,他的视线终于成功的,转移到了露出脸来的郁樱樱身上。
    他盯着郁樱樱,轻声开口道:“樱樱,当年事情的真相,你应该知道了吧?”
    沈甚缓缓开口,说出了和沈知秋当初一模一样的话:“你的体质特殊,郁庭明当年故意怂恿沈齐两家,三人联手将穆氏整的家破人亡,就是为了你。”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郁樱樱骤然难看了脸色!
    这些事情,发展至今,郁樱樱自然早已经在心中幻想演变了无数遍!
    她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怀疑。
    可。
    于这件事上,郁樱樱和穆南祁两人,在这件事上,都表现了出奇一致的想法和打算——那就是,闭口不谈。
    甚至,即便是二人已经谈论到当年矿山上的事情,可在当年她和他相遇起始那会儿,她们默契十足,选择遗忘和不追究。
    如今,这件事被沈甚红口白牙道出,让郁樱樱的胸口再一次,上下起伏不定!
    “你胡说。”郁樱樱终是开口。
    她的神情坚定,面上是不想听任何话的神态,继续:“你凭什么这么说?穆家当年遭遇迫害,分明是因为你们两家欲求那块小象!和我郁家有什么关系!”
    郁樱樱高声开口,神色带着些许激烈,却又因为性格使然,死死地压制下去,道:“如果当初和郁家相关,我父亲和母亲便会同意我收留他们。”
    她的声音带着颤,似乎在回想从前。
    “父亲从来都没有打算要收留穆家人,是我不顾他的意见,硬要留下他们的。”
    郁樱樱低声开口。
    是了。
    当初,她欢天喜地将少年时期的穆南祁带回家后,父亲和母亲原本就是不同意的。

章节目录

虐完我,霸总追妻火葬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果子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果子啊并收藏虐完我,霸总追妻火葬场最新章节